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女朋友很胖外面很黑里面很红|乖握着它把它吃下去

作者:热点库 2020-02-18 10:38 我要评论

林逸一脸郁闷的走进村,犹豫着要不要回镇上去,已经被村长媳妇看见了,再去村长家得多尴尬? 正纠结着,一个憨厚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哈哈,你就是老神医的孙...

林逸一脸郁闷的走进村,犹豫着要不要回镇上去,已经被村长媳妇看见了,再去村长家得多尴尬?

正纠结着,一个憨厚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哈哈,你就是老神医的孙儿吧?”

林逸抬头见一个穿着绿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来,就点头疑惑的问:“你是?”

“我是小柳村村长王志强啊,上午去拜见过林老神医。”王志强解释的说道。

林逸哦了一声,看王志强的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强摸摸脸,疑惑的道:“我脸上不干净?”

林逸暗忖,脸上到不脏,就是脑袋上嘛,刚才被自己媳妇戴了顶绿帽子。

文学

林逸正要开口,王志强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不是对他说,而是对他身后的人说,“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让你呆在家里等着小林医生过来吗!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话。”

从竹林中出来的李秀云脸色颇为难看,见林逸就是刚才发现她的人时,她脸变的煞白,心里极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刚才和张铁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来。

“哦,刚才……刚才去地里溜达了一圈,准备摘些嫩叶青菜晚上吃。”李秀云挤出笑意,牵强的解释着。

林逸这会儿才看清女人的长相,倒是有几分姿色,不过也只是中等之姿,估计在小柳村这种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着也挺时髦,虽然没有城里人的那种气质,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衬衫一样也不少,就那一双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两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为李秀云刚才太过匆忙,黑色裙子上蹭了一块白色的粘液她自己并未发现,待发现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头望去,脸唰的一下子变红,赶紧用手捂住了那个地方……

王志强倒是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乐呵呵的对林逸介绍道:“小林医生,这是我老婆李秀云,这几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顾,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她就成了。”

林逸轻轻点头,似笑非笑的望着李秀云,说:“那就麻烦李姐了。”

王志强抢着说:“不麻烦,不麻烦。应该是我们麻烦你才对,我母亲的病还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见林逸似乎没有要告状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实,又见林逸有意无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娇媚一笑,轻声说:“能够照顾小林医生是我的福气呢,小林医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林逸听出李秀云的这句画外音,心里暗骂一句,“这女人真够骚的!”

不过,想起刚才在小竹林见李秀云肥硕臀部被玩弄的颤颤巍巍,林逸原本已经平息的欲火再次被撩拨起来……

刚刚下过雨的小柳村空气极为新鲜,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在王志强的带领下,林逸在一个红铁门前面止步,将大铁门打开,便是一个水泥的围墙将一幢三层的小楼房给围在里面,小院子里面种着一颗杨树,杨树似乎有些年月了,枝干粗壮而茂密。

“小林医生,快请进。”

王志强笑眯眯的将林逸领进屋中,然后对李秀云吩咐说:“你赶紧去做饭,把家里的干货都拿出来招待小林医生。”

李秀云笑着答应一声,一脸春意的瞥了林逸一眼后,扭着水蛇腰进了厨房。

王志强为林逸倒了茶水后将烟递到林逸面前:“小林医生抽烟不?”

林逸含笑的摆手:“我不抽烟,抽烟有害健康……”

“呵呵,小林医生说的是,我这烟瘾有许多年了,戒不掉。”说着,他给自己点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旋即,眉头又蹙了起来:“小林医生,我母亲的病有些奇怪,找了村子里的野郎中,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老人家又不愿意去医院,所以只好麻烦你帮忙诊断了。”

林逸捧着热茶,轻轻嘬了一口,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王志强,说:“不麻烦,作为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现在可以看看你母亲吗?”

王志强一喜,赶紧点头道:“当然可以,你跟我来……”

到了二楼王志强母亲的房间,轻轻将门推开,里面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林逸用轻轻嗅了一下,顿时皱起了眉头,见老人沉睡过去,林逸脚步轻盈的走到床前,将手探到她枯燥的手腕上,中指和食指搭在上面,微微眯起眼睛,一股内力随体内缓缓溢出,无形的进入到了老妇体内,在老妇体内运行一周之后林逸轻轻摇头。

“你是不是给她喝了什么中药?”林逸睁开眼睛,扭头问王志强。

王志强紧张的点头说:“村里的野郎中开了一副药方,说是祖传的,让我试试看。我看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似乎并没什么效果。”

林逸冷哼道:“真是庸医,他开的药方里面有几味草药的药性极为霸道,若是长期服用,以你母亲的体质来看,非但救不了她,反而会成为她的催命符……”

“啊!”王志强吓的脸上一阵惨白,片刻,回过神后,嘴里骂骂咧咧的道:“贺老三这个王八蛋想害死我妈,我饶不了他!”

“小林医生,我妈还有救吗?”王志强压住心中的火气,朝林逸询问。

林逸点点头说:“其实你母亲只是高血压发作,再加上血糖偏高,所以身体才会受到影响,原本去医院拿点降血压的药就能解决的事情,让那野郎中一折腾,差点要了你母亲的性命……”

“哎,我老母亲太倔了,从来不肯上医院。小林医生,事不宜迟,您赶紧给我母亲治病吧?!”

林逸苦笑道:“高血压和高血糖是要慢慢调理,不是随便一味药就能摆平的,待会儿我会开出一个药方,你按照药方去抓药,每天让你母亲按时服药,再配合上我的针灸调理,三天之内应该就能把血压和血糖都给降下去。”

“啊,三天就能治好?那可太好了,传闻林家医术已经到了妙手回春的地步,看来真是不假啊。”王志强一脸激动的说道。

“妙手回春不敢说,不过一般的病状还是能够轻松医治的。”

两人正聊着,楼下传来李秀云娇媚的喊声:“志强,小林医生,饭做好了,赶紧下来吃饭吧……”

“呵呵,小林医生咱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我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

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仅做菜厉害,给你戴绿帽的功夫也是极为了得呢。”

酒菜上齐,李秀云解开围裙,一脸媚笑的说:“粗茶淡饭,小林医生不要嫌弃呀。”

她坐到林逸对面,接过王志强手中的酒瓶,“今天高兴,我也陪小林医生喝几杯。”

林逸望着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打趣的笑道:“这如果是粗茶淡饭,那我家的饭菜只能说是喂猪的。”

“咯咯咯……小林医生可真会开玩笑。”说着,她笑靥如花的起身躬着腰去给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头,恰好瞧见她花衬衣的领口里面露出白花花一片,乳沟洁白如玉,心头一热,浑身竟然有些燥热起来,他怕王志强发现他眼睛不老实,于是赶紧把目光移开。

席间,王家夫妇不停的给林逸敬酒,一顿饭吃下来,林逸发现王志强特别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钻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虽然也是有了醉意,不过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头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荡漾着春水的望着林逸,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意,旋即,踢掉了脚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脚静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无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来。

“小林医生,我这顿饭可满意?”李秀云咬着红唇笑问道。

林逸见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顿时心生警惕,双腿朝旁边移动,躲过她的骚扰,似笑非笑的说:“很满意。”

“既然满意,那么刚才傍晚你看到的……”

“我什么都没看见……”林逸心思活络,抢着说道:“李姐多虑了,王村长喝多了,你赶紧照顾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眯着眼睛笑望着林逸,桌子下面的脚再次凑了上去,只不过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的大腿之上……

林逸那里受过这种诱惑,整个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况他喝了不少酒,对于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的行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将丝袜小脚放在他裆部位置时,他很不老实的有了生理反应。

李秀云自然能够感觉到林逸身体的变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来,眼中露出迷离的醉意,红唇轻启的诱惑道:“小林呀,你觉得李姐漂亮吗?”

林逸能够感觉到李秀云的脚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个身体都跟着绷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顷刻间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变的火热起来。

“李姐……你……”

“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边坐下,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接着握起林逸的手,朝她胸部上凑了过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牵引着伸了过去,心中激动不已,眼看着马上就要攀上那挺拔的胸部之上,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强突然呜咽一声,吓的林逸做贼心虚的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李秀云见林逸被吓到,又是一阵得意的娇笑,旋即,满含深意的媚笑着低声说:“晚上十二点我去你房间找你,可得给我留门哦。”说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强给架了起来,朝着主卧室走去……

夜色朦胧,林逸躺在王志强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无心入睡,耳边不停的回荡着李秀云撩人的声调,他感觉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转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顺水推舟的给王志强戴个绿帽子?

作为一个思想单纯的处男,林逸觉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给这么个放荡的女人太过亏本,所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万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头,该不该和她发生点什么……

脑海中不停的胡思乱想着,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觉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卧室的木门被推开,接着便是一阵脚步轻盈的声音,林逸意识迷离间睁开眼睛,见身材丰腴且高挑的李秀云披着一件黑色轻纱睡衣,披散着秀发,半裸着身子缓缓朝自己走来,俏脸上露出极为妩媚的笑意。

林逸一紧张,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了。

难道李秀云在给自己下药了?

这么想来,林逸突然有些害怕,万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给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

正胡思乱想之际,李秀云已经到了床边,踢掉了鞋子动作轻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边,毫不犹豫的就将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

林逸清晰的感觉到两团挺拔酥胸带来的弹性。

李秀云并没有满足当前的状态,红唇轻启,轻轻的在林逸耳边呵了几口热浪之后,嘴唇缓缓凑到林逸的耳垂,动作温柔的亲了上去。

林逸身子极为敏感,因为李秀云的撩拨,他呼吸变的急促起来,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着,如果不是身体动弹不得,林逸已经忍不住扑上去了。

“舒服么……”娇媚的声音在林逸耳边响起。

林逸无法开口,李秀云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一只手慢慢的抚摸到林逸的胸口,来回的抚摸着。

恍惚间,那种无边的舒爽让林逸仿若坐上云端,身子在云端上飘荡一般,轻飘飘的,全身毛孔在这一刻张开,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李秀云的小手极为灵活,让林逸变的欲罢不能,终于,在林逸身子猛的绷直以及一声闷哼声中,他到达了云之巅……

无边的困意席卷而来……

次日清晨,天大亮。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将睡梦中的林逸吵醒,他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见自己旁边并没有李秀云,顿时没由来的松了口气,看来昨晚上只是做了个春梦,不过他马上就感觉到自己内裤粘稠稠的,贴在身上极为难受。

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

“小林,该起床吃早餐了。”门外传来李秀云的声音,接着吱呀一声响,门从外面被推开。

见李秀云带着媚笑的走进来,林逸回过神,啊了一声,赶紧用被子挡住身体:“李姐,我正在穿衣服,你先回避一下。”

“咯咯,还害羞哟,李姐我都不怕,你怕啥?”

林逸朝李秀云挺拔的酥胸上看了一眼,心里暗道:“怕你这婆娘把我给吃了……”

吃过早饭,林逸交给王志强一张药方,吩咐他去市里的中药店抓药,并再三嘱咐,千万不能逗留太久,因为他母亲的病已经容不得继续拖下去。

王志强在拿到药方后找隔壁邻居借来面包车,开着车子急匆匆的朝着市内赶去。

林逸也没有怠慢,拿起自己的医药箱直接奔着王志强母亲的房间而去,见她身体越发的虚弱起来,林逸怕这么拖下去会加大治疗难度,于是从药箱中拿出用白布包裹着的银针,表情严肃的走动床前,动作挥洒自如的一针针刺到王志强母亲身体的各大穴位上,每刺出一针,林逸都要消耗一份内力,若不如此做,林逸真担心王志强母亲撑不下去。

等施针完毕,林逸已经大汗淋漓,全身仿佛虚脱了一般,刚才在为老妇针灸时,李秀云就静悄悄的站在林逸身后,见林逸神乎其神的针灸绝技,李秀云惊讶的张大嘴巴,好半天才回过神。

“这……林逸,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李秀云之所以惊讶,是因为林逸竟然能够把针灸都玩的这么漂亮,如若不是功底好,又怎么能够挥洒自如的将针灸表现的这么具备艺术性。

原本针灸是将银针刺进人的肌肤,看上去挺吓人的事情,但是李秀云看了林逸的针灸之术后,以前对于针灸的认识又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她看林逸施针,完全就好像是在看一出精彩的表演,并没有丝毫的恐惧感。

等林逸针灸结束,李秀云才从恍惚中反应过来,看林逸时的表情多了崇拜之色。

“病人需要休息,我们出去说。”林逸将药箱收拾好,然后率先走出王志强母亲的房间。

两人到了一楼,李秀云殷勤的为林逸到了杯茶,然后笑眯眯的说:“小林医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医术竟然如此了得。”

林逸端起杯子抿了口茶,谦虚的笑道:“只能算一般吧。”

李秀云咋舌道:“你这也能叫一般?不过我很好奇,你的医生都如此厉害,那你爷爷岂不是更加厉害?”

“那是自然。”提起爷爷,林逸一脸的得意,“我的医术都是和我爷爷学的,他神医的称呼可不是白来的。”

李秀云赔笑的点头,正要开口时,院子门口出现一人,他贼头贼脑的朝里面张望着,见到堂屋里的李秀云,他低声喊道:“李嫂,你出来一下。”

李秀云见院子门口的来人是张铁柱,脸庞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看林逸时眼神多出几分尴尬之色,她讪讪的对林逸说:“小林医生,你先坐在这里喝茶,我去去就来。”

见林逸点头,李秀云疾步走出堂屋,到院子门口,她拽着张铁柱的胳膊,把张铁柱拽出了林逸的视线……

“张铁柱,我说你是不是找事?大白天的,你找我干啥?”李秀云极为不满的瞪着张铁柱斥责的问道。

张铁柱嘿嘿一笑,说:“怕啥,我刚才见王志强开车出了村子才敢过来找你。”

“屋里还有一个呢……”

张铁柱脸色沉了下来,“你是说那个姓林的小子?要不要我去吓唬吓唬他?敢把我们的事情抖露出去,我非废了他不可。”

“废了他?”李秀云冷笑一声,“只有你这种无脑的人才会说出这种无脑的话,赶紧说吧,你来找我做啥?”

张铁柱壮实的身子靠在红砖围墙上,脸色露出讪笑说:“我怕承包鱼塘的事情怎么样了,和王志强说了没?”

……

“你没病吧?”李秀云听了张铁柱的问话,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才一个晚上,我哪有机会说这个事情。”

“我这不是着急吗。”张铁柱郁闷的道。

李秀云有些心虚的朝四周瞥了几眼,见没熟人经过,才又开口说:“你着什么急?我不都说了,尽量帮你把鱼塘的承包权弄下来,村里的这个鱼塘给谁承包可都是我们家老王说了算。”

张铁柱说:“我可听说了,老李头想继续续约呢,最近几天肯定会找王志强来说续约的事情,你可得帮我盯着点。”

“说了帮你就一定会帮你。”李秀云有些不耐烦的说:“还有没有其他事情?”

张铁柱乐呵呵的笑道:“没了。”

李秀云没好气的说:“没事就赶紧滚蛋,别回头让村里人看见说是非。”

“谁敢说我李姐是非,老子去打断他的狗腿。”张铁柱凑近李秀云,伸出厚实的巴掌,一下子拍在李秀云肥硕的臀部上。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接着臀部颤颤巍巍的抖动起来。

“嘿嘿,这弹性真是没的说,李姐,昨晚上的好事让那小子给破坏了,要不咱们寻个地方来一炮?”

“和你妈打一炮去!”李秀云怒其不争的压低声音喝道:“赶紧给老娘滚犊子,以后没经过老娘同意,敢动手动脚看老娘怎么收拾你。”说完,理也不理张铁柱直接进了院子,将大铁门给关上了。

张铁柱等李秀云进去之后,站在门口冷哼一声,低声恶狠狠的道:“给老子等着,等老子拿到鱼塘的承包合同之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重新回到堂屋,李秀云见林逸抱着一本书正儿八经的看了起来,就在他旁边坐下,笑问道:“看的什么书?”

林逸随口答道:“本草纲目。”

“哟,还真有这么稀奇的书?”李秀云显得有些诧异,以前只是在史书上看到过关于李时珍《本草纲目》的记载,没想到林逸手里抱着一本,就好奇的凑上去说:“可以给我瞅瞅么?”

林逸点头将书递了过去,李秀云随便翻看几眼,顿时感觉眼花缭乱,书中有许多奇怪的草叶以及人体穴位,李秀云自然看不懂,只是讪讪笑着将书还给林逸。

“小林医生,你的医术不会是从这上面学来的吧?”

林逸将书合上,摇头说:“看书只是增加阅历,至于医术还得从实践中得来。”

李秀云问道:“你能治疗脊椎病吗?”

林逸说:“暂时可以缓解,不过想要彻底治愈需要一段时间。”

“那你帮李姐治治这脊椎病吧,如果能够治好,李姐会好好报答你的。”

李秀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直筒套裙,说话的时候故意微微将腿张开,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看上去极为撩人……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长腿上瞅了一眼,见李秀云把目光投来,他尴尬的咳嗽一声,故作正经的说:“报答就不用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李秀云笑问道:“你准备怎么帮我治?”

林逸回答说:“先针灸在推拿。”

李秀云柳眉微微蹙起,有些犹豫的说:“我有些害怕,可以不针灸吗?”

林逸点头说:“自然可以,可以直接推拿进行缓解,不过效果可能就要差一些。”

李秀云抿嘴一下,说:“没事儿,我先试试你推拿的手艺。”说完,她起身将堂屋的门给关上,继续说:“你等等,我去卧室换身衣服,方便你推拿……”

李秀云换了一身紫色轻纱睡衣,睡衣里面的黑色内衣若隐若现的展现出来,那挺拔的胸部,纤细的腰身,以及笔直的长腿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

“小林医生,我这睡衣好看吗?”

李秀云见林逸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顿时露出得意的微笑。

回过神,林逸悻悻的点头,旋即,又一脸严肃的说:“你到沙发上来躺下,我帮你推拿。”

“好的,你来吧……”李秀云整个身子趴在了沙发上,臀部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诱人的弧度,就如同一个待宰羔羊一般。

林逸望着李秀云妙曼的身姿,浑身有些燥热不安起来,伸手去撩开李秀云睡衣,见李秀云后背洁白如玉,竟然毫无瑕疵,心里再次起了涟漪。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别对我说谎 爱我却给不了我名分-看秘密

    别对我说谎 爱我却给不了我名分-看秘密

  • 学长别吸奶了_公交车上被人轮流干|杨小

    学长别吸奶了_公交车上被人轮流干|杨小

  • 一个女佣四个大少全文 少爷们的小女仆

    一个女佣四个大少全文 少爷们的小女仆

  • 老师帮帮我好吗我想要→啊好深好痛肉污

    老师帮帮我好吗我想要→啊好深好痛肉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