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乖 抬头看我们结合处镜子|我插哭了英语课代表作攵

作者:热点库 2020-02-14 11:19 我要评论

“是,知道”李文龙捏了捏手中的车钥匙,这玩意儿就等于是自己的饭碗啊! 下楼找到二号车,李文龙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检查结果让他对前任司机肃然起敬。 行驶证...

 “是,知道”李文龙捏了捏手中的车钥匙,这玩意儿就等于是自己的饭碗啊!

  下楼找到二号车,李文龙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检查结果让他对前任司机肃然起敬。

  行驶证,手盒的最显眼处,油,慢慢的,机油防冻液也都在最佳位置,制动灯光喇叭等等常识性的东西一切正常,再看看卫生,绝对可以用干净清爽来形容。

  找出保温壶跑到水房打一壶开水,然后又翻找出茶叶盒,发现里面是一些红枣枸杞,李文龙心里暗暗的记下了。

  所有的一切准备好,李文龙开车来到门口的位置候着,时间不长,林雪梅拿着自己的手包下来,李文龙赶紧把车子靠了上去,看看位置,心中忍不住一阵得意,这车子停的,领导伸手就是门把手的位置,两个字,绝了。

  本来,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是,李文龙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停车却是犯了大忌。

  李文龙不知道,他的这个动作放在当年确实是正确的,因为当年他服侍的师首长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而且那几乎是部队军事领导的一贯做法,因为那里视野开阔,适合指挥调度,但是,地方上的领导却是截然不同,他们更喜欢坐后面,尤其是副驾驶后面那个位置,据说,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文学

  侧身打开后门,林雪梅弯腰上车。

  “走吧!”砰的一下带上门之后,林雪梅淡淡的说到,对于李文龙的自作聪明她心里跟明镜似的。

  出师不利,李文龙的手心里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以至于在挂档的时候竟然有些手软,尤其还是第一次驾驭帕萨特这种车型,这对开惯了的他来说实在是别扭至极,总想着把座位再抬高一些。

  屋漏偏逢连阴雨,本来就出师不利,车子上了高速不久又下起了蒙蒙细雨,打开雨刷器,机械的清扫着前车窗上的雨水,李文龙努力适应着车辆。

  终究还是过得硬的连队出来的过得硬的兵,十几公里之后,李文龙已经可以游刃有余掌控方向盘,用他自己的话来讲,这会儿的他已经达到人车合一的境界了,开车,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了,毕竟是跑过戈壁滩的。适应,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处于对自己驾驶技术的绝对信赖,李文龙不时地通过后视镜偷瞧坐在后座上的林副总,她正轻皱眉头抱臂思索着什么。  

  林雪梅一直都是这样,不管谁开车,她从来不会坐到副驾驶座位上。她高傲的让人难以接近。她的美丽和她的事业,注定了她的高度。注定了,一个小小的司机,不可能和她有并肩而坐的机会。  

  她皱眉的样子,很好看。李文龙一直以为,女人笑起来最好看,直到今天见到林副总,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审美错误。  

  后视镜中,林雪梅突然捂住了肚子‘哎呦’了一声。  

  很细微的一声,却牵动了李文龙所有的神经。他关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林总,不舒服?”  

  林雪梅直了直身子,挪动了一下屁股,右手仍然捂在腹部,左手轻盈一挥:“开好你的车,我没事!”  

  李文龙没再多问,因为他怀疑她也许是来了‘那个’。  

  车子继续前行,但林雪梅脸上的痛苦指数,却一再提高。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如果不是特别的痛苦,她是不会表现出来的!李文龙甚至发现,她的脸上竟然疼出了冷汗!在李文龙的潜意识当中,女人即使来了‘那个’,也不至于疼到这种程度吧?因此他推翻了刚才的荒唐猜测,意识到她很可能是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领导身体出现了问题,李文龙自是不敢再炫耀自己的车技,集中思想,双手紧握方向盘,右脚用力踩了一下油门,仪表盘上的指针嗖的一下就到了160的位置上。  

  对于一辆的大众帕萨特来说,跑个二百那都是轻松加愉快的,但是,李文龙没有这么做,安全,在什么情况下那都是第一位的,这是李文龙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车子飞一样的前行,林雪梅脸上的痛苦指数也在不断的升高,这,着实牵动着李文龙的神经线,咬了咬牙,李文龙的右脚又用了一点力:妈  的,今天拼了!

  “找个地方停车”林雪梅眉头紧皱着说到。  

  “林总,这可是高速公路,不是说停就停的”李文龙结结巴巴的说道“要不您再坚持一会,我看看前面有没有服务区什么的。”  

  说什么来什么,不远处的一块指示牌映入李文龙的眼帘,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李文龙的心又陷入了冰窟。  

  最近的服务区还有四十公里,四十公里,黄花菜都凉了,还好,下面还写有一个出口,距离这个地方十四公里。  

  这个地方虽然李文龙从未来过,但是,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能下去就行。  

  车子又飞驰了五六分钟,李文龙将车子速度减下来,一拐方向盘,下了高速,开进旁边一条道上,开着开着,张浩发现这竟然是荒郊野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个人毛都看不到。  

  “这会能停车了吗?”后面的林雪梅虚弱的问道,料想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待到李文龙踩下刹车,林雪梅不顾一切的打开车门,朝荒郊野外狂奔而去……  

    

  林雪梅并没有跑多远,可能是真的来不及了。她在距车子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小土丘,立刻藏在了土丘的后面。  

  荒郊野外的,虽然相距五十米,可那种宣泄的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到了李文龙的耳中。李文龙忍住笑意,掏出香烟,点燃了边抽边等。  

    

  李文龙心想:上天咋就这么眷顾自己,刚刚接触的第一天就给自己创造了这么一个特殊的偶发事件,经过此事后,这林总该如何面对自己?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如此失态,想来应该是第一次吧!  

    

  如果她不在乎也就罢了,如果她属于那种小肚鸡肠的人,那自己以后的日子。想到这,李文龙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唉,头痛啊!  

  看来自己得从今往后加倍小心了,那种日子不好受啊!最好明天就提出不要给她开车了省得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过着非人的生活。  

  李文龙转念又想:“  为什么我要主动辞去这工作,这种事又不是我故意安排的,是她自己身体不舒服造成的好不好?再说了,万一人家局长肚里能行船呢!”  

    

  但李文龙马上有否决了这个想法,心想:没有女人喜欢自己在男人面前受窘,尤其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还是领导,她肯定会把这事深深的记在心底的,说不定就会在以后的工作中给自己小鞋穿,如果真是那样,别说是想凭借着司机这职业搞点外快了,能不能继续在司机班呆下去都是一回事,说不定,她还会千方百计地来想办法让自己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如果真是那样。  

  李文龙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林雪梅放到后座上的手机忽然唱起歌来,是有电话来了,本来李文龙还不想管,任由它自己停下来好了,但手机却百屈不挠的响一个没完没了,李文龙只好改变想法,伸手拿过林雪梅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名字:萧总。

  上班前李文龙曾经做过功课,对分部还有总部的领导做了一定的了解,当然,他的了解也只能是表面上的,无非就是名字跟职务而已,至于其他的,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小司机能够掌握的。

  萧总?难不成真的是集团里面的那个常务副总?这也太离谱了点吧?一个手握重权的常务副总竟然会直接跟一个县里的副总打电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现实不允许李文龙胡思乱想的太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肖总应该就是集团总部的常务副总萧远山,领导的电话自是不能耽搁,李文龙摁下车窗冲土丘那边高声喊道:“林总,电话,萧总的。”  

  等了一会,土丘那边却没有反应。  

  李文龙再次喊道:“是萧总打来的。”  

  这次,土丘那边终于有了反应,林雪梅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不接!”  

  “可它一直在响,都好长时间了。”  李文龙扯着嗓子喊道。

  “不要管它,还有,你不要跟我讲话,我现在。我。”林雪梅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李文龙忍不住笑起来,这林总看上去冷冰冰的,也免不了有小女人的心态啊,也是怕别人看到她的囧事啊!有了林总的这吩咐,李文龙就不再理会那意志坚定的手机,任由它在那里呼天喊地的。  

  闲来无事,李文龙拿出手机找到电子书看起来,正看的爽呢,土丘那边传来林雪梅的喊声:“小李!”  

  “啊”李文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林总,您叫我?”  

  林雪梅的声音低了八度:“我包里有面巾纸,你……你帮我拿一下。”  

  李文龙这才想起,刚刚林雪梅只顾着急冲冲的跑出去了,貌似什么也没有带上,这荒郊野外的,又下着小雨,拿什么擦……擦那什么。  

  李文龙急急火火的拉开林雪梅的包,首先映入眼帘的东西吓了他一跳:上帝,林总的包包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东,难道她时刻准备着做那啥  

  “轰”热血涌上李文龙的脑袋,他甚至在想象林总做那事的样子,别看表面上冷若冰霜,说不定骨子里比谁都火热呢,再联想到刚刚那个电话,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李文龙的脑海中成立,说不定林总这次去市里就是为了跟那个什么萧总约会呢!  

  没来由的一阵嫉妒,李文龙胡乱的扒拉了一阵子,总算找到了一包面巾纸,这个时候,土丘那边又传来林雪梅不耐烦的声音:“小李,找到没有?”  

  此刻的林雪梅,完全忘记了自己包包里的那个东西会被李文龙看到了,一心只想着赶紧擦干净那啥回到车上,这雨虽然下的不大,可是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也不是什么好滋味,更何况,自己还光着那啥呢!  

  李文龙拿上面巾纸下车向土丘走去,走出车子才发现,外面竟然刮起了大风,而且雨点也比刚才密集了,吹打在身上还真有点凉。  

  用力裹了裹外套,李文龙顶着风向土丘方向走,忽然,一个很龌龊的想法涌入李文龙的脑海:这会风这么大,又下着雨,这林雪梅蹲在那里半天了,可怜那身体的某个部位会不会给冻坏了?

  如果看的爽了,麻烦大家收藏下哟!后面的会更爽。

  想到这里,李文龙忍不住哈哈大笑,暗道:自己本来是个老实巴交的人,怎么现在变得这么龌龊了?为什么会有如此卑鄙无耻的坏念头冒出来,止又止不住呢?难道就因为面前的是一位大美女?  

  刚走了几步,不知道是不是林雪梅听到了李文龙的声音,土丘后面传来一声大喝:“站住,别过来,站在那里不许动。”  

  李文龙停下脚步,忍住笑:“林总,您不让我过去,这纸怎么给你?”  

  林雪梅此时哪里还有局长的架子,完全就是一个撒娇的小女孩:“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过来。”  

  李文龙急了,暗骂道:都当了表子了还想立牌坊,包里时时刻刻准备着那什么杜蕾斯,这不明摆着喜欢被人那啥吗?我看看又能怎么了?又不是故意看你的,还不是为了给你送纸?  

相关文章
  •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