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乖帮你在那里上药|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

作者:热点库 2020-02-14 11:19 我要评论

“恩恩。”小姑娘点头如捣蒜,大方道:“吸吧,随便吸……”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如果赵三斤再推脱,就难免显得娇情了,他深吸口气,怀着一种大慈大悲的心态,张...

“恩恩。”小姑娘点头如捣蒜,大方道:“吸吧,随便吸……”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如果赵三斤再推脱,就难免显得娇情了,他深吸口气,怀着一种大慈大悲的心态,张开嘴,照着美女腰上的伤口就猛吸下去。

美女的腰很细,腰上的肌肤光滑如玉,软软的,暖暖的……

噗!噗!噗!

一口气接连吸了三口,赵三斤的动作干净利索,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看上去十分娴熟。

“兵哥哥,怎么样了?”小姑娘提心吊胆道。

文学

赵三斤又吸了两口,伸手抹掉嘴角的血迹,笑道:“大部分毒血都被吸出来了,再清理一下里面的残渣,应该没什么大碍。”

“真的?不愧是兵哥哥,太厉害了!”小姑娘大喜道:“残渣要怎么清理?还要继续吸吗?”

“不能再吸了。”

赵三斤摇了摇头,刚才吸出来的毒血已经从黑紫色逐渐变成了正常的红色,再吸的话,万一美女失血过多,到时候恐怕会更麻烦,而且,部分毒液已经扩散到美女身体的其他部位,只靠吸,是吸不干净的。

“那怎么办?”小姑娘皱眉道。

赵三斤站起身,正色道:“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马上送你姐去医院,剩下的事情交给医生处理……”

“第二呢?”

“第二……”赵三斤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略微犹豫片刻,道:“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亲手把你姐体内的毒液清理干净,只是……我清理毒液的方法和别人不太一样……”

听到这话,小姑娘松了口气,笑道:“管他什么方法,只要能救活我姐就行!”

“可是……”

“别可是了,我相信兵哥哥的人品和能力,反正我姐现在昏迷不醒,你怎么折腾她都不知道。”

“……”

赵三斤一阵恶汗,心说,她们两个真的是亲姐妹么?

不是赵三斤娇情,实在是他驱毒的方式太过另类,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保险起见,赵三斤咳嗽一声,凑过去在小姑娘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啊?摸骨驱毒?兵哥哥的意思是,你要在我姐身上摸来摸去,才能把剩下的毒液全部逼出来?”赵三斤的话刚说完,小姑娘顿时惊呼起来,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清澈的眸子里尽是震惊之色。

惊讶归惊讶,喊这么大声干嘛?

赵三斤脸都红了。

没办法,赵三斤学的就是摸骨这门手艺,别人治病靠的是打针吃药,他偏偏凭着那双大手去摸,摸来摸去,顺便揉摆弄捏。

这门手艺是爷爷过世前传给赵三斤的,听爷爷说,这里面的门道很深,精通以后不仅可以通过摸骨治病,还可以摸骨美容,甚至摸骨算命!

赵三斤从十岁开始修习《摸骨诀》,他现在二十岁,足足学了十年,也只是初窥门径,学到一些皮毛,原因是修习这门手艺需要反复练习,通过不断的实践慢慢领悟,而他以前的年龄太小,长大以后又去了部队,根本没有在女人身上实践的机会。

就拿现在来说,美女就躺在赵三斤面前,而且昏迷不醒,想怎么摸就能怎么摸,可是当着人家妹妹的面,让他怎么好意思下手?

“必须要摸吗?”小姑娘犹豫道。

小姑娘虽然不通医理,不懂医术,可是没吃过猪肉,谁还没见过猪跑?电视剧她看的多了,中毒以后用嘴去吸,这是非常常见的急救手段,然而,她却从来没有在哪部电视剧里看到过,用手随便摸几下就能驱毒疗伤的。

赵三斤一眼就看穿了小姑娘的心思,于是尴尬道:“反正你姐现在没什么大碍,依我看,还是赶紧送她去医院吧。”

“不行!”小姑娘摇头道:“我们刚从市里过来,路上要半个多小时,万一耽搁了我姐的病情,留下什么后遗症怎么办?再说,如果现在去医院,我姐还要脱了裤子让别人看,让别人摸,那岂不是亏大了?”

“……”

就在小姑娘左右为难的时候,躺在地上的美女突然皱了皱眉,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声音虚弱道:“阿娇,我……我这是怎么了?”

美女的声音很小,却把赵三斤和小姑娘全都吓了一跳。

“姐,你醒了!”小姑娘愣了片刻,马上扑过去抓住美女的胳膊,激动道:“姐你可算醒了,刚才你被毒蛇咬伤了腰,差点儿就没命了!”

美女神色迷茫,似乎忘记了昏倒前的事,她看了眼赵三斤,疑惑道:“他是?”

“是兵哥哥救了你……”小姑娘指着赵三斤,把事情的经过兴致勃勃的对美女说了一遍,说到赵三斤亲口替美女吸毒那一段的时候,她故意提高了音量,加重了语气,手指一转,指向旁边那滩黑紫色的毒血,声情并茂道:“姐,你是没看见,兵哥哥刚才可厉害了!他扒开你的衬衣和裤子,照着你腰上的伤口就是一阵猛吸,整整吸了五口呢”

“啊?”

美女挣扎着坐起身,低头瞄了眼自己身上略微有些凌乱的衣服,顿时脸都绿了。

事急从权!事急从权啊!

赵三斤突然发现,让这个小姑娘做见证,真是个天大的错误,英雄救美这么高大上的事,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觉得味道怪怪的,好像是赵三斤趁人之危,对美女耍了流氓。

“王八蛋!”

美女明显是误会了,她恶狠狠的瞪了赵三斤一眼,便要站起身。

小姑娘愣了一下,赶紧拦道:“姐,你先别急着乱动,兵哥哥刚才说了,用嘴只能把大部分毒血吸出来,剩下的,必须用手摸才行。”

用嘴吸了人家的腰还不够,还要用手摸?

美女和小姑娘不一样,她的年龄比较大,见多识广,可没那么好糊弄,如果说赵三斤之前替她吸毒是迫不得已,那么,所谓的摸骨疗伤肯定是想借机占她便宜!

“摸个屁!”美女冷斥一声,俏脸一片绯红。

小姑娘吐了下舌头,笑道:“姐,兵哥哥是要摸你的腰,不是摸屁……”

“滚!”

美女羞怒交加,甩开小姑娘的手,试图站起身,可惜她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刚站到一半,小腿一阵发软,整个人失去重心,扑腾一声蹲坐在苞米地上。

“啊呀!”腰上的伤口碰到地面,疼得美女怪叫一声,额头直冒冷汗。

“姐,姐你没事吧?”小姑娘瞬间花容失色。

误会已成,赵三斤清者自清,问心无愧,懒得去解释,而眼前这个美女十分要强,她醒着,再想摸她的腰是不太可能了,于是赵三斤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提议道:“如果你实在不想让我往上面摸,那我摸下面也行,把鞋子脱了,让我给你捏捏脚。”

“捏脚也能驱毒?”小姑娘愣住了。

赵三斤点头道:“应该可以,只是……脚掌距离伤口比较远,恐怕效果没有那么理想。”

“少在这里故弄玄虚,你当我们是三岁的小孩子吗?”美女嗤之以鼻。

而小姑娘却将信将疑道:“姐,摸下脚又不会怀孕,还是让兵哥哥试一下吧,万一他真的行呢?”

“行个屁!”

“你不试,怎么知道我不行?”

赵三斤也是个牛脾气,不让我试?我偏要试!他蹲下身,二话不说就探手抓住美女的左脚,脱掉红色高跟鞋随手扔到一边,然后一只手擒着美女的脚腕,另一只手攀上美女的小脚便是一通狂摸。

“你!你你……臭流氓,快放开我!放开!”美女没想到赵三斤这么强势,软的不行竟然要来硬的,她俏脸飞起一抹羞红,怒骂两声,拼了命的挣扎。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赵三斤象征性的在美女的脚掌上来回摸了两遍,找准穴道,随后手指并剑,在穴道上轻轻一点。

“啊啊!”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美女难以自禁的怪叫起来。

小姑娘担心道:“姐,你感觉怎么样?”

“感觉……”美女瞧了眼小姑娘,又瞪了眼埋头帮她捏脚的赵三斤,嘴巴张开,愣是没能说出口。

不过,美女嘴上不说,心底却掀起一股惊涛骇浪。

不知道什么原因,赵三斤点到美女脚掌上的某个穴道时,刚开始就像被针扎到了一般,疼了一下,而紧接着,一股暖流突然从赵三斤的指缝间涌出,通过那个穴道涌入她的脚掌,并且逆流而上,很快就传遍她的小腿、大腿,汇聚在她腰部的伤口周围,暖流所过之处,犹如专业技师的按摩,别提有多舒服了。

那种舒服的感觉,美女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体验过,她很快就沉醉在其中,放弃挣扎,悄悄享受起来,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不经意间甚至从齿缝中传出一两声撩人的呢喃。

注意到美女的异样,小姑娘奇怪道:“姐,还疼吗?”

“不……不疼了。”美女摇摇头,脸颊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

“怎么样,兵哥哥厉害吧?”小姑娘扬起下巴,得意道:“姐,瞧你这嗨仙嗨死的样子,脸都红了。”

“去你的。”

美女脸如火烧,胸似擂鼓,再次看向赵三斤的时候,眼神变得无比复杂,心说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让他摸摸脚,竟然浑身上下都舒服,腰上的痛意荡然无存,就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似的。

大概过了五分钟,赵三斤才松开手,深吸口气道:“毒液已经清理干净了,等下把这包药涂抹在你姐的伤口上,三天之内应该就能痊愈……”

说着,赵三斤从背后的双肩包里掏出一包药递给小姑娘,起身便走。

小姑娘愣了一下,拦道:“哎,兵哥哥你别走啊。”

“还有事吗?”

“你救了我姐的命,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赵三斤。”

“赵三斤,赵三斤……”小姑娘默念两遍,笑道:“兵哥哥的名字真好听,我叫柳娇娇,我姐叫柳盈盈,给,这是我姐的名片。”

赵三斤接过名片看了两眼,只见上面清楚的写着:江海市柳氏中药有限公司总经理,柳盈盈。

总经理?

赵三斤皱了皱眉,心说怪不得这个叫柳盈盈的美女这么要强,原来是个职场女强人,而且她们姐妹两个都姓柳,柳氏中药应该是她们自家的产业,从这方面来看,她们还是富二代、千金大小姐。

也对,如果不是外来的有钱人,谁开得起宝马x5?

唯一让赵三斤疑惑不解的是,她们无缘无故跑到小山村里来干什么?难道是走亲戚?

愣神间,柳娇娇已经快速替柳盈盈上好了药,柳盈盈试着站起身,可让她郁闷的是,经过刚才赵三斤的摸脚驱毒,她腰上的伤虽然不疼了,浑身的骨头却酥麻不已,根本迈不开脚。

“没想到,世上竟然真有摸骨疗伤这门手艺!”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柳盈盈不相信。

柳盈盈执掌柳氏中药,做的是药材生意,俗话说商人谋利,抬头看了眼赵三斤,她脑海里立刻就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如果把赵三斤摸骨疗伤的手艺和中医药相结合,推向市场,大力宣传之下,肯定能产生巨大的社会效应和经济价值,那样的话,不仅能帮助柳氏中药走出现在的困境,而且对病人、对医学界而言,都大有裨益,属于一举三得!”

这样的念头一经产生,柳盈盈马上打定主意,要尽可能的说服赵三斤,让他跟自己合作。

“赵三斤对吧?”柳盈盈咳嗽一声,放下总经理的架子和骨子里那种高傲的性格,歉然道:“刚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误会你了,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听到这话,赵三斤和柳娇娇对视一眼,全都愣住了。

道歉?

赵三斤强行给柳盈盈捏脚,还以为柳盈盈是想站起来动手打人呢,她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倒是让赵三斤始料未及。

柳娇娇瞪大了眼睛,满脸惊诧,伸手摸了摸柳盈盈的额头,奇怪道:“姐,你该不会被蛇咬了一下腰,结果腰没事,把脑子咬坏了吧?”

赵三斤不了解柳盈盈,可柳娇娇作为她的妹妹,打小和她一起长大,却对她知根知底,平时不管在公司还是在家里,她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女中豪杰,什么时候向别人低头认过错?何况,对方是赵三斤这样一个吸了她的腰、摸了她的脚的陌生人!

“一边去,不关你的事。”柳盈盈嗔斥一声,再次看向赵三斤,并且把右手伸到赵三斤面前,正色道:“我是真心实意向你道歉,希望你相信我的诚意。”

相关文章
  •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