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前后撑满啊揉捏哭喊 _上大学时和闺蜜磨豆腐

作者:热点库 2020-11-16 14:30 我要评论

“晓得啦...

“晓得啦!”我用力点头,没想到苏亦涵有如此胆识,这种情况下还能临危不乱,沉着的应对,真是一个不简单的女孩。

“臭傻子,你送上门来找死,必须付出代价。”光头仗着人多,咆哮着冲了过来,抡起棍子,当头砸下。

“死光头!”我一把抓住棍子,顺手夺了,一脚踹飞光头。

不等他们冲过来,抡起棍子冲了过去。

不过,我没下重手,万一闹大了,我估计得进派出所,搞得不好还要蹲班房。

我打的全是大腿和屁股这种肉多的地方,只是皮外伤,不会伤到他们的筋骨。

不到一分钟时间,除了光头是被踹飞的之外,另外七人,包括牛大力在内,全部趴下了。

他们的伤也没这样重,而是怕。要是站着就必须再冲,不想继续挨打,只能倒下去装死。

“臭老虎,你敢偷咋家的牛,黑娃跟你没完。”我犹豫了下,抖手把棍子向二楼射去。

呼啦!

棍子破空飞了出去。

哗啦!

二楼的窗户被砸烂了。

整个别墅,一片死寂。

不仅楼上的王四虎没吱声。躺在地上的牛大力八人,大气都不敢喘了,有的还在发抖,也不敢叫唤了。

苏亦涵也傻了,瞠目结舌的看着我。好像也在发抖,不是太激动了,就是吓着了。

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点怪,除了震惊还有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没法分辨。

“黑娃,你太厉害了。我们去牵牛。”苏亦涵用力吸了口气,拉着我向拴牛的地方跑去。

估计是被我打怕了,居然没人拦我们,楼上的王四虎也没吭声,任由我们把牛牵走了。

很快,我们牵着牛到了门口。

我激动了,没想这样容易就把牛找回来了。

突然,二楼响起了阴冷的声音:

“人和牛,统统的给老子留下。”

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至少我以前没听过。

“黑娃,快走。这个人好像是王四虎的亲弟弟,王四海。听说他练过武术,很厉害。”苏亦涵俏脸变色,拉着我踏上了铁门。

轰隆!

铁门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亦涵姐姐,啥是武术?”我装傻,心里却发怵了,我没傻之前就听人说,王四海在外面是混社会的,是个狠角色。

听了刚才那阴冷的声音,背上冷嗖嗖的直发寒。

“别说了,快走。”苏亦涵松开我,急忙去拍牛。

哞!

母牛叫了起来。

楼上响起了王四虎的声音:

“小海,你再不动手,人和牛都没了。”

一听这声音,我相信了苏亦涵的猜测,楼上的神秘人,应该就是王四海了。

我真的没想到,居然遇上了他。

不过,我反而渴望一战,不管是为了保护嫂子,或是要帮苏亦涵,早晚都要和王四海干上的。

谁更厉害,比划了才知道。

“傻子,你敢踏出别墅半步,海爷就废了你的腿子,扒了苏亦涵的衣服。”楼上响起了王海四霸道的警告。

“黑娃,别理他。”苏亦涵拉着母牛,迅速跨过了铁门。

眼看苏亦涵就要到摩托车旁边了,我松了口气。

呼啦!

这口气还没吐完,我身后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我急忙扭头。

嘭!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了过来,砸中了我的额头。

我额头一阵刺痛,脑子里嗡里一声大响,眼前出现好多妖艳的桃花,片片飞舞。

“亦涵姐姐,好痛……”我抱着头,蹲了下去,脑子越来越昏沉。

“黑娃,你咋啦?”苏亦涵急忙折了回,抓着胳膊将我扶了起来。

“好痛!”我不停的摇着头,眼前的桃花渐渐消失了,眼睛又痛了。

“黑娃,他们是不是用这个打你了?”苏亦涵从地上捡起一块鸡蛋大的鹅卵石。

打中我的,就是那块光溜溜的黑色鹅卵石。

“不知道。”我用力摇头。

“快让亦涵姐姐看看,伤哪儿了?”苏亦涵把石头向楼上扔去,然后紧张的检查了起来。

看来看去,只在我额头上发现了伤痕,破了块皮,正在流血。

我们挨得很近,胸口快贴在一起了。

我一直盯着她的饱满,眼前又出现了桃花。

桃花飞舞之中,我好像看穿了衣服和里衣,看见了包裹在里面的柔嫩。

真的好白啊!跟白玉似的。

确实没嫂子的大,却比嫂子的挺,傲然的耸立着,随着呼吸微微的跳动,幻起了勾魂的白色波涛。

“亦涵姐姐,好白啊!”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喃喃自语着,爪子一痒,真想抓在手里把玩一番。

“黑娃,你嘀咕啥?”苏亦涵温柔的帮我擦去了额头的血迹。

“好痛哦!”我假装叫唤了起来。这一晃动,眼前的桃花消失了,白生生的饱满也没了。

我蒙圈了。

之前的一切,底是幻觉,或是我又有了奇遇,获得了类似透视眼的能力?

我能肯定的是,这绝不是烂大街的透视眼。还从没听过透视眼在透视之前,会出现桃花的。

这一耽搁,王四海和王四虎出来了。

王四海之前偷袭我,目的就是拖住我们。

“王四海,你们王家的人,果然是一群王八蛋。你们偷了黑娃家的牛……”苏亦涵瞪着王四海,破口大骂。

“姓苏的,你闭嘴。什么叫偷?傻子家欠我家的钱,还不上。我爸说了,先用两头牛抵一部分。”王四虎理直气壮的说。

“你们不是王八蛋,是比王八蛋还狠。王大山一把年纪了,以前还当过村支书,说话当放屁啊!明明说好了,雪梅帮你家泡三个月的枣子,钱就不用还了……”苏亦涵愤怒指责。

“姓苏的,你是耳朵有毛病,或是当我们傻啊?天下哪有这样好的事儿,一个臭寡妇泡三个月的枣子,就想抵三万块,白日做梦呢。我呸!”

王四虎呸了一口,刻薄的说,“我爸是说了泡三个月的枣子,不是抵三万块,是三千块。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不收利息,还要差二万七。两头牛抵七千,总的还欠二万。”

“这就是说,你们铁了心要用黑娃家的牛抵债了?”苏亦涵握着粉拳,双颊扭曲,咬牙切齿的瞪着王四虎。

“要是你陪虎爷睡一个月,也能帮傻子家抵债。你这样护着这傻子,真想帮他家,就不要拒绝。”王四虎向苏亦涵胸口抓去。

“睡你妈,狗杂碎!”苏亦涵一嘴巴子抽了过去。

啪!

色迷心窍的王四虎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耳光。

“贱人,你敢打虎爷,老子今天干了你。”王四虎一把抓住苏亦涵的胳膊,用力拽进了怀里。

“黑娃,救我。”苏亦涵一边挣扎,一边尖叫。

“臭老虎,你敢欺负亦涵姐姐,死来。”我一把抓住苏亦涵的胳膊,一拳打了出去。

轰!

伴着惨叫,王四虎飞了出去。

“黑娃,你真厉害。”苏亦涵踉跄着跌进了我怀里。

“亦涵姐姐,别怕,黑娃保护你。”我紧紧搂着她的小蛮腰,名正言顺的掐油。

这不全是占便宜的借口,她的善良和温柔,令我真的很想保护她,更想帮助她。

“哥,让你少玩点女人,就是不听,身子都玩虚了,以后少玩点。”王四海扶起了王四虎。

“小海,不是哥玩女人玩虚了,是这臭傻子,好大的劲,你要小心。”王四虎抹了把汗,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我。

“这种傻子,就是有点蛮力,我一拳就打飞他。”王四海满眼不屑的走了过来,什么都没说,一拳打出。

“黑娃,小心。”苏亦涵急忙退开。

“臭海龟。”我一把抓向拳头。

嘭!

这招不灵了,没抓住,我被打飞了。

cs1a56d6.jpg

“真是个傻子,还想用这招对付海哥,找死。”牛大力急忙爬起来了,幸灾乐祸的嘲笑着。

“海哥威武。”黄毛也爬了起来,恬不知耻的拍王四海的马屁。

“海哥威武。”光头几人全爬了起来,挥舞着拳头,狂乱吆喝。

“黑娃,你咋样,伤着没?”苏亦涵急忙扶起我,紧张的问。

“没!”我用力摇头。跌得不轻,虽然有点痛,却没受伤。

“傻子,跪下,给我哥叩头认错。”王四海霸道的瞪着我。

“傻子,快跪啊!”

“海哥,让他喝你的尿。”

“傻子,跪下求饶。”

牛大力几人疯狂的叫嚣着。

“黑娃,不要。男子汉,宁愿站着死,也不能跪着生。”苏亦涵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用力摇头。

“臭海龟,你过来。”我拉开苏亦涵的小手,傻笑看着王四海。

“不知死活的傻东西,海哥不想和一个傻子计较,你却不识抬举。”王四海冷笑冲了过来,一拳打向我的脸颊。

“黑娃,快躲啊!”苏亦涵吓得大叫。

这瞬间,我眼前又出现桃花了,看见王四海胸口有一个豆子大的红点。

那个红点是任脉上的重要穴位,膻中穴。被桃花放大后有黄豆粒大了。

就是它了。

“臭海龟,死来。”我一手格开来拳,一拳打了出去。

嘭!

这一拳奇快无比,一下就打中了王四海的膻中穴。

伴着痛苦的闷哼,王四海连连后退。

轰!

他连退了七八,还是没站稳,仰摔而倒,砸得地面一阵颤动。

四周一片死寂,牛大力他们连呼吸都停止了,眼珠子快爆了。

“黑娃,你真棒。”苏亦涵尖叫扑了过来,紧紧的抱着我。

这是一个非常给力的熊抱,她饱满的胸脯又紧紧地挨上我了。

真的很舒服。加上少女体香的刺激,我小腹越来越热。

“亦涵姐姐,别怕,黑娃保护你。”我用力搂着她,小腹紧紧的贴在一起,闻着醉人的体香,蹭着小腹,我快醉了。

“黑娃,我们走。”苏亦涵双颊泛红,急忙松开,拉着我向门口走去。

“臭海龟,你敢要黑娃家的牛,黑娃就打你。”我拉着苏亦涵折了回去,踢了王四海几脚。

“傻东西,你敢羞辱海爷,老子饶不了你。”王四海双颊扭曲,不停的挣扎着,就是爬不起来。

膻中穴是要害,没残废就很走运了。

“你再欺负嫂子和亦涵姐姐,黑娃把你打成死老虎。”我一拳打倒王四虎,扫了牛大力几人一眼,拉着苏亦涵,扬场而去。

“黑娃,你好man哦!”苏亦涵满眼温柔的看着我。

“亦涵姐姐,啥子是蛮?”我傻乎乎的看着她。

“就是很厉害哦!”苏亦涵扑哧笑了,支起脚架,推着摩托向坝子边走去。

“亦涵姐姐,等等黑娃。”我牵着牛,赶紧跟了上去。

“黑娃,你这样厉害,以后别放牛了,跟亦涵姐姐当保镖,好不好?”苏亦涵姐推着摩托,和我并肩漫步。

“啥是保镖?”我傻装。

“傻得很,就像刚才那样,有人欺负亦涵姐姐,你就保护我。以后你每天跟着亦涵姐姐,我每个月给你600块,好不好?”苏亦涵温柔的抚着我的头。

“黑娃不知道。”我用力摇头,心里却激动得不要不要的,以后天天跟着她,随时都能占便宜,一个月还有600块,太爽了。

“真是的,和你说这个,全是白说。”苏亦涵一手推车,从裤兜里掏出玫瑰金色的苹果手机,急忙打给嫂子。

她没半点隐瞒,坦率的说了之前的一切经过。

说完之后,开门见山的说了她的想法,要请我当保镖,问嫂子有什么打算。

嫂子那边,好像沉默了,没表态。

“雪梅,黑娃这样厉害,天天让他放牛,太浪费了。村里的情况,你比我清楚,有黑娃帮我,我就不怕王家的人了。他能发挥自己的长处,又能赚钱,挺好的啊。”苏亦涵激动说。

我靠近了一点,能听见嫂子说话的声音:

“亦涵,我知道你的意思。这样一来,黑娃就和王家彻底对立了。王家的人,是不会放过黑娃的。”

“雪梅,你糊涂啊!别开钱和泡枣的事不说,黑娃已经打了王四虎和王四海两人,已经没法善了了。我们只有团结起来,才能真正的打击王家的嚣张气焰。”苏亦涵苦口婆心的说。

“亦涵,不好意思啊!这事儿太大了,我得想想。”嫂子的声音显得很犹豫,一时半会儿是拿不定主意了。

“这样吧!你以后别出去干活了,专门放牛。我每个月给黑娃一千块钱,差不多够你们花销了。你好好考虑下,我等你的消息。”苏亦涵掐了电话。

“亦涵姐姐,你生嫂子的气啦?”我有点小紧张,要是她们两人因为这件事掐起来,我夹在中间最恼火。

“傻黑娃,亦涵姐姐没这样小气呢。再说了,你嫂子说得也对,你是陈家的独苗,要是出了什么乱子,我们都没法向陈家的先人交代。”苏亦涵扑哧笑了,温柔的拍拍我的头。

“亦涵姐姐,要是黑娃不当你的保镖,你会不会生气?”我抓着她的小手,紧张的问。

“当然不会。那你为啥不愿意当亦涵姐姐的保镖?”苏亦涵双颊微红,甩开我的爪子。

“怕嫂子生气。”我傻傻的说。

“傻黑娃,别胡思乱想了。要是你嫂子不同意,亦涵姐姐不会强迫你的。你去放牛吧,我走了。”苏亦涵叹了口气,骑上摩托,绝尘而去。

她真生气了?

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尽头的秀丽身影,我心里浮起一丝淡淡的失落。

这会儿太阳已经很大了。

我找了一个树木多,青草茂密的山坡,把牛放了,它们吃草,我在林子里歇凉。

迷迷糊糊的,我在草地上睡着了。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我到了一片广阔的桃林里。那儿种着许许多多的黑桃,有的黑桃居然有饭碗那样大,桃尖还闪着金光。

我想摘一个尝尝,刚伸出爪子,被人从后面打了一棒,惨叫一声醒了过来。

我睁开眼睛一看,还是躺在之前的草地上。

哞!

牛已经吃饱了,亲昵的偎在一起。

我感觉这一公一母的两头牛,有点像我和嫂子一般,相互依偎,相依为命。

“乖牛儿,别叫。小爷现在就牵你们去泡水。”我拍了拍母牛的脑袋,牵着它们向坡脚走去。

我路过一片茂密的矮树林时,林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放嗲的声音:

“叔,你别猴急嘛!这样不舒服,等里头有水了再进去。”

野战?

我心里一动,赶紧把牛拴好,躬着身子,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

矮树林旁边有一片半人高的狗尾草。声音正是从那儿传出来的。

我摸到狗尾草旁边,蹲下身子扒开了狗尾草,伸长脖子望了过去。

看清草丛里的人,我一下就蒙了。

是张桂兰和王大山。

张桂兰虽在结婚了,男人是个小包头工,经常不回家。她二十六七岁,需求比较大,受不了了找野男人,可以理解。

可她咋会找王大山这种老不死的?就算能硬,估计也弄几不了几下,刚进去就丢了,还不如自己解决。

王大山这老不死的也奇怪,一把年纪了,耍女人就算了,还学年轻人玩新潮,跑到草丛里打野战。

张桂兰不让进,王大山急眼了。

“小妖精,别吊老子胃口。”王大山扒开张桂兰的小手,分开白生生的粉腿,脱了自己的裤子,撅起老屁股压了下去。

“叔,你越来越坏了。”张桂兰吃吃的笑了,一指戳在王大山额头上,圆滚滚的屁股一扭,避开了老家伙的侵略。

“你这个小妖精,成心的吧?”王大山没戳进去,气得直咬牙,一巴掌抽在张桂兰屁股上。

“叔,你好自私哦,只图自己舒服。你现在进去,一会儿就完事了。我就惨喽,刚有感觉。”张桂兰抓起王大山的鸡爪子放进裙子,喘息着按了起来。

“小妖精,我要的东西,弄到了没?”王大山撩起裙子,一只手抓一个,猥琐地笑着,把玩了起来。

咕噜!

好白啊!

我是第一次看见张桂兰的,没想到她的这样白,虽然没嫂子的大,也差不了多少,圆鼓鼓的,在王大山的爪子里不停的变幻着形状。

“叔,这药很贵哦。你真的要?”张桂兰扳开王大山的腿,小手移了下去,抓在手里按了起来。

“老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陆雪梅那个贱人,不识抬举,必须办了她。她吃了药之后,别说是男人,见到公狗也会扑上去。”王山大咬牙切齿的说。

“那行,我已经和别人说好了,你真要,就给个优惠价,3800一颗。你要几颗?”张桂兰脱了裙子铺地草地上。

“先拿两颗,效果好的话,以后用同样的办法收拾苏亦涵那小贱人。毛都没长齐,还要和老子叫板,去他妈的。”王大山阴声说。

“叔,你的事儿,小兰给你弄妥了,我家果园的事?”张桂兰勾住王大山的脑袋,仰起身子放进他嘴里。

“只要药有效,办了陆雪梅那贱人。你家的果园,想包多久就包多久。”王大山依依不舍的松开,霸气的说。

“叔,你真好,让小兰好好的服侍你吧。”张桂兰一把推倒王大山,趴在腿上忙碌了起来。

“小妖精,你还会这个啊!好舒服,用力点。”王大山兴奋得抖了起来,一抚着张桂兰的金色长发,一手揉捏着。

张桂兰趴在草地上,屁股高高的抬了起来,两腿微微分开,正好对着我。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身体阵阵发热,正要扒开裤子松快松快,那里一下就有反应了,一阵乱晃。

我反而蒙圈了。

看着嫂子的没动静,抱着苏亦涵也没感觉,这会儿看了张桂兰的,一下就起来了。

我越来越难受了,准备自己解决。

“小妖精,啊……好厉害哦!”王大山发出了兴奋的叫唤,身子不停的颤抖着,跟打摆子似的。

“叔,舒服吧!你帮了小兰,我不会忘记你的恩情,只要你喜欢,小兰以后经常服侍你。”张桂兰汗流浃背的坐在草地上,抓在手里疯狂的动作着。

跟着手上的动作,身体不停的晃动。白花花的身子,跟着疯狂的跳跃,荡起了勾魂的波涛。

王大山叫唤着,很快就完事了。

“真他妈的舒服啊!小妖精,你把叔伺候舒服了,我帮你来吧。”王大山喘着粗气坐了起来,分开了张桂兰的粉腿。

“叔,别来,我的大姨妈快到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张桂兰抓过王大山的裤衩,胡乱的擦了几下。

我大感失望,赶紧溜了。

张桂兰的手段,让我开了眼。

明明嫌弃王大山老而无用,没法让她满足,假装让他耍,结果几下就给他折腾出来了,没陪上身子,目的也达到了。

这男人的本钱都没有,还耍毛啊!

王大山满面春风的走了,却不见张桂兰出来。

我愣住了。

她说时间不早了,要回去,却不见她的影子。

我又折了回去,发现狗尾草不停的晃动,里面响起了张桂兰的叫唤声。

我急忙扒开狗尾草,伸长脖子望了过去。

她在自己解决。

这女人真狠,咬牙忍着也不给王大山那老不死的,宁愿自己解决。

看着张桂兰的小手不停的动来动去,我一下就兴奋起来了,又不敢乱动。

我灵机一动,从另一个方向跑了进去,装着没看见她,一把扒了裤子,撅着屁股蹲了下去,装作要大便。

我是背对张桂兰的,蹲下的动作很慢,故意让她看见我的。

估计张桂兰真看见了,我刚蹲下身子,她就迫不及待的问:

“傻子,是不是你?”

“啊……桂兰姐,你咋在这儿?”我急忙扭过头,傻傻的问。

“桂兰姐小肚皮痛,正在揉呢!你这个臭东西跑进来,吓了桂兰姐一跳……啊,好痛!黑娃,你手劲大,帮桂兰姐揉几下。”张桂兰撩起裙子,分开了粉腿,直直看着我的小腹。

“黑娃要粑粑。”我傻笑说。

“臭黑娃,桂兰姐痛得难受,按几下就好了。你拉粑粑,等会儿嘛。”张桂兰爬了过来,抓起我的爪子按在小腹上,闭上眼睛,喘息着动作了起来。

好舒服啊!

小腹很柔软,嫩滑滑的,手感很舒服。

张桂兰引导着我的爪子向下面移去……

相关文章
  •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胸前的扣子别挑开玉兔跳了出来|办公室

    胸前的扣子别挑开玉兔跳了出来|办公室

  •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h——性细节描述,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h——性细节描述,

  • 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使劲干啊老师用

    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使劲干啊老师用

  • 欲成欢宝贝腿开点舔|工地被民工轮流上

    欲成欢宝贝腿开点舔|工地被民工轮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