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总裁开会含着钢笔

作者:热点库 2019-12-28 12:18 我要评论

她看着一地的碎片,神色有了几分果断,取出一颗药,喂入了嘴里。 我来不及阻止,就看见王妮儿吞服掉春药。 “他不吃药,我吃。我就不信,他能眼睁睁看我难受。二...

她看着一地的碎片,神色有了几分果断,取出一颗药,喂入了嘴里。

  我来不及阻止,就看见王妮儿吞服掉春药。

  “他不吃药,我吃。我就不信,他能眼睁睁看我难受。二憨,你走吧。”王妮儿果决道,她找了一杯水,开始给村医服救心药。

  

  村医艰难抬手,把药推开。

  “你宁愿死,也不肯要我吗?”王妮儿身体僵硬,恨恨道。

  村医脸色苍白,无力再说一个字,但他坚决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我看这对虐恋,心思有些复杂。

  王妮儿脸色一变,突然用力掐住村医嘴巴,把药塞了进去。

  “我这辈子,缠上你了,你别想跑。”眼里有了水雾,王妮儿咬牙道。

  村医神色虚弱,大口喘气,药物已进入他喉咙。

  玉手轻移,王妮儿抓住村医胳膊,放在了自己胸脯上。她弯下腰,开始亲吻村医。

  村医身体还虚弱,无力拒绝王妮儿。

  我兴趣索然,马上能得到五万块,却有些不开心。

  扭头转身,我想走了。

  “姐夫,表姐检查完了,怀孕三个月。”门外,一道清脆声音响起。

  我脸色一变,再听到芹儿声音,神色复杂。

  村医和王妮儿脸色,比我复杂几倍。

  王妮儿脸色惨白,像失血一样,僵硬在原地。

  我意识到话语内容,恍然一惊,村医老婆怀孕,已经三个月了。

  神色难看的望王妮儿,对方老婆怀孕,她再插足,就是三个人的事了。

  勾搭有婚男人已是罪恶,还伤害一个孩子,简直就罪不可恕了。

  王妮儿脸无血色,浑身颤抖。

  她艰难的松开手,脚步一晃,跌在我怀中。

  “我忍不住了,你带我回家。”鼻中吐出灼热气息,王妮儿颤声道。

  我心神一松,抱住王妮儿,朝门外走去。

  芹儿拉着村医老婆,正开心的进门。

  看见屋内景象,村医老婆脸色一变,冲到村医身边,叫道:“老公,你咋了?”

  芹儿眼珠瞪起,看见我抱住王妮儿,一脸醋意。

  我头皮发麻,感觉事情一团糟。

  “嫂子,你别担心,村医心脏病发作,已经吃下药了。”我安慰道,见村医老婆怀疑望王妮儿,我干笑一下,解释道:“妮儿中暑,村医生病,我们就不输液了。”

  王妮儿呻吟一声,肌肤冒汗,越发虚弱了。

  我担心王妮儿忍受不住,抱住王妮儿,朝门外走去。

  芹儿张嘴,想说什么。但村医老婆招手,“芹儿,你搭把手,帮忙把姐夫抬屋里去。”

文学

  不甘心看我一眼,芹儿弯腰,与村医老婆忙活起来。

  我抱王妮儿离开,她已经忍受不住,手指开始乱摸,嘴唇也在我脸上乱亲。

  这旖旎场景,却让我有些着急。

  她亲我,俺当然乐意,但这是大街上,影响太不好了。

  我面皮发烫,忍受冲动,抱着王妮儿回了家。幸好是中午,街道无人,不然流言四起,俺真讨不到媳妇了。

  一进屋,王妮儿整个人贴在我身上,开始撕扯两个人的衣服。

  我心脏乱跳,暗道终于能借种了。

  深吸一口气,我主动脱衣服。

  门外传来响声:“刘二憨,你给我出来。”

  我身体一呆,是芹儿的声音。

  看了眼王妮儿,我把她放在床上,还是不忍心不搭理芹儿。

  王妮儿脸色虚弱,理解的看我。

  跑出门外,芹儿气鼓鼓望我,嗔道:“你跟俺走,以前事情既往不咎。”

  我心中一喜,又苦恼看芹儿,“姑奶奶,王妮儿中暑了,俺不能不管她啊。”

  芹儿走上前,狠狠掐我一把。

  “不就是中暑,有什么要紧的。她还能比我重要?”芹儿生气道,看我眼神有些不善。

  我感到头疼,安慰道:“她生病了,俺照顾好她,马上去找你。”

  “我不管,你现在跟我走。不要管她。她死不了的。”芹儿撒娇,开始耍无赖。

  我闻言有些生气了。

  “难道死不了,我就不管她了。你有同情心吗?”我捏紧拳头,失望的看芹儿。

  芹儿眼睛红了,哽咽道:“你凶我?为了别的女人凶我?我走了,你不追过来,俺再也不理你了。”

  她转身就跑,瘦弱身形很快消失。

  我张了张嘴巴,郁闷甩头。

  要是追上芹儿,以芹儿性格,肯定什么都不追究了。但王妮儿吃了药,我不管她,她肯定会出事的。

  叹了口气,我深深看一眼芹儿方向,转身回了屋。

  王妮儿躺在床上,衣服已被撕烂,玉体从破洞中透出。

  我咽了口水,深呼吸道:“俺去找凉水。”

  “没用的。你过来,把我要了。”王妮儿有气无力,勾人眼神注视我。

  我心里一颤,这是她头一次,主动勾引我。

  再也忍不住,我颤抖身体,朝王妮儿靠近。

  王妮儿肌肤白嫩,整个人贴过来。她抱住我,嘴唇放肆凑上。

  我亲吻王妮儿,感受她嘴唇津液,身体飘然了。

  她发育成熟,像熟透的苹果,能与她爱恋,哪个男人都受不了。

  我在王妮儿的爱抚下,很快脱光了衣服。

  眼神闪光,我忍受不住,把赤裸的王妮儿抱上床。

  在春药催动下,王妮儿格外风骚。

  她玉手滑动,在我身上抚摸。

  眼神魅惑,王妮儿勾人望我,露出娇羞笑容。

  来不及反应,我便看见王妮儿低下头,趴在我胯间。

  我整个人飘然起来,享受王妮儿的嘴唇。

  她技术极好,我身强体壮,被她勾起了熊熊欲火。

  王妮儿娇叫一声,我把她压在了身下。

  刺激的战斗来临,我像英勇的将军,奋力冲杀。

  王妮儿水蛇一样,用娴熟的技巧,带给我极大的享受。

  她宛若放纵少妇,用尽全力释放。

  罪与恶,爱与恨,所有的不甘,在一瞬间交融在一起。

  床铺上到处是爱欲的痕迹,我快乐极了。

  春风化暖,冰雪消融。

  在王妮儿动人呻吟中,我们两人达到了巅峰。

  药效散开,王妮儿昏睡起来。我懒懒趴在她身上,十分满足。

  眼神发光,我开心的想,要是王妮儿怀上,五万块俺就到手了。

  看昏睡的王妮儿,我像看到一堆钱币,幸福进入梦乡。

  梦里,我做了一个噩梦,王妮儿和芹儿都恨恨望我,一脸的失望。她们各打我一巴掌,在我的震惊中,走入了别人怀抱。

“不要走,不要。”我惊醒了,浑身冒冷汗。

我的心里慌的砰砰直跳,我一直喜欢芹儿,早已打定主意要娶她,如今却辜负了她。

我的手一动,胳膊肘就碰到了一个软软的,十分有弹性的东西,我侧头看去,竟是一丝不挂的王妮儿。

王妮儿侧身趴在我旁边,睡得正熟,她全身赤条条的,未着寸缕。

可是她那一等一的好身材,却是清晰可见。

我这才忽然想起了我们今天下午的荒唐事。

也想到了王妮儿爬在我胯下,她那灵活的香舌弄的我几乎飞向云端。

第一次给了这样的尤物,我还是赚到了。

王妮儿呼吸均匀,只是脸上还有些红晕,可能是那还未散尽的药效。

她半趴着睡着,要最好的风光都给遮挡在身下了,不过胸前的大白兔却由于挤压,露出来了一个弧度。

我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点了点,这手感,爽极了。

我看到她胸口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红印子,这肯定是我情动时给她种下的草莓。

想到这里,我心里竟然有些窃喜,把王妮儿给办了,五万块就要到手!

要不我再抱着她睡一会,软玉温香在怀,就算是一会儿我要被她碎尸万段也不亏。

可我的手还没碰到王妮儿,我眼前就浮现了今天下午时芹儿看着我那一副嗔怒的样子。

我得赶紧去哄哄芹儿了,现在我生怕芹儿一生气同意了村长给介绍的婚事去。

屋子里没开灯,昏暗暗的,我循视了一圈,愣是没找到我的内裤。

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这才看到床底下散落的一地衣服,而我的内裤上,也正搭着一条很小的黑色性感的小内裤。

我用两个指尖捏起来看了看,咦,这想必是王妮儿为了村医特意穿上的,整个内裤才巴掌大点,除了兜那一块地儿,其他的都没什么布料。

今天下午王妮儿那么着急,我竟然都没有发现。

我把这小内裤放在了床边,又把散落的衣服收拾了起来,就赶紧穿上衣服走了。

我刚出门,正好碰上村长要进门,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白白净净,微微有些啤酒肚,看长相也确实算得上仪表堂堂,可是长的还行,却不代表人品也行。

这不是村长家那个侄子吗?

看起来他们这是在商量跟芹儿结婚的事呢!

芹儿她爹一向都比较倔强,如果是芹儿自己不想嫁给村长侄儿,那她爹绝不会答应。

再加上村长拿帮芹儿她爹开店的事作为筹码,芹儿她爹更是铁了心。

不行,我得赶紧去看一看芹儿。

可是我也不想跟他们打照面,这小子从小我们就没有什么好印象,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如今再给他表姐借种,那岂不是要被他笑死,还要被他传的人尽皆知了。

我赶紧跑到村长家屋后,从院墙里翻出去。

我火急火燎跑到芹儿家,可是没想到芹儿根本就不在家,她家里只有她爹一个人。

这傻丫头,会去哪儿呢?

我正准备转身离开,芹儿她爹就叫住了我。

“憨娃子,以后你没事就别老来找俺家芹儿了,俺家芹儿都是有婚约了人了,你大小子一个,传出去对她也不好。”

我知道,肯定是刚才村长带着他的侄子过来,都已经商量妥当了。

我回头就看到芹儿她爹一脸愧疚的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旱烟袋。

“叔,你这老烟叶不好抽,赶明儿俺给你卷一袋新的。”

说完我就笑呵呵的转身离开了。

可是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就是笑不出来。

我只是表面上装作毫不在意,可其实心里却很难受。

我也只是不想让芹儿她爹觉得我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一直纠缠着芹儿不放。

不然他就该厌恶我了。

可瞧这样子,芹儿难不成真的要嫁给村长他侄子了?

我这心里跟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压的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我一定要阻止他们这场婚姻,村长家那侄子什么人我的心里从小都跟明镜似的,就算芹儿嫁不了我,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

这件事,还是得拜托王妮儿了。

我刚走到家门口,就听到屋子里有人在说说笑笑的。

我有些纳闷,我家都已经算是村子里最穷苦的人家了,婶子又有病在身,平日里谁也没往我家跑,今天咋还有人来呢?

我一进屋子,就看到芹儿正坐在那里跟婶子有说有笑的。

“芹儿,你咋在俺家呢?”我很诧异。

芹儿翻了个白眼,“咋啦,就那王妮儿能来,我就来不得了。”

“哎呀,芹儿,你明知道俺不是那个意思嘛!”我见芹儿不快,就赶忙解释。

一听芹儿提到王妮儿,我有些心虚。

“婶子,这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家吃饭了,等我闲着没事了,我再来给您解闷。”

芹儿说完之后就站起来走了。

走到我身边的时候,还瞪了我一眼。

我看了一眼婶子,发现婶子正在用很暧昧的眼神看着我,还对我示意让我赶紧追出去。

婶子是看着我跟芹儿长大的,我们俩的事,她都知道,也一直都很赞同。

“芹儿,芹儿――”眼见她要走,我就赶忙追了出去。

可芹儿走的路,却并不是回她家的路。

“芹儿,你这是要往哪去呀,天都这么晚了。”

我一路喊着可她也不理我,我只好一直跟着她。

我家住的地方原本就已经是村子里最后面了,房子后就是村子里的后山了。

可这么晚了,芹儿却一直朝着后山过去。

文学

终于走到山脚的地方,芹儿停了下来。

“二憨哥,你跟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王妮儿了?”芹儿嗔怪。

“你这说的什么话?芹儿,俺这心里从小到大就只装了你一个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我跟芹儿从小一起长大,原本我从小就喜欢她的。

“那你咋还那么护着那王妮儿?今天下午不过中暑了还这么担心她?”

我一听就知道,芹儿这是吃味了才不高兴了。

“你快说,你们俩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芹儿这么一说,我想到今天下午的事,更心虚了。

“芹儿,你别乱说,俺才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我看着昏沉沉的夜色,底气不足。

芹儿不理会我,一把抓住我的手穿过她的衣襟,覆上那一对雪白的小玉兔。

“二憨哥,你要是还喜欢我,就证明给我看!”

我感受着手下的柔软,轻轻的动了下,手底下像果冻一样的晃动。

这又是一次登上云端的体验啊!

突然,我感受到身下似乎被一阵温热包裹。

芹儿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放了进去。

这滋味,下午尝过一次就再也戒不掉了。

小兄弟到底是经不住逗弄,三两下就挺立了起来。

“二憨哥,你好了?”芹儿十分惊喜,然后又低下头,羞涩的嘟囔了一句,“你这可真大。”

我心中窃喜,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芹儿踮起脚尖,吻上我的唇,起初就像蜻蜓点水般,过了一会儿就更加激烈。

我们两个紧紧相拥,我伸手去探寻桃源秘境。

泉水早已波涛汹涌。

“二憨哥,要我,”芹儿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我心下一阵酥痒。

我将她缓缓放在地上,脱去她的上衣。

我和芹儿衣衫半褪,颠鸾倒凤,感情如洪水般暴泄而出。

刚准备步入正题,忽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打了个激灵,身下也软了,赶紧起来。

芹儿慌忙穿好衣服,整理着头发。

收拾好之后,我看着芹儿,叹了口气。

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谁,搅乱我的兴致。

我跟芹儿,走的近了,声音听得更加清楚。

“刘嫂子,你说你家那男人整天在外打工,连家都不回,你一个人就不寂寞吗?你家院子里种了那么几颗黄瓜,你吃的完吗?我这真材实料的,不比黄瓜用的舒服的多了嘛!”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大虎,咱们可都是一个村里的,你今天若是敢对我这么做,传出去你还要不要脸皮子了?你不过日子我还过呢。”

这声音我咋听着这么熟悉呢?

不对,这不是刘嫂子跟大虎吗?

刘家嫂子是我本家嫂子,年轻时候可是我们这十里八乡的大美人,不光长的漂亮,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看着可一点都不像我们这乡村里面的女人。

但是刘大哥每年都出去打工,一年到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几天时间在家。

大虎整日游手好闲,惹是生非,这是对刘家嫂子又起了歹心思。

刘家嫂子一直都对我很好,我不能看她有事不帮忙。

“大虎,我看你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可是你嫂子!”

“嫂子,你不知道这最好玩的就是嫂子吗?你就快点从了我吧,我保证让你爽翻天,比你家那没用的男人强一百倍。”

刘家嫂子转身要走,却被大虎拦住。

大虎一把抱住刘嫂子,张嘴就往嫂子的脸上亲,手也乱摸。

看这情景,我立刻走上前去。

“大虎?刘嫂子?”

大虎皱着眉头,不情愿的松开手,回头看着我。

“老子还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小子呀。”他正准备张口骂我,就看到了我身边站着的芹儿。

“嗬,还有脸皮子管老子的事?你不也跟老子一样,深更半夜来这解决这裤裆里头的事吗?怎么着,要不然咱一起?这芹儿长的也不赖嘛!”

大虎色咪咪的盯着芹儿的胸脯。

“大虎,你想干嘛?我可是跟村长侄儿订了亲的,你是要欺负我吗?”芹儿走上前来。

大虎愣了愣神。

“俺是吃完饭出来遛弯,听着声儿寻过来,这才看到你们……”

“二憨你说什么?我们什么?刘嫂子孤苦伶仃,我看她伤心,就过来安慰几句,不行吗?”

“哼,”大虎冷哼一声,转头走了。

他前头刚走,刘家嫂子就哭了起来。

我安慰了她两句,和芹儿一起把她给送回家去了。

我送芹儿回去的时候,芹儿挺失落的。

临走,芹儿一把抱住我。

“二憨哥,你还喜欢芹儿吗?”

芹儿可怜兮兮的样子,把我逗乐了。

“傻丫头,俺都喜欢你这么多年了,怎么会这么轻易就变了?”

她点了点头,钻进我的怀里。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一个女佣四个大少全文 少爷们的小女仆

    一个女佣四个大少全文 少爷们的小女仆

  • 别对我说谎 爱我却给不了我名分-看秘密

    别对我说谎 爱我却给不了我名分-看秘密

  • 学长别吸奶了_公交车上被人轮流干|杨小

    学长别吸奶了_公交车上被人轮流干|杨小

  • 老师帮帮我好吗我想要→啊好深好痛肉污

    老师帮帮我好吗我想要→啊好深好痛肉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