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啊轻点插的再深点—嗯|两个手指捏着一直转的玩具

作者:热点库 2020-02-14 11:20 我要评论

这些天她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平时早中餐都做饭给她吃,就连她的衣服内衣裤都是我洗的!现在她喝醉了还是如此。 我真的是羞怒交集,用手过去搂着她,触碰到她紧...

这些天她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平时早中餐都做饭给她吃,就连她的衣服内衣裤都是我洗的!现在她喝醉了还是如此。

我真的是羞怒交集,用手过去搂着她,触碰到她紧致滑腻的小蛮腰的时候,心思却也有些晃动了。

她十分的苗条,身材很好,是有马甲线的性感女人,那身子搂着的时候软软的,柔弱无骨,十分的有感觉。

她身上散发着一种体香和香水混合的味道,还有葡萄酒的香味,这让我闻起来有些沁人心脾,身体的火热又加重了不少。

夏欢是独生女,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爸妈都在国外。表哥来他们家当上门女婿,说好了生了孩子就把父母从国外接回来。可是表哥连碰都没有碰过这个女人就进去了……

和夏欢相处这些日子,我发现她有时候冷冰冰的,脾气还比较火爆,心情好的时候可能和才跟我聊几句。

文学

这时候夏欢一边往房间里面走,一边含糊其辞的说着醉话。说守活寡什么的。

夏欢一边骂着一边在我的搀扶下进了她的卧室。

好不容易才把她搀扶到了床边上,只是看着表嫂倒在床上的那一刻,我瞬间凌乱了!

她原本穿着的低胸装,这时候倒在床上之后,领口开得有点大,我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大半个白腻的酥峰和深深的沟壑……

表嫂倒在床上的时候还轻轻的娇吟了一声,这让我一阵神经都绷紧了,这种声音真的好像是女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而这时候已经则腾出了一身汗,被她这一阵娇吟,腹地之下的火热就更加的火热了!

表嫂的酒劲似乎越来越大了,此时像是个怨妇一样发疯似的在骂着我表哥,旁若无人的开始扯掉自己的衣服,皮夹克被扔到地上,露出平坦的小腹。

“嫂子…别!”

在我震惊之中,嫂子竟然已经扯开了自己的内衣带子,蹭的一声,两团雪白弹了出来,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

二十二年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就这一下看到我都直接愣在原地!

我强忍着腹下的火热,我给她打开了窗户透气,看也没有敢多看,转身逃也似的出了房间。

回到客厅之后依旧无法平静,曾经幻想过很多次表嫂的身体,但从未想过高高在上的嫂子会在我面前这般。鬼使神差的,我拿起嫂子扔在沙发上的丝袜闻了一下,有一股清新的体味和淡淡的香水味。

可是就在我把手伸进裤子那一刹那,表嫂的喊声十分突兀的从房间里传来:“嗯…给我。”

听着她温柔的呢喃声,我心头一阵颤抖,难道表嫂还有什么需求不成?

从门缝里看见她紧闭着双眼,满脸通红,身子不断扭动着,胸口颤动,手竟然放在了自己大腿深处。

我心跳加速,是醒着的还是没醒?

随着动作的加大,嫂子把短裙脱了,那条蕾丝内内也脱了,褪到小腿根部。

只可惜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红唇轻启,嘴里呓语听不大清楚,断断续续听出来点,应该是叫了谁的名字,说爱他,想要,痒难受之类的。

知道她根本就没清醒,我胆子也大了起来,小声喊了句嫂子,见她没动静后我直接进了房间。房间里一股酒味混着女性特有的气味,嫂子的动作越来越大,听着她不断发出诱人的声音,让我浑身燥热难耐。

近距离观察了嫂子的身体,连她身下的床单都被画上了诱人的地图。

然而还不等我做什么,表嫂的手突然将我拉倒在了床上,把我的手放在她那柔软的地方。

“陈平哥…”

我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神色一愣,不是表哥的名字?陈平这家伙是个企业家,还是挺有名气的财经新闻报道的坐客专家。

对方有才华有地位有金钱,样貌年轻帅气,言谈举止风度翩翩,确实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女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男人。

我心里头默念着她的话语,顿时我替表哥感觉到脑袋上绿油油的了。

我带着愤怒,表嫂竟然在想着别的男人,我好想代替表哥惩罚她!他就算进了监狱也不忘让我暂时先照看夏欢,不让她伤心。

我本以为她这阵子整天喝酒是因为表哥而伤心,却不想是在外面勾搭野男人,连喝多做出这种事情都是在想着别的男人。

性格很直的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夏欢迷离着眼睛看着我,似乎是酒劲上来了,更加的动情!

“我和我爸爸妈妈说了,他们让我重新找对象,我不可能等这个废物出监狱了才要孩子的……陈平哥,我和他还没有做过……”

她嘴上无意识的说着,此时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那个市电视财经频道上那个企业家陈平了!

就在我正走神这会儿,一只细腻滑嫩的小手竟然从我的裤头探了进去,一把握住那处。

“好烫…想…”

喝醉的表嫂对着我耳根直喘气,抓住我的小手竟然动了起来…

我这时候且羞且怒且畏惧,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表嫂会摸我,我也不曾想自己会和她倒在一张床上!

而且更过分的是她直接起身了,将她娇柔的身体全部压在我的身上,我一阵紧张,紧张中也带着慌乱,慌乱中带着火热,火热中是一种无法控制自己!

她原本就暴露出来的胸脯这时候整个倒挂在我面前,挤压着我的胸膛,我能看到面前的巨峰在她的挤压下动作下,不断的变形了。

从来没有这样经历的我,一下子身体仿佛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瘫在床上。

反抗?真以为她是我表嫂吗?不反抗?任由她对我那个?

我心里纠结着这个问题,可是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欲望,我起身冲了出去,我想帮表哥报仇,但不是通过这种方式。

虽然我身体上强烈的感官感受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抱住的她的小蛮腰是真的,我亲着她的柔软红唇都是真的,我闻着她魅惑的体香也是是真的……

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吵醒了,迷迷糊糊的起来发现是表嫂在门外吵着!

完了?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开门,郑斌!”表嫂夏欢的声音异常的清冷,和昨晚的她判若两人。

我听到这个声音原本惺忪的睡眼,我不知道表嫂为什么找我,而且声音很凶。着急的起身穿衣服,然后胆战心惊的过去将门口打开了!

我看到了头发凌乱面色怒红的夏欢正站在我面前,她手上提着一双黑色丝袜,直接甩在了我的脸上……

被女人将丝袜直接甩脸上是一种什么感受?

我当时一脸懵逼的看着挂在自己脸上的袜子,来不及仔细感受其中的香味,内心中一阵羞耻和慌张的感觉!

“说,趁着我喝醉你对我做了什么?”夏欢一巴掌就朝我抽了过来。

“我……”

“我什么?你看看这上面的东西,一闻着就知道是你的!”夏欢蛮横说着,全力一脚的踢在了我的大腿上,一副惩罚坏人的冲动。

我当时听到这里就明白了,昨晚上确实半夜起来拿她的丝袜做过坏事,不过好在没发现我在她房间的事。

“我就是自己忍不住……”我豁出去了,直接交代说道。

相关文章
  •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