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污污的小说在下面塞东西|啊水真多轻点好痛h文

作者:热点库 2021-02-14 18:23 我要评论

为什么说一个小小的道观,竟然会名声这么响? 三清观里住着一个神医,据说风水看相,阴阳调理,治病救人,无所不能,相传那里面的老道士得到了药王孙思邈的传承...

为什么说一个小小的道观,竟然会名声这么响?

三清观里住着一个神医,据说风水看相,阴阳调理,治病救人,无所不能,相传那里面的老道士得到了药王孙思邈的传承,能炼出长生不老药。

传说归传说,谁也没有见过这位神医的真容。

许多年前,这位神医派人在山下贴出告示,自己命不久矣,将收一位徒弟,传自己毕生所学。许多家长把孩子送上山学艺,为期一年的考核期。

一年之后,神医只留下了一个孤儿。而那些下山的孩子,摇身一变,竟然都成了神医,小小年纪,便能识药千味。当年的孩子,现在混的最好的已经成为了京都名医,问诊费高达百万。

文学

所谓的京都名医才只是当年被淘汰的孩子,那眼前这个得到神医真传的少年,要强成个什么样子?

“小神医,这美女还有第三种病呢?别吊着大家的胃口啊。”有好事者起哄道。

周天话到嘴边,“这……”

“什么小神医?就是丫骗子,少装神弄鬼了,我才没有那种病。”

女人一下情绪失控,小声抽泣起来,因为她一直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但是不敢去医院检查,现在听着中南山小道士的口气,自己恐怕真患上了那种绝症。

但是这种病,在大庭广众之下,就算真得了艾滋病,美女也不敢承认啊。

周天则在自己的腋下慢慢搓出来一个黑球,笑着说道:“我这可是受了日月精华的灵药,对你的病很有效果。”

美女嫌弃的看了一眼,怒骂道:“就知道你根本不懂医术,真是信了你的邪了,让我吃你身上的污垢,不可能!”

听到美女这么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周天不再说话。

老头子临走之前告诉他,治病讲究一个缘分,你跟病人的缘分还没到,不能强求。

“对了,姑娘,还有你的乳腺增生,不用开刀,不用治病,我给你揉几下,马上就能痊愈需要吗?”周天又补充道。

揉胸?

女人原本听吃瓜群众议论,还真以为这小子能有什么本事,现在看来,跟那些上自己的臭男人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神经病!“

她大骂一句,移动到了另外一个车厢,躲离周天。

“我叫周天,你想活的话,可以到江北找我。”他还是给美女留下了一个活的机会。

很快。

车厢恢复了平静,离到江北还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周天手臂扶在一个座椅上,把从道观里带来的布包放在地上。

刚才那位少妇又跟在后面搭话道:“先生,我家是郓城的,离中南山不远。算起来咱们还是老乡哩。”

她身旁的孩子才两三岁,懂事安静,不吵不闹,眼睛望着窗外。而这位少妇,身材浑圆,皮肤白皙,看起来像是少太太,保养的非常好。

“那您这是要往哪去呢?”周天跟着问道。

“去江北,我老公在那里上班。这次我跟孩子是回郓城老家探亲。”

“哦!”

周天向来是不习惯这样的闲聊。

哪少妇马上轻声问道:“先生,我总感觉自己想吐,头发晕,身上提不起力气,您看我会不会得了什么病?”

周天看了少妇面相,脸色红润,眉头显出喜色,不像是患病之人。

他眉头皱了一下。

“方便帮您把一下脉吗?”

“嗯。”

那少妇伸出一只洁白的手臂,放在身旁的箱子上,周天右手轻点了一下,脉象稳平,只是……

周天惊讶的问道:“身旁这孩子是您的吗?”

“是啊,我自己生的,我怎么会不知道。”

“恭喜太太,您这是有喜了。”

“什么意思?”那少妇一怔。

“就是听您的脉象,您这是怀孕了。”

“啊!”

女人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周天顿了一下,继续问道。

“请问您都怀孕了,而且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为何脉象显示,您还是一个处女?”

初女还能怀孕?

旁边的让人不禁嗤笑道。

这小神医真会说胡说,初女表示连云雨之事都没行的女孩,又怎么可能会怀孕?况且坐着的还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

“什么神医啊,这不是瞎扯吗?”

“就是,就是,看来中南山上的老先生,教出来一个神经病。”

“没准那老先生自己就是一个神经病。”

原本周天也一脸懵逼中,那妇女面色红润,下面紧致有膜,分明都表现在脉象中,难道自己误诊了?

不可能!

他不会对自己的医术产生半点怀疑。

对于那个耻笑老头子的人,周天上前提起他的衣领,沉声道:“你刚刚说什么?”

那年轻人不以为意,目光毒辣,继续嘲讽道:“凭你这体格,也想跟我打?听清楚了,我说你是个小神经病,山上那老头是个老神经病,你们就是两个傻逼!”

“轰——”

周天竟然只手抬起那年轻人,再狠狠摔在地上。

“辱我可以,辱我师不行!”

那年轻人顿时吓得一惊。

“对不起,对不起,鄙人有眼不识泰山,高人求放过。”

“滚!”

周天低吼一声,磅礴有力。

他转过身来,继续轻声问道:“太太,你方便说这是什么原因吗?我觉得自己的医术不会错,你有喜了,并且还是初女。”

那中年妇女泛着红晕,害羞的低下了头。

“不瞒小神医说,我丈夫有那方便的癖好,加上生完孩子,下面松弛了很多,所以……就去医院补了一下膜。”

“哦,难怪如此。”

周天一下愣住了,没想到山上数十载,外面的医学发展也很发达嘛。这个医术,老头子可没教给他。殊不知女人那地方,还能补回去,这样看来,风尘女子洗白,找个老实人嫁了,不再是什么段子,而是真切可以实现的。

唉,又有一大批老实人要遭殃了。

忽然。

车厢广播里传出来一个声音。

“下面紧急播送一条消息,8号车厢里面一位病人突发急病,如果车上有医护人员,请尽快到8号车厢。祝您旅途愉快!”

医者仁心,周天准备赶去救人。

少妇塞给她一个卡片,笑着说道:“这是我的名片,在江北遇到什么事,可以过来找我。”

周天看了一下,上面写了名字,张雪萍,地址在云水别墅3栋。

“好的!”

周天接过卡片,一个箭步冲了出去,穿过拥挤的人群。

“不好意思,让让道,我要赶去救人。”

八号车厢是卧铺,和周天的5号车厢站票,中间隔了三节车厢,尽管他很快的赶了过去,等他到的时候,已经有一位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

“你好,我叫齐成,是江北中心医院的科室主任,可以让我看看病人吗?”

“齐主任,您可一定得救救我们家的二小姐,她要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们这些人都活不了。”

面前站着一个年近五旬的老者,一脸担心焦灼。

其他车厢挤得跟沙丁鱼罐头一样,这节车厢只有寥寥几个人,在一张白色杯子的卧铺上,一个女孩正躺着,昏迷不醒,脸色泛红,像是发着高烧。

周天细细打量,发现这个女孩长相自然,宛若仙女,皮肤像是剥开的荔枝,洁白细滑,看着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

除了科室主任,很快8号车厢门口围过来一大群人,其中有的是医学院的学生,懂点急救常识,大部分纯属过来凑热闹的。

其中一个人认出来了齐主任,兴奋的大叫道:“齐教授!那不是咱们江北医学院的名誉院士吗?喂,齐教授,我还上过您的课呢。”

齐成笑了笑,并不打算理睬这个学生。

周天站在一旁嘟哝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没礼貌!”

话刚说出口,立马遭到了无数的白眼。

“你算个什么东西,齐成教授也是你能说的?”

“齐教授为医学学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没有他,江北的医学发展至少还要倒退五年。”

“齐主任在中心医院,那医术,堪比京都的天才小神医鬼未。”

周天心里暗暗冷笑道。

当年在中南山,鬼未资质不如自己十分之一,如今却在山下获得如此大的名望,真是凡间无名医,治病找阎王。

齐成从随从那里拿出一个药箱,里面装着许多非常专业的急救器材和药物。

”放心,看面相,小姐得的不是什么大病,应该没什么大碍。您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齐成拿出一个听诊器,在二小姐的心脏位置听了一圈,若有所思,转而眉头舒展开来,从药箱里面取出一盒药。

“二小姐只是因为旅途劳累,加上昨夜天气阴凉,恐是着了凉。我开点感冒药给二小姐吃下去,片刻便能痊愈。”

“真是有劳先生了,如果二小姐的病能好,白家定会好好报答先生的。”

白家?

听到管家说出这两个字,中年人一惊。

“请问你们是哪个白家?”

“江北白家。”管家倨傲的回答道。

齐成闻后大惊。

这白家可是江北第一大家族,名望之高,影响力之广,非一般富贵家庭所能比肩。而且白老爷子最疼爱的便是那乖巧可爱,端庄大方的二小姐,白凝柔。

围在车厢旁边的吃瓜群众更是议论纷纷。

“真没想到,能在这节小小的车厢里,偶遇白家二小姐,她可是江北医学院的校花啊。”

“听说白凝柔每年劳动节都会去中南山那里的敬老院做义工,而那里通往江北的唯一交通工具就是火车。”

“齐教授真是好运气,救活了白家二小姐,没准白老爷子一高兴,靠白家的势力,捧齐成变成江北中心医院的院长,对白家来说,易如反掌。”

周天则瞳孔收缩,隔了数十米,他隐隐觉得白凝柔身上透出一股寒气,寒毒正在侵蚀身体,把她整个人都要冰冻起来。

“慢着!”他大声叫道。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子正靠在两节车厢之间。

周天慢慢靠近白凝柔,白家的两个保镖挡在他的面前。

相关文章
  •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我被他揉到忍不住了—代罪

    我被他揉到忍不住了—代罪

  •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吸奶头|终极神医陈

    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吸奶头|终极神医陈

  • 亚洲女人自熨: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亚洲女人自熨: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 好涨啊要来了用力小说_都市之匹夫的逆

    好涨啊要来了用力小说_都市之匹夫的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