情感故事

三叔上大婶 红高粱地里的母亲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全文阅读

作者:热点库 2020-10-14 07:00 我要评论

1998年,我还在读中学的时候,跟着亲戚来了一次上海。上海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暗暗下了决心,以后一定要考上海的大学,到上海来发展。 ...

  1998年,我还在读中学的时候,跟着亲戚来了一次上海。上海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暗暗下了决心,以后一定要考上海的大学,到上海来发展。

  我读的是当地的重点高中,基本就是一只脚在大学校园里了。不巧的是,高三的时候我生了一场病,导致高考的时候没能发挥好,刚刚到了二本线。没过多久,录取通知书寄来了,父母让我考虑一下,到底是去读大学还是选择复读一年重新高考。我把到手的录取通知书撕了,我不想给自己留退路。

  带着希望和不服输的劲,我复读了一年。第二年,我权衡再三,放弃了竞争更激烈的上海院校,而选择了一所北方院校,这样,我被毫无悬念地录取了。带着一丝遗憾,我踏上了北上的火车。

  大学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梦想中的上海。毕业前,学校推荐我去深圳工作,我放弃了。我想,是时候到上海了,我毅然打起背包来到了上海。当再次踏上上海的土地,我心里不禁大喊了一声:上海,我来了。

  很快,我就以专业优势找到了一份令人满意的工作。我很庆幸自己多年来的不断积累,能让自己在人才云集的上海滩上立稳脚跟。父母也很为我骄傲,他们商量着,立业了,接着就应该成家。读书时,他们明确要求我不要谈恋爱,要把时间放在学习上,而我也确实是这么过来的。现在,一切都已经稳定下来,他们劝我在合适的时候找个合适的女孩。

  我遇到了“作”女孩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我认识了芸儿(化名)。她是那种很小巧的女孩,看上去非常惹人怜爱。在交流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巧合,我们的生日数字是完全相同的,只不过换了顺序而已。这个巧合让我们彼此都对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暗暗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

  在这个缘分的指引下,我主动联系了她,约她出来见面。她比我小一岁,是知青子女,17岁的时候一个人独自来到上海,跟亲戚一起生活。我感觉得出来,她从小缺少呵护,所以,特别希望我能照顾她,当然,我也很乐意这样做。

  交往的前三个月,时间愉悦地飞逝,我们俨然一对甜蜜的小恋人。可是没多久,我就觉得芸儿的性格里有着我所不能接受的霸道。

  我是正常的做五天休两天,芸儿是做一休一的。她上班那天,我就要在下午五点半下班之后坐在她单位门口等她,一直等到晚上十点接她下班,到后来,她公司附近很多人都认识我了,看到我就问:“来接女朋友吗?真是个模范男友。”而她休息的那天,常常会缠着我陪她逛街。有几次,我只好跟公司请假,可是,这样的事情不能成为惯例,而芸儿总是不依不饶,弄得我非常为难。不过,我总是尽量满足她,不跟她闹别扭。

  和芸儿在一起,我是不吸烟不喝酒的,有一次,公司领导请客吃饭,让我把芸儿也带上。席间,为了客套我也喝了点酒,没想到芸儿当时就翻脸了,不顾我领导同事在场便甩手而去。那次,我是气极了,跟在她身后跟她讲道理,后来两个人大吵一架。过了几天,我又觉得不该那样对她,只好找她赔礼道歉。

  不仅芸儿经常给我压力,她的亲戚也是这样。因为她的父母不在上海,出于礼貌,我在和芸儿正式交往之后先去拜访了她的亲戚。他们都会挑很好的酒店坐下,挑很好的菜来点。可能芸儿和她的亲戚都觉得我这么做是应该的,可是,看他们毫不留情的样子,我心里真没底。保险起见,我只好中途借口去上洗手间,然后跑到附近的银行取了钱准备付账。

  说到这里,阿伦忍不住又提到了电视剧《双面胶》,他在家一直都看,感觉很有共鸣。和男女主人公一样,两个人的生活还能凑合,加上了另外一个人,局面就变得异常复杂起来。

  她让我跟母亲断绝关系

  虽然跟芸儿有着这样那样的矛盾,但总体而言,我们的感情还是不错的。我们甚至开始讨论起婚嫁的问题,首要的问题是,我必须买套房子结婚。

  芸儿希望我能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因为她目前住的房子可能要拆迁,她希望把拆迁所得留给她父母养老,以后她父母退休回上海,就和我们一起住,买大一点可以宽敞一些。可是,我的家庭并不富裕,加上这几年工作所挣的钱,买一套面积、地段都满意的房子显然能力不足。我的建议是这样,要么在地段好的地方买一套二手房,要么去偏远一点的地方买一套新房。可是,芸儿不干。

  就在这个事情尚未谈出眉目的时候,恰好两家的大人都到上海来了,于是,我们决定让双方父母见个面。我知道芸儿一向喜欢珠宝首饰,南京路上的那些珠宝店,她都带我逛遍了。所以,见面之前,我特地去买了一枚八千多元的戒指送给她,我父母也认为,趁这次机会,把我和芸儿的事就这么订下来。

  那天,两家人相约来到了酒店,菜也上齐了。筷子还没动,大家还在热闹地谈话。别的都好说,谈到房子的问题,父母们还没开口,我和芸儿就先有了分歧。芸儿觉得跟我谈不拢,就主动跟我妈妈谈,没想到这一谈,两个人就铆上了。我妈妈也是跟我同样的观点,而芸儿以我们不了解上海的行情为由,把房子的条件咬得死死的。我觉得大事不妙,果然,她俩争执不下,最后芸儿又使出老一套,甩手走人了。一桌子的菜都没动,剩下的人也再没心情吃,一次家庭聚会就这么不欢而散。

  事后,我妈提醒我,要把眼睛放亮,不要越走越黑。她告诉我,她已经把给我买房子的钱准备好了。她甚至还对我说,以后我买房子钱不够,他们还会帮我借一些,这些钱,他们会替我还清的,不用我操心。我觉得,父母做到这样也很不容易了,作为儿子,我还能苛求什么呢?末了,妈妈还加了一句:“大不了,以后我们少上你家。”我听了很不是滋味。

  2007年的春节,我去了芸儿的娘家。上门前,芸儿几次三番提醒我不要失了礼数,而我也是绝对做到位了。这次之后,我和芸儿的关系进入了一段平稳期。

  此后不久,我妈妈生病,到上海来看病。芸儿作为我的女朋友,也到医院看望我妈妈。不过,我知道她们心里是有疙瘩的。尤其是在芸儿知道我把一笔钱借给了我姐姐,而我妈妈的医药费又都是我出的时候,她又一次发了脾气。她觉得我家不诚心,不肯买房,家里不是这个借钱就是那个花钱。她跟我说,我妈妈对我们的事情干涉太多,以后肯定会影响我们的幸福生活,她甚至提出让我跟我妈我姐断绝关系。

  因为这事,我们闹得很僵,许久没有联系,后来,芸儿有了另外一个男朋友,据说他会给她想要的生活。可是没多久,他们就分手了。

  事后,芸儿找过我一次,这次她又提出,如果要结婚,我家还必须拿出10万元彩礼。我当即懵了。我忍不住告诉了我妈妈,我妈妈让我狠狠心,断了这份感情。我有点舍不得,不过,我还是给了自己一个期限,如果芸儿还是没有任何改变,那我只能选择放弃。

  结果,我没有等来芸儿期待中的改变。我心里其实很痛。从情感上来说,我舍不得芸儿,但是,理智一点,如果我不想重演《双面胶》的悲剧,那么尽早结束应该是一件好事。

  缘分

  阿伦把故事说完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把目光看向远方,许久没有吭声。我不想在他最难过的时候打断他。沉默之后,还是他首先打破沉闷,挤出了一点笑容,对我说:“我和芸儿,大概就是有缘无分吧。”

  缘分,是许多人喜欢挂在嘴边的话,也是很多人喜欢放在心里的信条。生日数字无意中的排列组合,让两个年轻人认定了他们之间的缘分,至少,这段恋情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都对此深信不疑。

  但是,在交往的过程中,阿伦感到越来越累,可是,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这段缘分,只是检讨自己做得不够好。当然,芸儿应该也是这么想的,两个人因此都想改变对方,以此来印证缘分的真实。

  可偏偏事与愿违。随着矛盾的盘旋式上升,终于到了两个人都无法忍受的地步。有电视剧中男女主角的前车之鉴,阿伦和芸儿终于不再拘泥于缘分二字的牵绊,而是理智地选择了结束,把即将出现的更高级别的家庭纷争终止在萌芽状态。

  缘分是个主观的东西,就像是算命先生手中的签,认定或是推翻,都是看你的心情而定。过分看重缘分,并由此来主宰情感之路,有时反倒给自己增添了枷锁,令自己看不透。什么是缘分?合适才是最好的缘分。而且,这个缘分并不是一锤子的买卖,它贯穿过去、现在、将来,需要时时不懈努力去营造。

相关文章
  •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

    在阳台插的好深—短篇肉肉,女朋友和闺

  •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

    将军抬起她两腿边走边顶|老总叫我到办

  •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

    他一次一次的要不够_打赌输了的折磨校

  •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埋在你身体里不拔出,男朋友想在车上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干四个儿媳妇林雨萱 抽插丰满干妈和王

    干四个儿媳妇林雨萱 抽插丰满干妈和王

  • 浴室帮妈妈搓背 孙鹏妈妈刘淑英第1部

    浴室帮妈妈搓背 孙鹏妈妈刘淑英第1部

  • 我和母亲真实性事(二) 岳母扒开我裤子

    我和母亲真实性事(二) 岳母扒开我裤子

  • 我被男人舔的高潮的故事 2个男人舔的她

    我被男人舔的高潮的故事 2个男人舔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