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男朋友下面有珠子|公车上把腿张开点

作者:热点库 2020-02-26 10:06 我要评论

我问她傻乐什么?她说:“我得感谢陆雅,给我送来这么好的宝贝,把你电话告诉我。” 我警惕地问:“你要干什么?” “治病啊,我的病就承包给你了。”她的眼睛灼...

我问她傻乐什么?她说:“我得感谢陆雅,给我送来这么好的宝贝,把你电话告诉我。”

我警惕地问:“你要干什么?”

“治病啊,我的病就承包给你了。”她的眼睛灼灼的,像大灰狼守着小白兔那样的看着我,我不禁打个寒颤,这娘们儿恐怕得把我吃得骨渣不剩。

她还告诉我:“演艺圈,不少女星,因为生活没有规律,或多或少都有病,但是,她们又是公众人物,不敢去医院,生怕被人发现。以后,我就把你介绍给她们。”

我真没想到,我这一次竟然还能开辟一个新的市场,想到那些女星,我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天亮的时候,我就要离开了,我穿上衣服之后,她又把我喊停了,我以为她要反悔,谁知她又给我写了一个支票,这次还是五十万。

靠,这个钱肯定是买我这一宿的,我有点难为情了,心里有点自责。

临走,她竟然恋恋不舍,抱着我又亲了一回。

文学

手里拿着这一百万,想想这一夜的经历,我自信满满的。看来,人得找对自己的领域,以前,我有病了,是哥嫂照顾我,成为别人呵护下的弱者,结果就整天窝在家里,混吃等死。

可是,这次陆雅让我出来治病,我就感觉自己像神灵附体了,以前学的东西全都冒出来了,做事也胆大了。

想到这些,我自信了,也有底气了,以后,我能养活得了嫂子和侄子。

来到地下车库,陆雅早早等在那里,林墨秋径直向她走去。

林墨秋在距离陆雅有段距离的地方,停住了脚步,两个人似乎没有什么都多说的,林墨秋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如果治疗效果好的话,以后再联系你。”

这个家伙居然说这话,和刚才跟我说的竟然不一样,我估计可能是想以后跟我私下来往的缘故。

我上了陆雅的车,然后陆雅就把车开出了这个别墅,我发现陆雅有些憔悴。

这一路上,陆雅不住地打量我,半晌问道:“昨天晚上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啊?你走了之后,我就开始给她做针灸,又做了熏蒸。”我胡诌八扯地说着。

陆雅转头在我身上闻了闻,道:“告诉你,哈,这个女人不能招惹。”

“她是谁啊?”

“一个戏子而已,跟了个老头儿,结果总是怀不上孩子,那老头儿就嫌弃她了,在外面又找了一个,准备逼着她离婚呢。”

“哦,昨天给她做到一半的时候,一个保镖告诉她,说是老板回来了,带了个女的回来,她就出去了,回来就不太高兴。”

“哼,有她受的,现在看着人五人六的,等人家小三把孩子生下来,就该把他撵走了。”

“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陆雅这么幸灾乐祸,我有点不舒服,毕竟这是第一个和我发生那事的女人。

“你昨天没做什么越格的事吧?”陆雅突然脸上一阴,我给吓了一跳,不由得赶紧道:“没有啊,没哟啊。”

妈的,这个女人真是可怕,说翻脸就翻脸。

“哈哈哈,瞧你吓的,没有最好。”陆雅说着,竟然把车停下了。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就琢磨着,是不是自己哪个地方露馅儿了?

“真的没有?”陆雅阴测测地问道。

“没有啊!我咋的了?”我脑门子冒汗了。

“那你脸上怎么有个唇印儿呢?”说着,这个家伙就用手指点着我的脑门儿。

“这跟我没关系啊,她早晨感觉到没那么难受了,就高兴了,就这么亲了我一下。”我迅速地编着谎话。

“嗯,就算你过关了。”陆雅重新启动了车子。

我可给吓出了一身冷汗,其实我也用不着这么怕她,不过就是,以后要在人家手下混饭吃。

“把那擦了,回去让你嫂子见了,又该难受了。”陆雅不咸不淡地说着。

我赶紧把那个地方擦了擦,心里暗暗骂林墨秋,这个家伙这是诚心的,故意给我留这么个印,就是要让陆雅看到。

刚才听陆雅那种幸灾乐祸的语气,就知道了,两个人关系不是很好。

这女人啊,要小心,真是处处是陷阱。

忽然,我想起了一个事,我赶紧把那个诊费拿了出来,交给了陆雅。

陆雅拿过那个支票,一时间竟然愣住了,她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支票,半晌才道:“这么多?你确定你跟她没事?”

“你不是说,我不能用手之外的地方碰她吗?要是碰了,她还能放我走?”我装痴卖傻。

“那怎么这么多呢?”陆雅吃惊地问。

“多少啊?我也不知道,反正,昨天我给她做了针灸,又做了别的,她就特别高兴,直说总算能睡个好觉了。”

“这是五十万呢,乖乖,这回你发财了,喏,给你的。”陆雅突然有些淡漠。

“这不好吧,我现在是康复中心的员工,代表的是康复中心出诊,凡事都要有个规矩,我要是这么自己拿着了,以后别人怎么办?还是上交吧,中心入了库,怎么分成也好,奖励也好,我拿得也踏实,对不对?”

这不是我故作姿态,我还真就这么想的,当然,我兜里的五十万,是另外一码事,那不是治疗的诊费,是什么,我就不丢人了。

我的话出乎陆雅的意外,她以为我家这么穷,我可能就顺手装了起来,毕竟我现在还没正式上班。

她愣愣地盯着我,半晌问道:“乐子,你真是这么想的?”

“我不是这么想的,我能这么说吗?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对不对?你跟我嫂子好归好,咱们内部人更得带头遵守规章制度,对不对?”我的自信来了,所以说话也顺畅。

“乐子,行!我没看错你。好,那这样,诊费我先收着,回头,我让财务把奖金发给你,还有提成一块。”

“那我就谢谢陆总了。”我心里高兴,也学会油嘴滑舌了。

“那你怎么个谢法?”陆雅又开始盯着我了。

“怎么谢都行,请你吃饭也行,送你给礼品也行。”我很是大方。

“乐子,想不到,你的医术这么高,以前真是白瞎了,我就等你去我那里呢,希望你能好好地帮我一下,现在真有些累。”

我也不知道她说得累是怎么回事,就瞎答应。

陆雅居然这么高看我。

说实话,我真心感谢陆雅,是她开发了我,发现了我,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要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行。

但是此刻,我还是故作痛苦,嚎叫道:“嗨,万恶的资本家啊。”

陆雅嫣然一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发现陆雅好像满腹心事,笑起来也是很勉强的那种笑,这跟她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不符。

到了家门口,却看到嫂子站在院子里,栖栖遑遑地张望,等车子停下来,嫂子看清了我,神色立即松弛下来,脸上也有了笑容。

这是一种只有亲人才有的那种关切,我的心里立即一股暖流涌上来。

说真的,无论是陆雅,还是林墨秋,各取所需还行,要是真的娶回家过日子,还得是嫂子,朴实温厚,是过日子的人,是相陪到老的依靠。

陆雅一下车,就张扬地喊道:“晏红,我把咱们的双料大师给你领回来了。”

“什么大师!还不是因为你给了他机会!”嫂子的心里有个内外的区分。

“可别这么说,你是没看到,乐子在治病的时候,那种霸气,把那个小贱人,小泼妇收拾得卑服的。”

看来,陆雅兴奋点在于,我昨天把林墨秋的气焰打了下去。

嫂子听陆雅这么说,脸上就现出了兴奋的神情,那是一种真心为我高兴的神情。

嫂子看我下车,就过来搀扶我,谁知道,我下意识地一抬头,脚下就踩空了,一下就趴在了嫂子怀里,我的嘴也对上了嫂子的嘴。

我一下感受到了嫂子的甘甜,同时,嫂子的胸前也顶在了我身上,弄得嫂子一下红了脸。

我也不好意思了,赶紧从嫂子身上站直,也不等嫂子搀我,就拿着导盲杖往屋里去。

进了屋子,陆雅就开始给嫂子讲昨天的事,说我怎么怎么用手一搭,就知道了对方的病。

说林墨秋开始怎么傲慢,结果被我震慑的没了脾气。

嫂子听得两眼放光,她似乎是听不够,总是想方设法地询问,当时的细节,然后开心地笑起来。

嫂子看我的眼神格外温柔,我就格外自豪,对嫂子说:“放心吧,嫂子,你以后不用再那么累了,我以后一定会照顾好你。”

陆雅对嫂子说道:“晏红,听到乐子说什么了没?还不表态?”

嫂子脸上一红,啐了她一口,就出去了。

陆雅待了一会儿,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她走了后,我有心把五十万全都交给嫂子,但是,我想到了,今天上午,把五十万交给陆雅的时候,她那种不安,那种疑虑,我就没敢轻易拿出来,我担心把嫂子吓坏了。

我只好出去,到了一个较为远的银行储蓄点,我把支票办成了我自己的,又办了一张卡,随后取出来了2000块钱,回到家,正好嫂子做好了午饭。

我把2000块钱交给了嫂子,我说:“诊费给了陆雅了,等着康复中心会把奖金发给我,这是人家给的小费,不过,这个你别跟陆雅说,因为这不属于诊费,属于小费,不在上交的范畴,可是,陆雅知道了,还是会不高兴。”

嫂子把钱接过来,吃惊地问道:“这么多啊?”

我就笑道:“人家可是有钱呢,陆雅领我去,走得都是专用电梯呢。”

嫂子捧着那钱,我能感觉出来,嫂子的满足,她卖菜,不知道多长时间,才卖出来这么多钱。

有了这笔钱,我们的生活就会宽松很多。

看到嫂子高兴的样子,我自己也高兴了,就坐在桌前开始吃饭。

谁知道嫂子喊了一声:“等一下。”

我不知道嫂子有什么事,就等着,结果嫂子给我拿来了白酒,有些羞涩地说道:“男人在外挣钱辛苦了,你喝点酒。”

你听听,嫂子怎么称呼我?男人。

我的腰杆立即直溜了,我自豪得很,此时,嫂子在我面前,撩起了衣襟,开始给孩子喂奶,那场面真是美得很。

嘴里一喝酒,我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对了,我昨天喝酒,可是有了福利的,我今天为何不利用好这个机会呢?

于是,我就故意多喝了一杯,然后,我都没回自己的屋子,直接就躺在了嫂子的床上,我装着醉了,嘴里还胡说八道,不一会儿,我就打起了齁声。

十多分钟后,屋里没了声音,我听到嫂子呼吸的声音,她蹑手蹑脚来到我跟前,然后开始轻声招呼我:“乐子!乐子……”

我没反应,嫂子又推了推我,当然还是不能反应。

不一会儿,嫂子胆子大了,她去把门插上,然后回来,开始解我的裤带,慢慢地帮我往下褪裤子,她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似乎是紧张得很。

终于,她把我的短裤也褪了下来,然后……我舒服极了,差点哼出来的地步。

终于,那一刻来了,然后嫂子又带着“药”走了……

随后,我真的就睡着了。

陆雅两三天才过来,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过来后,陆雅来带我去了市疾病防控中心,然后在哪里就地做了一个全套流程的检查,包括尿检、抽血化验、x光和胸透等等。

忙活了一早上,我终于拿到了合格证明。

帮我做完体检后,陆雅又走了,我发现她现在真的很忙,而且,总是有一种忧郁,不像过去那么爱说爱笑了。

过了两天,她又把合同带来,让我把合同签了,这份合同的薪资有所变动,在原先谈好的薪资加奖金等,一万的工资条件上,又增加了一万。

我估计是陆雅看到了我的实力,才这样修改的。

不过我也就顺势领了这个好处,因为,我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

接下来,就是准备上班了。

就在上班的头一天,陆雅又来了,嫂子正好做了晚饭,她也坐下来吃饭。

吃着饭,嫂子就跟我说:“明天你去,就能把奖金发了。”

“能有多少钱?”嫂子好奇地问。

“连分成,带奖金,一共是15万吧。”陆雅道。

“啊?那么多?乐子他能赚那么多?”嫂子真是吃惊了。

“当然了,乐子老厉害了,哦,对了,这个事还给忘了,乐子不是会看病吗?你干脆也给你嫂子看看呗。”陆雅大咧咧地说道。

我已经知道嫂子有病,但是我没点破,却被陆雅点破了。

嫂子的脸一下红了,忸怩着说:“什么病啊,我没病。”

“那不行,自己家有这个条件,干嘛不看看,乐子,快给你嫂子号脉。”

既然点到这里了,我就必须看了,再说,只是号脉,怕什么的。

于是,我就伸出手来,嫂子一看都这样了,也伸出了手来,我就开始给嫂子号脉,但是一号脉之下,我就感觉到不对劲儿,脉象不清,难道嫂子是那种病?

我突然害怕了,半晌没说话,可能是我的脸色也不好,弄得陆雅跟嫂子都紧张起来。

她们看着我,问道:“怎么了?“

我不敢说破,只好微笑着,道:“没什么,不过,得做个深度检查,实在不行,嫂子去康复中心拍个片子吧。“

“啊?有那么严重?究竟是哪个方面的问题?“陆雅脸上也很难看。

“可能是卵巢有问题,但是,具体的,我得看过片子。“我凝重地告诉她。

“能不能做个指捡?“陆雅毕竟明白一些。

“能是能,可是,我……“

“可是什么?都啥时候了,你还不好意思?“

陆雅明白了我是怎么回事,就命令道:“现在就检查,别拖!“

嫂子脸色煞白,但是听说,要我给她坚持,说什么也不要。

陆雅火了:“你这是干什么?你要对我们大家负责,知道不?你的健康关系着在座的每一位,当然最重要的,是你的儿子。你不为别人想,还不为你的儿子想?不为乐子想?“

说着,就把嫂子拖了过来。

既然陆雅都把嫂子拖过来了,我也就不在矜持了,赶紧去洗手,为嫂子做检查,那边嫂子在陆雅的威逼下,只好把衣服脱了,然后用衣服盖住了脸。我戴上一次性手套,涂上凡士林,慢慢的伸向嫂子……

相关文章
  •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