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老师让我慢点我好久没做了 快进去下边痒死了 啊,不要在墙上顶

作者:热点库 2019-06-29 11:04 我要评论

还是从去年的圣诞节说起吧!那一天许多的学生都送礼物给扎西老师,让这个有点腼腆的老师顿时欢喜地说不出话来,心里却乐融融。一张卡片代表一份童真,一朵花儿代...

  还是从去年的圣诞节说起吧!那一天许多的学生都送礼物给扎西老师,让这个有点腼腆的老师顿时欢喜地说不出话来,心里却乐融融。一张卡片代表一份童真,一朵花儿代表一丝祝福,一个巧克力代表暖暖的爱慕。握着这些礼物,扎西老师决定投桃报李,出钱买了一些零食送给孩子们让他们也甜蜜甜蜜。毕竟是教了五年的孩子们,有感情了。

  在一阵欢呼声里,扎西接到了一个大大的惊喜。一个叫海拉尔的小女孩送给他一个大大的圣诞雪人。这个大雪人虽不是冰雪所铸,但是那轻飘飘的泡沫上面的微笑是大家所不能给予的特别。扎西一边乐呵呵地接过这份礼物,一边连声说谢谢。此刻他的心甜蜜如糖,他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为何傻乎乎地笑。

  这个微笑的圣诞雪人就此在扎西家里住下了,一住就是半年多,在一个显眼的角几上。海拉尔每每经过扎西老师家都会用欣慰的眼神瞅一下那个圣诞雪人,仿佛它在就是扎西对她暖暖的爱抚,更像天空里拂过的一缕白皙的浮云在点缀她的生活。

  然而有一天,这个圣诞雪人不再安安静静地站在那个显眼的角几上,它无影无踪,它不翼而飞了。海拉尔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揉揉眼睛端倪着那个空落落的位子。然,雪人毕竟不在,去了不该去的地方。空落落的位子缓缓起飞种植在海拉尔的心坎里,茁壮了起来。她再也无法平静自己的心情,她很想知道这个可爱的雪人究竟会去了什么地方。或许它被老师安放在了另外的地方了,或许是有点脏了被拿去洗了,更或许是它被送给了别人。最后一个想法一闪而过的那一刻,她的眼眶火辣辣得涌动着什么,不!不是这样的,他不敢相信。

  “师母!我送给老师的圣诞雪人去了哪儿?”海拉尔还是禁不住内心的折磨,来到了师母面前。

  “海拉尔,你送给老师的礼物在这个地方已经住了很长的时间了,你想它是不是在这里住腻味了呢?它去了一个很需要它的地方了,你是不是要恭喜那个雪人呢?”师母的回答很委婉,尽量不惹起海拉尔的烦闷。

  “那个地方会是什么地方?”海拉尔有点不高兴了。

  “小贝若很喜欢这个雪人,她家里很穷,我就送给她了。”师母很想告诉海贝尔,礼物一旦送出就不再属于原来的主人了,原来的主人能有什么权利过问呢?

  海贝尔很任性地走了,朝着小贝若的家里而去。当她踏入了对方的家门之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可爱的雪人正在竹床上躺着。她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嚷着。

  “小贝若,你的雪人哪里来的?”

  小贝若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她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忙用手护着那个雪人恐怕对方抢走。

  “放开你的手,那个雪人是我的。”海贝尔一把夺过雪人扬长而去,留下身后小声说话的小贝若,“雪人是老师给我的,你为何要抢走?”这些话海贝尔没有听见。

  海贝尔夺回了雪人,并不高兴。她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不愉快,她好心好意送给扎西老师的礼物为何要送给小贝若?难道他一点儿也不稀罕吗?哼!我一定要问个水落石出,一定要。

  当这些疑问在扎西老师的面前爆开的那一刻,扎西竟然不知如何对待这个问题。雪人,他何时送给了别人?不是好好地躺在角几上么?他还很不相信地拿着目光去扫视了一番那个位置,真真切切雪人不见了。

  带着这个问题在妻子面前询问,得到了回答是,那个礼物送给了小贝若了,那个礼物到一个爱它的地方不是更好吗?为何要这样在意,难道是海贝尔在你的面前责问了?你可以告诉她,礼物一旦送给了别人就是别人的啦!

  扎西不同意这个论点,但是一时半刻找不到辩驳的方法,只好默然。海贝尔不乐意扎西老师的默然,她一定要老师的一个答复,她不想自己的宝贝礼物就这样无故落入她人之手。

  图书角开放有一个明文规定,图书不可以转借他人,也不可以撕坏,更不可以藏匿,一旦发现将会是很严厉的惩罚的。大家都很遵守这个约定,崭新的书籍都敞开怀抱去拥抱大家的眼睛。

  小畴昔是六零班的学生,学习较好,只是家里比较穷交不起捐赠的书籍。扎西依然让他借书看,多么好的一位老师,小畴昔很敬佩他。

  开学不到几天,图书角里无缘无故得消失了几本好书,扎西很恼火。在课堂上是大发雷霆希望能有学生站起来自动承认错误,图书到他家去了,可惜没有人有这么大的勇气。扎西无奈地摊摊手拿出班费去赔偿那些丢失的书籍,此事不了了之。

  小畴昔心中暗喜,原来书一旦被窃或者毁坏,扎西是奈何不了的。小畴昔很想破坏一两本书,为的是出一口气,被盗书籍事件明明不是他所为,萧林东却指责他盗取了书,并且扬言,畴昔一个穷鬼书买不起,还起了贼心。小畴昔决定从萧林东的书籍开始破坏,将他的书借回家,在上面涂了一个大大的乌龟,还请三年的学生写了五个字个字,乌龟王八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将这本乌龟书放进橱窗,让管理员过目,对方没有发现端倪。小畴昔欢欣,下面一步该是撕书和搞破坏了。

  一日下午放学,学生们都回家了,这里是人去楼空,畴昔和安凯当值日。安凯将垃圾放进垃圾桶登登地下楼去了。他便实施自己的计划,当他将一本《爱的教育》放在脚底下啪啪踩了几脚的同时,他看见了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他顿时心里一阵发毛,不是别人就是安凯——他的死党。他慌忙将脚底下的书拾起来拍拍灰尘。

  “安凯,你不会告密吧!我可是第一次这么做得啊!请你不要告诉扎西老师。”小畴昔低声下气地说。

  “哼!我真为你感到害臊,把那本书给我。”语气锋利如剑刃。

  “别这样安凯,我们毕竟是多年的好朋友啊!念我是初犯,你就当作没看见行不?”小畴昔几乎要哭出来来。

  “给我,快点”安凯的语气更加强硬,并且一把夺过了畴昔手中的那本书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他傻愣愣地面对着墙壁。

  第二天,安凯到扎西老师那儿揭发了毁坏书的这一行为。顿时教室里沸沸扬扬起来,小畴昔在校门口就听见班上的小毛大咧咧的声音。心里一股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完了,完了,真得完了。我的形象啊!我以后再也别想借书了,我要被罚抄课文的,整整十篇课文!他死的心都有了,还有那该死的安凯竟然不顾多年的朋友情分,将我告了,哼!我一定要与你绝交。

  徘徊在校门外的他再也没有勇气走进去,他想等待上课铃,不对,是对待时间停止,他眼里浮现出来的都是一些鄙夷的目光,大家朝他指指点点,吐唾沫。他很后悔毁坏书籍,更加恨安凯。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一个女佣四个大少全文 少爷们的小女仆

    一个女佣四个大少全文 少爷们的小女仆

  • 别对我说谎 爱我却给不了我名分-看秘密

    别对我说谎 爱我却给不了我名分-看秘密

  • 老师帮帮我好吗我想要→啊好深好痛肉污

    老师帮帮我好吗我想要→啊好深好痛肉污

  • 学长别吸奶了_公交车上被人轮流干|杨小

    学长别吸奶了_公交车上被人轮流干|杨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