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第一次痛得哭了起来|一挺身冲破了那层障碍

作者:热点库 2021-02-14 18:25 我要评论

说着,杨修伸手握住了沈冰月红肿的左脚,又从裤子里口袋里摸出一瓶药膏,轻柔的敷在沈冰月红肿的脚踝上。 尽管是小叔子,可沈冰月还是又羞又急,挣脱不了,也就...

说着,杨修伸手握住了沈冰月红肿的左脚,又从裤子里口袋里摸出一瓶药膏,轻柔的敷在沈冰月红肿的脚踝上。

尽管是小叔子,可沈冰月还是又羞又急,挣脱不了,也就任由杨修握着,她的脸滚烫如火烧,如同鸵鸟,把脸埋在被子里。

冰凉的药膏,令沈冰月紧张的心情轻松了一些,心中既是感激,又有少女般的羞涩。

“皮蛋,谢谢你!”

文学

突然间,脑袋埋在被子里的沈冰月吐出五个字。

杨修笑了笑,心情莫名的好了不少。看来,在嫂子的心目中,自己仍然是以前的皮蛋,从未改变。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嫂子,以后有我在,赵垂那个王八犊子不敢再欺负你!”

听到杨修离去的脚步声,沈冰月急忙起身相送,却忘了脚伤,左脚一滑,差点摔倒。

杨修眼疾手快,一把揽住了嫂子的纤纤柳腰,嫂子的前襟依旧敞开,杨修一低头,胸前那丰腴的雪白就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眼前,令杨修呼吸一滞。

沈冰月面颊滚烫,慌忙推开杨修,双臂遮挡在胸前,垂头不语。杨修小腹火热,转移视线,为避免尴尬和嫂子聊起了赵垂的事。

只是说起赵垂,沈冰月就柳眉微蹙,粉脸寒霜,“这个赵垂就是个混蛋,村里的年轻女人都被他欺负过,昨天还……还去了咱隔壁的娟子家……要不是被我发现的早,恐怕……”

说到这里,她就戛然而止,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沈冰月口中的“娟子”名叫王美娟,是他隔壁邻居刘大喇叭的媳妇,长相和身材在群里都是数得着的,不知道让多少人眼馋。只是可惜这刘大喇叭是个短命鬼,让王美娟早早的守了寡。

杨修眼神冰冷,赵垂好色如命,以娟姐的姿色,在刘大喇叭活着的时候,就经常吃娟姐的豆腐,更何况刘大喇叭已经死了。

“几个月前,因为争夺蔬菜大棚的承包权,赵长贵和孙喜贵吵了一架。第二天,孙喜贵的儿子孙二毛在城里就撞断了一条腿。到现在都没有抓到肇事司机,孙二毛一直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其实,村里人都知道,所谓的肇事司机就是赵垂的人!”

说到这里,沈冰月就满脸怒容,美眸中都快喷出火来了,仿佛孙二毛是自己的儿子似的。

说起赵垂,沈冰月滔滔不绝,眉目含怒,这愈加坚定了杨修除掉这一祸害的决心。

嫂子越说越激动,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说给杨修听,惹得他一阵自责。早知道嫂子在村里的处境这么艰难,他早该回来的。不过现在自己回来了,谁也欺负不了嫂子了。

至于赵垂那孙子,迟早弄死他。

对嫂子一番温言相劝,她总算是稳住了情绪,随后回房睡觉了。

折腾一晚上的杨修也累了,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梦里跟大嫂缠绵一夜。

醒来之时,已经晌午。

嫂子早早出门,去地里锄草了,杨修拾起客厅桌上的留言条,只有一句话——修,厨房内有早饭。

杨修胡乱的扒了几口,就骑着家里的二八单杠去镇上办点事。

路过村口的时候,迎面驶来一辆奔驰车,车速很快,眼看就要撞上了,司机猛打方向盘,奔驰车就冲进了路边的池塘内,迅速淹没。

杨修吓了一跳,丢下自行车,一个猛子扎进了池塘,在奔驰车即将沉没之时,一拳砸碎了驾驶室的车窗玻璃,将面色惨白,灌了一肚子水的司机被拽了出来。

司机在岸上大吐苦水,刚刚缓过气,就嚷嚷起来,说是车里还有人,让杨修赶紧去救人。

杨修暗叫倒霉,又转身扎进了池塘内。好在池塘水清澈,凭借着高超的潜水技术,杨修从破碎的驾驶窗口钻进车内,扛着一名已经晕厥过去的女人泅渡上岸。

“苏镇长,你没事吧?”眼看女人昏迷不醒,司机也顾不上自己,急的大喊大叫。

苏镇长?

还没缓过一口气的杨修愣住了,他摆了摆手,说道:“我不姓苏,也不是镇长!”

“我没说你,我说的是她!”司机快急哭了,他是苏镇长的专职司机,若苏镇长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直到此时,杨修才注意到这女人,柳眉杏眼,琼鼻樱口,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湿漉漉的贴在她的身上,将她还算有料的身材完美的凸显出来。

只是,她面色惨白,不断的有污水从口中溢出,出气多,进气少,明显严重缺氧。

“你有手机吗?我要打电话叫救护车!”此时,四下无人,司机不知所措,本能的想叫救护车。

“来不及了!”

杨修深吸一口气,跪在苏镇长的身旁,双手掰开她的嘴巴,开始人工呼吸。

每吹一口气,就有一股污水流出,苏镇长鼓胀的肚子渐渐瘪了下去,可仍没有醒来的迹象。

司机看的目瞪口呆,他不是不知道人工呼吸的办法,只不过,这可是苏镇长,事后被她知道的话……

杨修显然没有这么复杂的心思,这时,他双手叠放在苏镇长高耸的胸脯上,一边在心中默念色即是空,一边有节奏的压胸抢救。

虽然还隔着一层衬衣,但那饱满而富有弹性的手感,还是令杨修魂飞色授,暗呼过瘾。

很快的,苏镇长体内的污水差不多排干净了,她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许多,呼吸也顺畅了。

杨修又在她的人中穴掐了一记,苏镇长终于悠悠转醒。

入眼处,苏文玉分明看到一个猥琐男正一脸邪笑的盯着自己,一只狼爪子还摁在自己的胸前。

她尖叫一声,猛地坐起身,抬手就抽了杨修一记耳光,又捂着胸口,吃力的爬起身,一边跌跌撞撞的逃跑,一边大喊抓流氓。

“苏镇长!”

司机小王担心苏镇长,慌忙起身,小跑着拦住了苏文玉。

看到小王,苏文玉慌乱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她看了看小王,又看了看杨修,似乎明白了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虽然心里明白,苏文玉却要维持领导的尊严,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杏眼圆瞪,喝问小王。

小王悄悄抹了一把冷汗,他很庆幸刚才不是自己人工呼吸,否则就算苏镇长现在不计较,可是过后不久,铁饭碗肯定要丢。

“苏镇长,你误会了……”小王无奈,只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还着重强调了杨修的抢救功劳,听的苏文玉面红耳赤,还不好反驳。

意识到是自己错怪了别人,苏文玉倒也落落大方,转身回去,向杨修表示歉意。

杨修也没想到,这位美女镇长居然肯放低身段主动道歉,尽管左边脸颊还火辣辣的,但他也不觉得吃亏,反正自己刚才已经摸过了。

“这种事情,如果还有的话,我还是会奋不顾身的营救!而且,我也不是贪财的人,重金酬谢什么的就算了……”

杨修嘿嘿一笑,视线掠过苏文玉饱满坚挺的胸脯,心道这妞若是换上比基尼,肯定惹火刺激。

本来,苏文玉很感激杨修舍身相救。可是在听到杨修这番话,察觉到杨修不怀好意的目光,她出奇的没有愤怒,反而又羞又急,狠狠地踩向杨修的脚背。

杨修早有防备,在苏文玉动脚的一瞬间,他就抽身闪开了,跳上二八单杠跑开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鬼使神差的,苏文玉大喊了一句。

相关文章
  •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亚洲女人自熨: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亚洲女人自熨: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 好涨啊要来了用力小说_都市之匹夫的逆

    好涨啊要来了用力小说_都市之匹夫的逆

  • 我被他揉到忍不住了—代罪

    我被他揉到忍不住了—代罪

  •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吸奶头|终极神医陈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吸奶头|终极神医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