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为什么男生都想睡前任|女朋友难受的说想要

作者:热点库 2021-02-14 18:24 我要评论

而结婚的前提是牛蛋和林娴的生育能力没有什么问题,毕竟牛蛋出过车祸,瞎了眼,是个残疾人,万一和林娴结婚以后生不出孩子,那就糟糕了。 所以,王艳梅就想着让...

而结婚的前提是牛蛋和林娴的生育能力没有什么问题,毕竟牛蛋出过车祸,瞎了眼,是个残疾人,万一和林娴结婚以后生不出孩子,那就糟糕了。

所以,王艳梅就想着让牛蛋和林娴先上车、后补票,同了房以后,如果林娴能怀上娃,再让他们去民政局领证结婚。

这些情况王艳梅不止一次对林娴说过,林娴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被王艳梅催促逼迫,她也不会一大早就偷偷溜进厕所检测自己的排卵期。

让林娴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排卵期真的到了……

从王艳梅手里接过那个排卵试纸,看了眼试纸上的那两道红杠,林娴红着脸羞道:“妈,这东西测的不一定准,依我看,不如多试几次,再……”

文学

“谁说的不准?”王艳梅眼睛一瞪,哼道:“你可别想诓我,妈是过来人,你和小欢都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在生孩子这方面,我比你有经验。”

“可是……”

“没有可是,妈这就给你们铺床去,今天晚上你和小牛必须把事情给我办了。”王艳梅根本不给林娴辩驳的机会,话刚说完,转身就走。

林娴整个人愣在那里,呆若木鸡。

其实,林娴和牛蛋从小一起长大,平日里对牛蛋呵护备至,并且一早就知道她和牛蛋订了娃娃亲,从心底而言,她并不排斥和牛蛋结婚生孩子,替林、牛两家延续香火。

可愿意归愿意,真到了这种要提枪上马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紧张和犹豫,毕竟她和牛蛋从小到大都是以姐弟相称,早就习惯了,现在突然让她和牛蛋做夫妻,晚上脱了衣服一起睡觉,还要做那种羞人的事,难免会觉得别扭和尴尬。

最重要的是,牛蛋是个瞎子,从六岁开始就没有见过女人长什么样子,对女人的身体更是一无所知,根本不懂生孩子的流程,即使晚上林娴和他同床共枕,这个觉该怎么睡?

总不能让林娴手把手去教,或者直接扑上去扒牛蛋的衣服吧?

林娴想想就觉得羞臊不堪……

从厕所出来以后,林娴径直去了东屋,那是她的闺房,而此时王艳梅正在里面兴致勃勃的铺床,略微犹豫一下,林娴站在门口问道:“妈,今天晚上让我和小牛同房的事,你对小牛说了吗?”

“还没有。”王艳梅头也不回的应道。

林娴翻了个白眼,嗔声道:“生孩子这种事需要两个人配合才行,就算我愿意,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小牛什么都不懂,而且不知情,这个孩子你让我怎么生?”

听到这话,王艳梅不由一愣。

“也对。”

王艳梅是个过来人,当然知道在生孩子的过程中,男人必须主动冲击才行,她之前只顾着关心林娴的排卵期,却全然把牛蛋的特殊情况给忽略了。

见王艳梅迟疑,林娴趁机说道:“我觉得,让我和小牛同房之前,你最好先把他的思想工作做好,万一到时候他不肯做,或者不会做,那我往后还有什么脸面对他?”

“这……”王艳梅停下手里的动作,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笑道:“这个你尽管放心,就算小牛他不懂,不是还有我嘛。”

“你?”林娴瞪大了眼睛。

王艳梅点点头,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你们两个都是第一次,没啥经验,如果实在不行,妈今天晚上就站在旁边盯着,反正小牛的眼瞎,看不见我。”

林娴的眼皮一翻,无语了。

稍微顿了一下,王艳梅接着说道:“和女人睡觉是男人的天性,一回生,两回熟,你要是担心小牛不愿意,下午下班以后,就顺道去镇上的药店买点儿药回来,妈听说那种药管用的很,让男人吃下去,想不和女人生孩子都不行……”

牛蛋敲着竹杆来到邻居孙雪娥家,全然不知王艳梅和林娴正在家里商量今天晚上的事,甚至连床都铺好了。

孙雪娥家的大门敞开着,牛蛋摸索着走进院子里,喊道:“雪娥嫂子,你在家吗?”

“在呢。”孙雪娥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是小牛吧?嫂子在洗澡,马上就好,你先在堂屋呆一会儿。”

“好。”

牛蛋跟着孙雪娥学习按摩已经快半年了,经常来找孙雪娥,所以对孙雪娥家的布局十分熟悉,即使眼睛看不见,也像在自己家一样,轻车熟路,脚步不停的就走进了堂屋。

农村的房子结构比较简单,正门这间是堂屋,相当于客厅,两边各有一个套间,是卧室。

孙雪娥只比牛蛋大五岁,刚满23,两年前嫁到杏花村,这两年的时间里一直没能怀上娃,她和丈夫吴大壮住在东边的卧室,西屋也就空了出来,于是她在西屋装了一个热水器,当成浴室来用。

淅沥沥的流水声就是从西屋传出来的……

牛蛋的眼睛虽然看不见,可是听力却比一般人要好,他耳根子一动,隐约听见流水声中似乎还夹杂着一阵阵粗重的呼吸声,若有若无。

一听就知道是孙雪娥的声音。

不过,那声音听起来十分压抑,就好像孙雪娥故意忍着、不想被牛蛋听见似的。

“雪娥嫂子,是你在叫吗?”牛蛋傻乎乎的问道:“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

“没、没有。”

细弱的声音戛然而止,孙雪娥慌乱应道。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伴随着吱呀一声轻响,西屋的门被人推开,孙雪娥从里面走了出来,牛蛋闻声笑道:“雪娥嫂子洗完了?”

“嗯。”

孙雪娥点点头,大步走向东边的卧室。

“什么味道?真香……”牛蛋的鼻翼掀动,突然嗅到一股醉人的芳香从身前飘过,淡淡的,闻起来特别舒服。

孙雪娥的脚步一顿,扭头看了牛蛋两眼,俏脸刷的就是一阵绯红,赶紧加快了脚步。

亏得牛蛋是个瞎子,只能闻到身边的味道,却看不见眼前的画面,要不然,眼前这一幕非让他激动的流鼻血不可。

殊不知,孙雪娥没想到牛蛋今天会这么早过来找她,所以刚才在东边的卧室脱了衣服以后,她是光着身子去西屋洗的澡,西屋里面根本没有可以替换的衣服。

也就是说,孙雪娥现在是光着身子从牛蛋跟前大摇大摆走过去的。

如果牛蛋的眼睛能看见,和刚才听到的粗重呼吸声联系在一起,也许就能明白这其中的奥妙了。

“小牛,嫂子准备好了,你进来吧。”

孙雪娥来到东边的卧室以后,匆匆穿上衣服,然后冲着牛蛋喊道。

“嗯。”

牛蛋没有多想,摸索着进了东边的卧室。

卧室里面有床,以前都是牛蛋趴在床上,孙雪娥一边给他做按摩,一边给他讲解人体的穴位,让他亲身感受通过不同力度、按压不同穴位所带来的刺激。

人体的穴位众多,按压的轻重有别,是个技术活儿,即使对正常人而言,也需要长时间的记忆和练习,更何况牛蛋这样一个眼睛看不见的瞎子?

这半年来,牛蛋一直在努力记住那些穴位的位置,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在自己身上按来按去,却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练过手。

“小牛,你跟着嫂子学按摩的时间也不短了,嫂子的能力有限,该教的东西都教了,你觉得,你学的怎么样?”牛蛋走进卧室以后,正准备像往常一样脱了鞋、趴到床上享受孙雪娥的按摩,可是孙雪娥却突然抓住他的胳膊,冷不丁问道。

“啊?”

牛蛋立时一怔,有些惊慌道:“雪娥嫂子这么说,是不想再教我了吗?”

其实牛蛋心里很清楚,孙雪娥是见他可怜,才免费教他按摩,可是孙雪娥的丈夫吴大壮却不一样,吴大壮是个为利是图的赌鬼,见钱眼开,一天到晚在外面赌博,之前好几次,吴大壮都追着牛蛋要学费,甚至去找过王艳梅和林娴。

相关文章
  •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我被他揉到忍不住了—代罪

    我被他揉到忍不住了—代罪

  • 亚洲女人自熨: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亚洲女人自熨: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吸奶头|终极神医陈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吸奶头|终极神医陈

  • 好涨啊要来了用力小说_都市之匹夫的逆

    好涨啊要来了用力小说_都市之匹夫的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