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一家光棍共用一个女人/男人喜欢反复睡一个人

作者:热点库 2019-11-26 11:05 我要评论

他们站在不远处,指指点点,不停地讨论着剧情。 正在这时,一辆警车疾驰而来,迅速停到了瓜棚附近,从车上下来了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带着两名警察,来到了陈大...

他们站在不远处,指指点点,不停地讨论着剧情。

正在这时,一辆警车疾驰而来,迅速停到了瓜棚附近,从车上下来了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带着两名警察,来到了陈大彪面前。

陈大彪一看,竟然是村子里警校毕业后,在乡派出所当了警察的姚萌,他立刻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看着姚萌喊道,“萌萌,就是程伟强那个傻蛋,侮辱了我老婆!”

姚萌一听,俏脸一下子冷了下来,“陈大彪,程伟强是个傻子,村子里谁不知道,一个傻子会侮辱你老婆?你逗我们开心是不是?这一次我就不计较了,要是下一次你再报假警,你就等着承担法律责任吧。”

姚萌说完,朝两名警察摆了摆手,一起朝警车走去。

“萌萌,你们别走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啊!”陈大彪拉住了姚萌的手,急促的喊道。

姚萌转过身,冷冷的盯着陈大彪。

陈大彪赶紧说道,“萌萌,傻蛋和我老婆,就被我关在这瓜棚里,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真的没有说瞎话啊!”

陈大彪指了指瓜棚。

姚萌萌想了想,还是来到了瓜棚前面,敲了敲门,“开门。”

杨佳宜把门打开,直接走了出来。

姚萌一看,是杨佳宜,她又朝瓜棚里面看了看,却看到王小翠和程伟强,穿得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

她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她转过头,看着陈大彪说道,“陈大彪,你这不是胡扯吗,这房间里,明明是三个人,怎么你说是程伟强强了你老婆呢?难道是一个人看着,程伟强和你老婆那样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陈大彪急促的刚想解释,周围的村民却哄笑了起来。

一个村民喊道,“就是,傻子知道什么,我们喂孩子吃奶,甚至在池塘里洗澡都不避他,也没见他什么反应,你现在却说他睡了你老婆,说梦话吧?”

“要我说啊,别说两个人没有关系,就算是真的有事情,那也是王小翠勾搭傻子。”另一个人补充了一句。

又一个村民喊了一句,“陈大彪,你是打杨佳宜的主意,被王小翠和傻子堵住了,这才倒打一耙吧。”

……

“你们都给我住口。”陈大彪都快哭了。

怎么这民意,都一边倒的偏向了傻蛋呢?明明是程伟强上了自己老婆啊!

他哪里知道,自己在村里偷鸡摸狗的行为,早就让大家都恨透了他,这关键时候,大家谁会帮助他呢?

姚萌看着陈大彪,冷笑起来,“陈大彪,大家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

“不是,他真的上了我老婆啊!”陈大彪脸色苍白的说道。

“那好吧,陈大彪,我们现在就带王小翠,去做化验,要是她身体里没有程伟强的遗留物,那你不但要承担化验费,并且还要承担诬告他人的罪名,你同意不?”姚萌盯着陈大彪,不客气的问了一句。

“这个……”陈大彪一下子愣住了,说实话,他还真没注意,傻蛋到底进没进去,要是他根本就没进去,这化验结果一出来,那自己不是上赶着朝枪口上撞吗?

看到陈大彪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周围的村民都哄笑了起来。

姚萌盯着面红耳赤陈大彪,严肃的说道,“陈大彪,这事情是讲究证据的,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懂吗?”

陈大彪听了,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赶紧来到了王小翠身边,伸手抓住了王小翠的手,急促的说道,“老婆,你快点告诉萌萌,就是这个傻蛋,想要强奸你,快说。”

只要王小翠咬定了程伟强强奸她,那程伟强就难逃法网。

可是王小翠一句话,却差一点让陈大彪闭过气去。

“其实,程伟强他什么都不懂。”王小翠低着头,羞愧的说道。

“哈哈,傻子不懂,但是你懂是吧,所以你就想把傻子吃了,是这样吧。”村民哄笑了起来。

“马勒戈壁的,你到底是那一头的。”愤怒异常的陈大彪一巴掌扇到了王小翠的脸上。

王小翠的半边脸,一下子肿了起来。

正在这时,程伟强在后面傻叫了一句,“你这个魔鬼,我要消灭你。”程伟强说完,抡起木棍,一下子砸到了陈大彪的脑袋上。

那血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文学

“啊……”陈大彪惨叫一声,捂住了脑袋,然后愤怒指着程伟强一眼,对姚萌喊了起来,“萌萌,你也看到了,他竟然敢当着你们的面打我,把我头打出血了,你们快点抓住他。”

姚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淡淡的说道,“陈大彪,难道你不知道,傻子是不具备承担法律责任的能力的。”

陈大彪看着姚萌,气得都说不出囫囵话了,“姚萌,你,你的意思是,他揍我白揍,我挨了白挨?”

“基本上就是这样。”姚萌认真的点了点头,

周围的村民都哈哈大笑起来。

陈大彪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憋屈,他觉得自己就像是那被窝着脖子的烧鸡,那脖子都快被窝断了。

一肚子恶气没处撒的陈大彪,转身盯着王小翠,咬着牙说道,“王小翠,从今天开始,我们俩,完了,你要是敢再踏进我家一步,我打断你的狗腿。”

他还想踢王小翠,却看到旁边拎着锄头,揍自己也是白揍的程伟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他吓得捂着脑袋,在村民的哄笑声中,灰溜溜的转身走了。

王小翠羞愧的转身进了瓜棚,关上了门,再也没有出来。

村民一看,好戏已经散场,都满足的评论着,转身离开。

杨佳宜看着姚萌,心里一阵感激。

今天这事情,要不是姚萌,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看着程伟强,瞪了一眼说道,“强子,还不谢谢萌萌。”

程伟强看了看姚萌,傻笑着来到了姚萌面前,结结巴巴的说着,“警察阿姨,谢谢。”

姚萌身体一阵晃荡,我有那么老嘛。

正在这时,程伟强突然伸手抱住了姚萌,放声大哭起来,“呜呜,那个魔鬼欺负我……”

他一边哭着,一边把脑袋,用力朝姚萌的胸前拱着。

姚萌的大胸,被程伟强拱得急剧变形,那结实的感觉,程伟强只有两个字形容:真爽!

姚萌被顶的有些不自在,她拍了拍程伟强的后背,安慰了一句,“强子,没事,以后谁再无怨无故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替你惩罚坏人。”

程伟强用力点了点头,“谢谢姨姨。”

姚萌一头黑线,心里话你就别姨姨了!

程伟强还想多在姚萌的怀里待一阵,可是却怕时间长了,被姚萌发觉自己已经不傻了,所以他还是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姚萌。

姚萌看了看程伟强,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看着杨佳宜说道,“嫂子,强子的脑袋,不太好使,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别再让他乱跑了,这样容易出事。”

杨佳宜赶紧点头,“萌萌,我记住了。不过还是谢谢你帮我们,要不然强子今天非吃亏不可。”

姚萌叹息了一声,“嫂子,我和伟强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他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那一次在学校,有个男人扯我裤,哦,衣服,还是强子打跑了那个坏蛋,他那时候,还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呢,没想到现在他变成了这样。”

姚萌说不下去了,她沉默了一阵,看着杨佳宜说道,“嫂子,我还是那句话,要是真有人欺负强子,你告诉我,在法律允许的范围里,我还是能够帮助到他的。”

程伟强听到了姚萌这句话,心里一亮,很好,有姚萌罩着,这一次,他要让陈大彪这个杂碎,好好倒霉一把。

姚萌带着警察离开,杨佳宜拉着程伟强,朝家里走去。

回到了家里,程伟强直接拿了一张凉席,躺到了地上。

“强子,地上凉,你还是躺到床上吧。”杨佳宜看着程伟强说道。

“嘿嘿,地上凉快,这地上还有蚂蚁玩。”程伟强说着,趴在了凉席上,伸手去捉蚂蚁。

杨佳宜也觉得让程伟强和自己躺到一张床上,有些不合适,所以也没有强求,自己就躺到了床上。

她看着程伟强,心里一阵担忧,在地上躺一半天还行,要是一直在地上躺着,肯定对身体不好,要是程伟强的身体真受到影响怎么办?

不行,自己还得想办法把厢房修理一下。

可是,这哪里来的钱啊?

杨佳宜都愁坏了,她翻来覆去半天,这才沉沉睡了过去。

程伟强躺在地上,却根本睡不着。

一想到王小翠被陈大彪净身出户,凄凉的呆在瓜棚里,他的心里就是一阵内疚。

是自己想要从王小翠那里弄钱,这才配合着王小翠做出了那事,被陈大彪抓了个现行,把王小翠害成这样,这也有自己的不对啊!

虽然陈大彪混蛋,但是王小翠这个人,其实还是不错的,就从她能够劝陈大彪,把他骗嫂子的钱还回来,就可以看出来。

把她害成这样,他真的于心不忍。

他想了想,决定把从王小翠那里骗来的钱,还给王小翠,也让她有钱生活。

想到了这里,程伟强悄悄爬了起来,没有惊动杨佳宜,出了房间,直接朝村头瓜棚赶去。

他来到了瓜棚,推开了门,一眼就看到王小翠坐在那里,拿着一瓶酒,正在咕咚咕咚喝着,一脸的悲伤。

王小翠看着程伟强,惨笑了起来,“强子,你,你又来干什么,你还嫌我不够惨是不是?陈大彪不让我回家,我连去的地方都没有,现在的我,已经无家可归了啊!”

王小翠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就算是陈大彪让我回家,我还有脸回去吗?现在在大家眼里,我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就是个想要找别的男人的坏女人啊!”

王小翠说着,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

程伟强心里一酸,赶紧把口袋里的钱,掏了出来,放到了王小翠面前。

看到了那些钱,王小翠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自己被净身出户,拿出来的钱,都给了程伟强,现在她身上,除了那一身衣服,就剩下不多的钱。

没想到关键时候,竟然是这个傻子还想着自己。

她看着程伟强,举了举手里的酒瓶,声音嘶哑的说道,“强子,来,坐下,陪嫂子喝酒,现在我是连个喝酒的人,都没有了。”

程伟强愣了一下,还是坐到了王小翠面前,接过了王小翠递过来的酒瓶,咕咚喝了一大口。

王小翠这个简单地要求,要是不满足,那就太残忍了。

“好,来,我们继续喝。”王小翠又从床底下,拿出来一瓶白酒,和程伟强对饮了起来。

当两瓶酒见底的时候,两个人都喝高了。

王小翠突然抱住了程伟强,放声大哭起来,然后不停的撕扯程伟强的衣服,嘴里还歇斯底里的喊道,“强子,陈大彪这个混蛋,竟然这样对我,他不是不要我了吗?你还会要我,对吧,我会让他知道,我王小翠还有人要……”

“嫂子,我不要钱了……”程伟强刚想拦住王小翠,可是自己的那裤衩,却已经被王小翠给撕烂拽了下去。

王小翠把那破布扔了,又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没有几下,她就变得一丝不挂。

“嫂子,我……”程伟强刚喊了一半,嘴巴就被王小翠那温热的嘴唇堵上,她的舌头,灵蛇一般的伸进了程伟强的嘴里。

程伟强刚想推开王小翠,可是王小翠却顺势抓住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喝多了酒,再加上那致命柔软的刺激,程伟强的身体里,腾地一下,就窜起了熊熊大火。

他那推着王小翠的手,慢慢的改变了方位,最后两只手,都按到了王小翠的胸口。

王小翠闷哼一声,抬起腿,骑在了程伟强的腿上,上身一压,直接把程伟强压到了地上,贪婪的吸吮着,缠绕着。

在酒精的作用下,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爆炸了,她把手伸到了下面,抓住了程伟强,放到了自己那里,用力就坐了下去。

咕叽一声,程伟强彻底被吞了进去。

“嗯……”王小翠一声闷哼,迅速抬起了身子。

“强子,你把嫂子都捅死了。”王小翠尖叫了一声,一脸痛楚。

过了好久,她才有些适应,然后扶着程伟强,一点一点的,艰难的吞了进去。

当程伟强被一团温热包裹的时候,他差一点就到了。

从那里传出来一阵蚀骨的舒爽,并且迅速弥漫了全身。

他的双手搂住了王小翠的纤腰,不停地前后晃动,晃动。

……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王小翠,已经晕死了过去几次,程伟强才到了。

王小翠躺在程伟强的怀里,微微娇喘,她的脸上,满是幸福的泪水。

和陈大彪结婚已经一年了,可是今天,她才真的做了一回女人。

真正的女人。

那种进了天堂的感觉,让她都爽死了。

她伏在程伟强的胸膛上,一脸幸福的说道,“强子,我决定了,以后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也不会计较你的傻,我会替你嫂子好好照顾你的,照顾你一辈子。”

程伟强一听,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他看着王小翠,摇了摇头,“翠嫂子,我们不可能的,在我心里,只有我嫂子杨佳宜。”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一下子愣住了,这话,可能是一个傻子说的吗?

她抬起头,惊讶的看着程伟强。却发现程伟强的眼睛,清澈无比。

那根本不可能是一个傻子的眼神。

她看着程伟强,试探着问了一句,“强子,你是不是已经不傻了?”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学长别吸奶了_公交车上被人轮流干|杨小

    学长别吸奶了_公交车上被人轮流干|杨小

  • 老师帮帮我好吗我想要→啊好深好痛肉污

    老师帮帮我好吗我想要→啊好深好痛肉污

  • 别对我说谎 爱我却给不了我名分-看秘密

    别对我说谎 爱我却给不了我名分-看秘密

  • 一个女佣四个大少全文 少爷们的小女仆

    一个女佣四个大少全文 少爷们的小女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