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她撅起肥白大屁股_偷偷爬寡妇的床

作者:热点库 2020-11-16 14:30 我要评论

陈杨的日子就这么过着,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的女人看着陈杨的眼神都火辣辣的,尤其是村子里出名的一个寡妇。 这寡妇年轻的时候可漂亮得紧,是村子里...

陈杨的日子就这么过着,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的女人看着陈杨的眼神都火辣辣的,尤其是村子里出名的一个寡妇。

  这寡妇年轻的时候可漂亮得紧,是村子里有名的闺女,可惜丈夫死得早,如今三十有二,却更加丰满成熟。

  一次陈杨路过她家,这寡妇见四下没人,竟调戏起了陈杨。

  陈杨哪里见过这阵仗,红着脸落荒而逃。

  陈杨回到家里之后,觉得没有面子,左右不是滋味,拉着狗蛋就诉说起来。

  说到为什么拉着狗蛋,其实是有原因的。

  这狗蛋这小子看起来老实,平时没少偷看牛叔跟牛婶做运动。这看还好,这小子还总爱跟陈杨讲,美名美曰为分享,但陈杨知道他这是炫耀,可没办法,陈杨可不懂这方面的问题,只好厚着脸皮请教了。

  “狗蛋啊,你看我这练功多了,下面这玩意就硬的不行,看到漂亮女人,就总感觉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弄出来,挺憋人的。”

  狗蛋一听,哈哈一笑,一改小弟的模样,拍着陈杨的肩膀。

  “陈杨啊,你这是思春!要找人发泄啊!”

  随后竟不知从哪翻出了一本‘小人书’,这小人书一翻开,就见书上两具肉裹裹的身体缠在一起。

  “嘿,你说这女人,怎么看起来这么享受?”陈杨红着耳根问道,狗蛋只是嗯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两人眼珠子在书上停留了好一会,狗蛋才准备回家。

  “别啊,狗蛋,今晚就在这过夜呗。”陈杨搓着手。

  “不行,我妈不许!”这狗蛋可知道这陈杨什么想法,宝贝地收起小人书就逃。

  “哼!不够义气,等老子那个了,一定羡慕死你,还不跟你说什么感觉!”

  陈杨心中不满。

  入夜,陈杨可没心思练功了,一想到那寡妇,想到她胸前的波澜,下身就一阵火热,恨不得咬上一口。

  没办法,实在练不下去了,陈杨只好起床,到田里溜溜。

  这吹吹风

  ,或许能冷静些呢?

  正走出门外呢,突然耳边传来一丝异响,连小黑也听到了,陈杨连忙运功,耳边的声音就清晰了不少。

  “啊~救别…”

  这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陈杨一听,顿觉不对劲,寻着声音的来源奔去。

  来到一片不停摇晃的麦田,入目的情景却让陈杨怒发冲冠。

  就见一个小伙子,正将姑姑压在身下,不顾她的反抗,撕着她的衣服。

  姑姑的嘴被什么东西塞住,只能用喉咙发出唔唔的声音,眼泪都急的流出来了,身上的衣服也被扯得破碎,零星地挂在身上。

  “我操你妈的!”陈杨哪里忍得住,上前一步,硬生生将那人提了起来。

  那小伙子还没反应过来,只觉身体悬空,而后重重摔在一旁的地上!

  将小伙子的身子翻过来仔细一看,陈杨这才看清这人。

  “妈的,杂毛,原来是你!”

  这杂毛陈杨认识,是村里的一个小混混,平时对陈杨就不大服气,其它混混看见陈杨都要叫声哥,只有这狗东西拽!

  陈杨上去就是一拳,直接将这人鼻梁骨都打塌,而后陈杨暗自运气,在他下身点了几处穴道。

  “呵呵,你这狗东西,胆子倒不小,竟敢干这事!还不快滚!”陈杨阴沉着脸。

  那小子见陈杨肯放过他,哪里还敢留在原地,捂着鼻子连滚带爬。

  不过经过陈杨这黑手,他以后估计都只能看着媳妇干瞪眼了。

  将这混混收拾完,陈杨看向姑姑李湘。

  李湘已经站起身子,正拉紧衣服。可那衣服已经被撕坏了,再怎么拉,也掩不住她的身子,白花花的肉裸露在外,让陈杨的小弟弟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陈杨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姑姑李湘。

  “你看什么…”姑姑见陈杨如此大胆,有些嗔怒,但更多的是羞涩。

  “姑姑!”

  陈杨吞了口口水,又想到儿时姑姑对自己的好。

  他抓住姑姑的手不经意地往自己裆部蹭了一下。

  入手的火热让李湘身子一颤。

  “小杨~~~”李湘颤抖了一声,她也是个女人,自从跟丈夫离婚,就再没有做过那事,农村的妇女是很守妇道的。

  为了避嫌,李湘从没有近距离接触过男子。

  “姑姑,我难受。”陈杨心中有股火气,涨得他脸色通红。

  “怎么了,哪里难受!”李湘看陈杨脸色涨红,担心道。

  “我这里难受!姑姑,你帮帮我吧!”陈杨指着下身,说着又拉着她的手,直接覆盖到了小家伙上面。

  李湘的手像后缩了一下,却被陈杨拉住。

  “求你了姑姑,帮帮我!”

  李湘看着陈杨如此难受,心中不忍,雪白的脸泛起红晕,又显得有些羞涩。

  她轻轻叹了口气,终于伸将手伸到陈杨的裤裆里,摸着陈杨的硬东西,让陈杨舒服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陈杨只觉得像有一股电流冲入脑中。

  “好些了吗?”李湘嬷轻轻的问。

  “好,好多了,谢谢姑姑,你真好。”陈杨回答。

  “嘶不要停….”

  李湘伸入陈杨裤裆的手不停地上下套弄着。

  闻着李湘身上散发出来香味,陈杨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把搂住李湘,感受着怀中娇躯的温度,用嘴去亲李湘的脸…

  “别,小杨,我是你姑姑。”李湘挣扎着,左右摇头,不让陈杨得逞。
c87a7z8a1.jpg
  “姑姑,我爱你。”陈杨亲着李湘,带着鼻音说道,一急,用手把住她的头,狠狠的亲住她的嘴。

  入口的感觉,很滑很软,让陈杨感觉好极了,他只觉身体里好像有什么在躁动,身下的东西更是长大了几分

  “啊~”李湘发出一声惊呼,不知不觉间,她的裤子已然被陈杨脱了下来。

 裤子一脱,露出了白花花的两瓣肥臀。

  陈杨咬着李湘的耳朵,李湘的身子一颤,陈杨另一只手覆盖到了李湘的腰肢上,顺势往下滑,揉着李湘的屁股,让李湘禁不住娇喘连连

  心中的火气越来越大,陈杨不顾李湘挣扎,将李湘的身子扳弯,让她弯腰撅着她那大大的屁股,。

  “姑姑,我来了!”

  陈杨裤子一脱,下身的坚挺往李湘屁股一刺,李湘痛叫一道:“错了,插错地方了!”

  陈杨捅了一会,还没进去,身子烫的不行,都快急死了。

  就见得李湘沉默了一会,终于幽幽叹了一口气,看了陈杨一眼,随后抓住陈杨的硬物,往下身塞去。

  “啊~”

  陈杨发出一声呻吟,只觉得自己的硬东西被一片柔软紧密地包住了,湿滑饱满的感觉让陈杨欲罢不能。

  李湘也发出了同样的呻吟。

  随后陈杨便无师自通地在李湘身后抖动着,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刺!

  “啊,姑姑!”陈杨忍不住低吼一声。

  李湘的喉咙里发出不像哭又不像痛的呻吟,让陈杨更加亢奋,他将李湘身子轻轻一推。

  李湘的身体就好像没了骨头一般,软软地扑倒在地上,姿势诱人至极。

  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陈杨,终于发泄完毕,而怀中的李湘早已经昏了过去,下身红肿,无法动弹。

  收拾了一下

  陈杨将李湘抱回家,放到床上,看着她红皙的肌肤,欲火再起,但是陈杨知道李湘已经受不了了,无奈,他也就只好练起功夫来。

  一运气,陈杨只觉一股阴凉的气息在丹田处驻存,他的修为果然提升了不少。

  “那老和尚果然没骗我,难怪说媳妇越多越好呢。”

  陈杨心想,看着床上的姑姑,他忍不住爬上床,用手环住李湘的腰,将自己幻想为李湘的丈夫,躺了上去。

  一夜过后,怀中美人已然消失。

  早起,陈杨感觉空荡荡的被窝,暗叹自己冲动,有些怅然若失。

  打那次之后,陈杨就很久没有见过姑姑李湘了,陈杨知道姑姑是故意避着他,但是他也没办法。

  之后的日子,陈杨是在书中度过的,他看了不少书,在不知不觉间,在那些书的影响下,陈杨心中开始有了野心的种子。

  …

  在农村,男女关系远远不像如今的城市那么随便,在村子里,如果有人出轨或者怎么样,瞬间就能传遍整个村子。

  这不仅归咎于地方小,人多口杂,更体现出男女之事,在农村人观念里的重要性。

  而在泷村,有户人家,在村里算是出了名的。

  “哟,老秦啊,干活呢?”村北一口农田上,李秦正干着活,说起李秦这个人,是村里男人中出了名的勤劳,可是这样,可不是他出名的理由,这说起来,还得感谢他风流的妻子。

  “嗯,是啊。”李秦看着来人,点了点头,想说什么,但是感觉到他们目光之中的揶揄,又闭上了嘴巴。

  打过招呼,那人便离开了,边走还边跟同伴说着什么。

  “你看这李秦,多勤劳?老婆都不用做事了!可下面不行,有吊用吗?”

  “嘿嘿,可不是嘛,听说她那老婆,在外面可是风流得很,那一股子骚劲啊”

  “就是就是,这李秦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娶了这样的女人,还不离婚。”

  “你别说,要是离婚了,更丢脸!”

  …

  一开始,村子里的人都是背地里议论李秦,可是慢慢的,人们见李秦不发作,也都不怎么回避了。

  这天傍晚,陈杨正闲着没事,拉着小黑散步呢。

  “哼,我说你这个臭小子,老是欺负那些羊崽子,能不能人家二黄一样消停点?”陈杨走着,想到早上那被小黑吓得乱窜的几只羊,踢了一下小黑屁股。

  “呜~”小黑呜咽一声,一下跑远,又调皮地转过头,吼了一下陈杨。

  “嘿你个小兔崽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招!”

  陈杨知道这小黑是故意气自己,想让自己追他玩,自从修炼了气功,陈杨的气长得不行,跑起来那叫一个快,于是每天跟这小黑赛跑就成了他的一大乐事。

  “你还跑,我可逮住你了!”奔跑之间,陈杨一个加速,追到了小黑,正要好好蹂躏这小黑一翻,却听得林中一阵‘砰’声。

  走进一看,那人不正是李秦吗?

  “是谁?”男人转过头,一脸凶气。

  “李秦叔?”陈杨看着男人,一愣,他注意到了李秦手上的红肿跟李秦身前那颗树,树身之上,拳痕连连!

  “是你啊,小杨,遛狗呢?”李秦看见是陈杨,面无表情。

  陈杨没有马上回答他,过了一会才开口。

  “哼哼,李秦叔,你这样可是没用的?那树又不是你老婆?”

 “什么!”李秦听得陈杨竟敢如此调侃他,瞬间红了眼,上前就想教训陈杨。

  “你应该很爱你老婆吧?”陈杨见李秦一步步朝他走来,不急不慌道。

  李秦脚步一滞,脸色怒气未消。

  陈杨心中叹了一口气,这李秦,看起来魁梧无比,却是银枪蜡头,说实在,也怪可怜。

  陈杨看得出来这李秦还是爱她的妻子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愤怒。

  想到这里,陈杨动了恻隐之心。

  “怎么样,李秦叔,你要是求我,我可以帮你!”

  “你你能帮我?”李秦脸上满是不相信,他认为陈杨这是害怕挨揍找借口呢。

  “李秦叔,你不信我?”

  陈杨说着,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我可是跟那得道高僧学了不少,村里的传言你应该也听到了,不过既然你不信,也罢…”

  陈杨摆了摆手,作势要走。

  “你真的能帮我?”李秦急了,拉住陈杨的手,脸色涨得通红,竟是流下了泪水。

  一旁的小黑看着李秦,歪了歪头,他可不是人,不知道李秦为啥会哭。

  “可以试试。”“行,那,那你给我治!”

  这李秦倒是直面自己的缺陷,让陈杨有些佩服,按正常情况,男人那事不行,可都是遮遮掩掩的。

  想来这李秦已经憋屈地不行,一刻也忍不了了。

  “给你治可以,但是我有几个要求!”陈杨见李秦答应,道。

  “行!别说一个了,只要能治好我的病,十个百个都成!”李秦道。

  “我的要求不多,我要你向我保证,治好了你的病,你不能去祸害其他女人。”

  “成!”李秦见要求原来这么简单,忙不迭失地答应。

  陈杨说着,用手肘捅了一下李秦的胸膛。

  “这要是治好了,你肯定比一般男人强的多,到时候,你媳妇只能跪着喊不要,就当是她的惩罚吧。”

  李秦一听陈杨解释,忙点头,这会他哪敢想那么远!再三保证之后,陈杨开始了治疗。

  “你盘腿坐在地上,等会要是难受了,你也得挨着!”陈杨嘱咐了一句。

  李秦应了一声后就盘着腿,在陈杨的指导下坐好。

  这坐,可不是一般的坐,一般的坐哪用教啊?这陈杨教李秦的坐,是跌坐!算是一门入门的功夫。

  刚开始那和尚教陈杨坐的时候,差点没把陈杨腿给坐断!

  那叫一个疼啊!

  不过后来陈杨发现,这跌坐对修炼好处可大,也就坚持了下来,而陈杨让李秦跌坐,则是为了让自己的气能在李秦经脉中更好地流动!

  见李秦坐好,陈杨运气,将右手搭在李秦丹田之处,一运功,这李秦就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常人没有经过修炼,经脉大都闭塞,陈杨这算是帮李秦打通小部分经脉,能不痛吗?

  李秦咬着牙,眨了眨眼,示意陈杨他能坚持住。

  陈杨会意,他盘算着将气输入李秦肾脏中,让肾加快运转,这样一来,李秦体内的精子自然多了起来,阳气也就壮了!接着,陈杨还帮李秦疏通了一下他下面堵塞的经脉。

  这身体上的疾病应该就算治愈完毕了。

  整个其实不难,不过陈杨认为,李秦那不行,主要是心理障碍,所以要治本,还得从心理上来!

  “喝!”陈杨搭着李秦小腹的右手猛地一抬,随后只见掌心之处,一股雾气喷出!

  “哇!”这李秦瞪大了眼睛。

  “好了,你的病已经被我拔除,刚才那喷出去的东西就是你的病根!”

  陈杨这么说,当然只是瞎扯的,那雾气其实是陈杨逼出来的自己的手汗,运功蒸发后的效果而已。

  李秦听陈杨这么一说,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好了,你现在是个正常的男人了,太久没运动了,是时候弄一下你的媳妇了!”

  陈杨拍了拍李秦的肩膀,又给他下了一个心理暗示!

  这李秦听陈杨这么说,忙站起身子,果然见下身挺立,他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急急忙忙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这李秦早早就敲陈杨家的门,手里还提着一只大白鹅!

  “哟?您老这是?”陈杨看着李秦红光满面,心里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

  “这陈杨老弟,说来还要多谢你啊。”李秦对陈杨的称呼变了变。

  “不过举手之劳而已。”陈杨笑了笑。

  “怎么样?昨天晚上…”

  听陈杨这么问,李秦又想到了昨晚的疯狂,解气道。

  “老弟,你别说,哈哈,昨晚还真他娘的痛快,那婆娘被我整整搞了一个晚上,爽的不行了,今天估计是起不来床了!

  老弟,你那本事可真是厉害,我看了那么多医生,就你最神!”

  “行了,你就别拍我马屁了,不过你可要记住我对你的要求!”陈杨拍了拍李秦的肩膀,笑了笑。

  “得嘞,那我先去忙,媳妇她今天起不来,我还得替她去赶集呢。”李秦笑了笑,放下这大白鹅就走。

  陈杨看着那眼睛瞪得大大的白鹅,笑着摇了摇头,他也要去赶集呢

  …

  泷村,虽然是附近最大的一个村子,但是村中的经济其实跟其它村子差不多落后。

  诺大的地方,商店只有一个,还东西不全,因此每到固定的日子,陈杨就要到镇上去买东西,而镇子,也有商人在固定的时间集合起来,凑成‘集’

  那时候的东西就比较全,而陈杨也要赶去那,不止买东西,还卖菜。

相关文章
  •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胸前的扣子别挑开玉兔跳了出来|办公室

    胸前的扣子别挑开玉兔跳了出来|办公室

  • 欲成欢宝贝腿开点舔|工地被民工轮流上

    欲成欢宝贝腿开点舔|工地被民工轮流上

  • 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使劲干啊老师用

    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使劲干啊老师用

  •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h——性细节描述,

    硕大轮流粗暴挺进撞击h——性细节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