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紫黑色巨硕承欢|做女同学胯下的舌奴

作者:热点库 2020-01-24 20:45 我要评论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我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开始,我自己都能理直气壮的说假话了。 经理点点头,“好,第二个问题,你知道,我们餐厅是一家家常菜馆,...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我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开始,我自己都能理直气壮的说假话了。

经理点点头,“好,第二个问题,你知道,我们餐厅是一家家常菜馆,最近在做外送服务,需要招一名负责配送的员工,而这份工作需要的不是你多能吃苦,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对周围的街道,路线熟悉吗?”

我点头应是,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即使我并不是真的痴痴傻傻,对各个地方算的上是了如指掌。

经理又随意问了几个地名,见我都能从善如流的回答上来,这继续道:“第二个是餐厅最关注的问题,第三个则是你最关注的问题。相信你也看得到,做我们这行实际上并不需要什么学历,也就是说,他的专业性很低,因此待遇不会很高。如果是你对周围路线很熟悉……”

经理略一沉吟,继续道:“我可以给你开到五千的固定工资,或者是两千的底薪,但每送一单,都会有四块钱的提成。只有这两种方案,如果你要求的更高,请另谋高就。”

我长舒一口气,既然经理这么安排,肯定是两种方案实际上的待遇差不了太多,换句话说,如果我选择在这家餐厅上班,一个月撑死能拿到六千块,而这距离我身上背着的沉重债务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我想起刚刚手机的震动,拿出来看了一眼,是一条银行的提醒,之前在M国计算的巨额债务现在已经正式从我父母的公司接到了我的身上。

整整九百八十万。

“谢谢经理,容我再考虑考虑。”

我失魂落魄的起身,然后离开。

在离开之前,我好像听到经理焦急的大喊,问我六千块愿不愿意给他干活。

……

这世上无商不奸,无奸不商,即使只是一间小小的餐馆,也会选择能用五千块留下我,绝不多花一分钱。

这对很多人来说或许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但对我来说,还远远不够。

回到家里纠结再三之后,我还是拨通了柳芳芳的电话。

……

“喂,小浩?”

柳芳芳的声音很好听,清冷中带着点诱惑,她应该知道这是我的号码。

见我不说话,柳芳芳继续道:“小浩?!你是不是想通了来姐这里?!”

说话的时候柳芳芳周围的嘈杂声变小了很多,估计是换了个地方。

我犹豫一下道:“芳姐,你之前说给我介绍工作,其实就是去你那里上班?”

柳芳芳在什么地方上班?

我不知道,但她工资肯定不低,经常都能看到她挎着稍显含蓄设计印着“LV”和“gucci”的包包,她身上的衣服我认不出品牌,但那晚我看到她内衣一个不起眼角落上的香奈儿英文。

如果我去她那里上班,的确有可能还上这笔债务,但我更不希望她为了优渥的生活将自己推入火坑。

柳芳芳犹豫一下道:“不错,我想让你入我们这行,因为对于你而言,只有这个行业是最适合的。并且在我看来,无论你做什么,都不可能再比这个更加有前途。”

“那芳姐你能告诉我,你们是做什么?”

我说完就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想听清楚她说的每一个字。

没想到等了几秒钟,电话里却传来嘟嘟声,我正奇怪,手机震动了一下,柳芳芳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让我在家等着,她马上就回来。

我将柳芳芳的短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可愣是没有看出其中有什么问题,只好躺在沙发上,无聊的点燃一支烟。

没多久我就听到汽车在门前停下来的声音,发动机停止轰鸣,然后房间门便被打开,柳芳芳直接走了进来。

“小浩,你又抽烟!”

她还没进门,淡淡的香水气息和一股浓郁的酒气就充斥了我的鼻腔。

她有我家的钥匙,以前是因为住在我家照顾我,而在我恢复之后她也没有要还回来的意思。

趁她锁门的时候我偷偷看了两眼,柳芳芳穿着及至大腿的短裙,裙摆以下是一条肉色的丝袜,显得十分性感而富有弹力,盈盈一握的腰肢以上则是一件白色的T恤,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了胸前的饱满幅度。

只是她脸上隐藏在笑容下的淡淡忧愁还是被我看了出来。

柳芳芳不开心。

我摇摇头,甩掉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等柳芳芳靠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半躺,我才问道:“芳姐,现在能跟我讲讲关于工作的事情了吗?”

闻着柳芳芳身上传来的一阵阵酒气,我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她真的是做那一行的,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她回头,就像她昨晚说的那样,现在这世上,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亲姐弟。

柳芳芳抬起头,眼神里还有一丝水波,我连忙去给她倒了一杯水,柳芳芳喝了之后似乎才舒服了些,戏谑的看着我道:“小浩,你觉得姐是做什么的?!”

“芳姐,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做那个的……”

柳芳芳沉默片刻,突然掩嘴轻笑,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月牙儿,“小浩,你说说,你觉得姐是在做哪个?”

我犹豫起来,如果我想错了,柳芳芳可能会很伤心,但如果我不说,她多半也不会告诉我。

柳芳芳似乎注意到了我脸上的纠结,笑道:“小浩,你不用纠结了,姐直接跟你说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姐我可不是那么放荡的女人。”

我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原来柳芳芳早就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只是想逗逗我。

“嗯,那芳姐,我的工作……”

知道了柳芳芳不是在做某种被经常被严打的工作之后,我又对她之前提到的那个很适合我的工作起了兴趣。

既然已经确定了柳芳芳是清白的,那么她提供给我的这个工作想必也属于正经工作。

我以为柳芳芳会很高兴的说出那份工作是什么,没想到柳芳芳先是伸了个懒腰,将自己姣好的曲线完全展露出来,又转头看向另外一边,丝毫没有搭理我的意思。

我急了,叫道:“芳姐,怎么了?”

但柳芳芳只是看了看我,好像很疲惫的打了个哈欠,道:“小浩,我好困啊,我先睡会儿。待会儿吃完饭记得叫我。”

我无语道:“芳姐,我错了,我不该质疑你给我提供的工作,更不该质疑你的工作。”

柳芳芳又等了一会儿,直到我都急的快冒火,这才悠悠然起身道,“看你以后还跟我耍花样。先把烟灭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柳芳芳已经伸手掐灭了我手中的烟头,只剩下半个烟蒂。

我悻悻的将烟头丢进垃圾桶,问道:“芳姐,现在你能说了不?”

柳芳芳翻了个白眼,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小浩,你了解化妆品吗?”

我摇头。

“你了解时尚品牌吗?”

我摇摇头。

柳芳芳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道:“那你了解女人最需要什么吗?”

我继续摇头,眼见柳芳芳还要发问,一头雾水的我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打断道:“等等,芳姐,你问的这些和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柳芳芳不疾不徐的道:“当然有关系。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让你去做什么了。”

“做什么?”

尽管之前我都努力地保持着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但此刻还是有些激动。

如果真能达到柳芳芳所说的,一月几十万,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还清所有的债务,重归自由身。

“小浩,你听说过公关吗?”

ZzBYUkZXWkVjaTNuRUlOU2VaRm9BdmxjL1JnVWo4UGlRY205bXBGbFhtVkY5Z1RsNlIreHRBPT0.jpg

柳芳芳一边说一边盯着我,似乎想要看到我的反应。

“公关?没听过。”

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并没有印象,问道:“这是做什么的?”

柳芳芳嘴角微勾,带起一个笑容道:“先别急着问。姐先给你讲讲姐的工作。”

见她完全不慌的样子,原本还有些焦急的我也轻松了下来,说道:“行,芳姐,你说。”

“姐现在在一家高级会所担任总经理,相当于那里的老大。”

柳芳芳说着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妥,将自己的短裙裙摆收了收。

我忍不住道:“姐你就别收了,又不是没看过,那天晚上……”

我话还没说完就知道要完,果然,我话才说到一半,就注意到柳芳芳的脸色由白转红,然后羞怒交加的柳芳芳直接伸过来一只手,照着我的耳朵就拧了起来。

“说!那天晚上怎么了?!”

柳芳芳愤愤的道,脸上的红晕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仿佛随时都会滴出水来。

“疼!疼!”

我一边捂着柳芳芳攥着我耳朵的手,一边大叫,以期借此来减少我们之间的尴尬,嘴上也连忙道:“我错了芳姐,我真的错了,什么那晚?哪一晚?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啊!”

柳芳芳这才收回手,狠狠的剜了我一眼,似乎只要我再敢提这个,她就要了我的狗命。

我倒是有些纳闷儿了,当时柳芳芳以为我是傻子,什么事都愿意跟我做,甚至还主动勾引我,没想到现在我恢复正常了,柳芳芳和我之间反而像是多了一层无形的隔膜。

我一边揉着发红的耳朵一边赔笑道:“芳姐,我真的错了,我刚刚脑抽,说错了话。我根本就不记得是哪一晚,又发生了什么。”

“小浩你!”

柳芳芳见此又要过来拧我耳朵,我连忙后退,逃出柳芳芳的攻击范围。

柳芳芳呆滞了一瞬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咬牙切齿的道:“小浩,我知道你是装作什么都不记得样子,好让姐安心。但姐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不存在也没意义。只要你答应我,不管怎样都不要告诉别人就行了!”

柳芳芳说完就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试图验证我即将说出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

“嘿嘿,一定一定,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见此我连忙学着电视剧里的情节抬起手来,面对窗外的天空信誓旦旦的发了誓。

柳芳芳这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你个小捣蛋鬼。我还是继续跟你说说姐的工作吧。”

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先了解化妆品,时尚品牌,女人需要的东西,甚至还要听柳芳芳的工作,但既然她这样说了,我也只能听着。

“我们会所的名字叫夜来香……小浩,你什么眼神?咱们这是一家正规会所!”

柳芳芳被我气得牙痒痒,却又发不出气,只好不停地在我身上剜来剜去,我毫不怀疑,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千八百次。

“我们会所的主要目的是服务……”

柳芳芳说着突然脸颊赤红一片,不可否认此刻的她诱惑至极,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种一亲芳泽的冲动,但我此刻关注的重心完全不在这上面,我愣愣道:“服务什么?”

柳芳芳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启粉唇道:“服务于那些饥渴的老女人。”

“老女人?饥渴?”

我懵逼了一瞬间,皱眉道:“芳姐,你不是说你不做……”

“打住!”

柳芳芳眼睛紧张的打断我,“小浩,你先听我说完。”

我按捺下心里的疑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讲。

柳芳芳道:“我们会所的确是做这些为饥渴的老女人服务赚钱,但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欢心,有许多方法都比靠出卖肉体更合适。依靠肉体,那只能算作最低级的方法。”

说着柳芳芳深呼一口气,似乎一下子把要说的话都说完,心里畅快了很多。

“小浩,你知道刚才为什么我要问你懂不懂化妆品,时尚品牌,还有女人最需要什么?”

柳芳芳说着端着桌上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

我摇摇头,这才明白似乎我又误会了柳芳芳的意思。

“因为在那些长久得不到满足的老女人眼里,除了化妆品,时尚品牌能彰显她们的身份,表明她们的财富,同时还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之外,她们别的一些需求,只有像我们夜来香这样的高级会所能满足。”

柳芳芳喝完水之后平静了许多。

我长舒一口气,有些愕然,也有些庆幸。

“那芳姐,公关是做什么?”

明白了柳芳芳现在的工作,以及夜来香会所的性质之后,我突然对我即将要面临的这个岗位产生了好奇。

“姐刚刚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不明白吗小浩。”

柳芳芳看了我一眼,然后沉默片刻后继续解释道:“公关就是我所说的,负责满足这些女人的第三类需求的客人。”

我疑惑道:“那要怎么才能满足她们呢?”

蓬!

“还不懂吗?小浩你个笨蛋。”

柳芳芳恨其不争的赏了我一记暴栗,“一般的男公关负责的是,夸赞女人身上穿戴的奢侈品,或者她们身上的化妆品。稍微高一级的男公关则是从这些女人的心理层面着手解决问题,比如这个女人老公出轨,那么她需要什么?肯定是爱啊!只要你能让她感觉到爱意,爱情的存在,她就愿意为你买单!当然,不管什么级别的公关,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让客人高兴,客人高兴了,自然愿意花钱。”

柳芳芳说的时候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则是一脸尴尬,问道:“芳姐,你的意思是,针对客人缺失的东西下手,让她们满足?!”

“能让你这个小笨蛋明白过来,的确很不容易了。但就是这个道理。”

柳芳芳白了我一眼,又轻轻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温水。

“那公关怎么赚钱?难不成依靠他们给的小费?”

我皱眉道。

思来想去,我也没有在这盈利模式里找到赚钱的点。但如果真的靠小费,和卖肉又有多大的区别?!

柳芳芳道:“你不要小看了这个行业,小浩,我问你,你知道这些女人为什么会来会所消费吗?”

我想了想道:“寂寞。”

“没错。”

柳芳芳放下双腿,自然并拢,轻抚了一下裙角,透出一股知性气息,“就是因为他们寂寞,当然,更因为她们有钱!我在会所做了这么多年,我看得见,这些女人都是因为感情或者生活上的问题,导致压力太大,或者情感得不到满足,才会来会所寻求解决。而一旦公关将她们哄得高兴了,一掷千金又算什么?”

说着柳芳芳笑了笑:“就像男人古时候逛青楼一样,她们可能并不需要生理上的满足,只是想得到心理上的安慰。”

我点点头没说话,心里若有所悟。

“当然要赚钱的话,光这样还是不够的。因此所有的高档会所都设置了两种消费模式,一种价格性对低一些,而另外一种则是对于那些女人很开心的情况下设置的。比如小浩你今天哄得一个女人很开心,你可以让她替你点一杯夜来香特制龙舌兰,其实这就是一种普通的酒水,但是在夜来香,可以卖到一万块一杯。”

说完柳芳芳眉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儿,仿佛我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只移动的人形自走钱包。

“一万块一杯?!”

我难以置信的盯着柳芳芳,希望她下一刻会告诉我,刚刚说的那些话是骗我的。

但事实上并没有,柳芳芳依然是笑意盈盈的望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道:“一万块一杯,真的会有人买单?”

“放心,有的。”

柳芳芳看出了我的惊愕,但并没有感到很意外,“刚刚跟你说过,这些女人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钱。她们可以用各种时尚潮流的名牌包包,名牌服饰来装饰自己,就为了得到几句赞美。又为什么不能花一万块替让自己的开心的小子买单呢?!”

我算是明白了柳芳芳的意思,“而通过这些高档消费赚到的钱,我们作为公关是能拿到提成的是吗?”

尽管从小我就在装傻,但我还是不可避免的耳濡目染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柳芳芳又给我讲解的清清楚楚,再不明白,我自己都要觉得我是傻子了。

“是,会所一般是和公关五五分成,而一旦某位公关业绩出众,会所会提高和他的分成比例,同时也是为了能继续收拢他,让他替会所赚钱。”

柳芳芳说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接着道:“而能赚钱的方式远不止提成。小浩你也要弄清楚一件事,这些女人非富即贵,也许她们和自己的亲人,老公关系不太好,但她们也有自己的人脉圈子,说不定就是政商某领域的贵人。我这样说你懂了吗?”

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如果真是按照柳芳芳的说法,只要我业绩足够好,能够通过那些女人拿到足够的资源,到时候无论是从商还是从政,都易如反掌,富贵又岂是难事?!

“好!芳姐,我跟你做了!”

我不再犹豫,当即拍手答应,而柳芳芳却是朝我抛了个暗含秋波,幽怨无比的眼神,“什么叫跟我做了?”

柳芳芳这话的语调娇媚无比,完美的符合她的名字,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晚的幽秘景象。

我连忙咳嗽几声,掩饰尴尬,同时端着一杯水道:“芳姐,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柳芳芳沉吟片刻道:“现在还不行,你等等。”

说着柳芳芳就出了门,我正疑惑着她是什么意思,却见柳芳芳又从那辆CC上走了下来,手里拿着几本杂志。

进房间之后柳芳芳将几本杂志抛到我面前,“小浩,你只有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争取把这三本书上的东西融会贯通,这些才是你的制胜武器。而且……”

说着柳芳芳的脸色沉了下来,我心里一紧,“而且什么?”

“而且我估计也就是这几天,你这房子可能就要易主了,到时候你先跟我住一起,要是不方便再去别的地方住。”

“什么意思?”

我被柳芳芳说的一愣一愣的,“为什么这间房子会易主?这房子不是我父母给我买的么?”

“正是因为是你爸妈给你买的,才会易主。你忘记了?你父母在M国的公司虽然市值过亿,但那只是飘红,实际上可能也就几千万人民币的资产,在他们故去之后,公司分崩离析,外忧内患同时出现,公司不仅一夜之间倒闭,还欠下了巨额外债。这笔外债虽然已经落到了你的身上,但银行可不相信你能还上,懂我意思?”

言罢柳芳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黛色绣眉逐渐舒展开来。

柳芳芳这样一说,我刚刚兴奋起来的心情顿时又低落了一些,她说的没错,除了柳芳芳之外,不止是银行,甚至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能在有生之年还上这笔巨款。

既然这样,银行将房子拿去抵押,名正言顺,最重要的,即使是拿这座房子抵押,对于银行而言,也是亏的。

我看了看桌子上的三本杂志,最上面的叫做“时尚芭莎”,封面是一个外国女人,第二本和第三本都是“allure”,但封面上的人物并不一样。

柳芳芳说:“这三天你只需要弄懂这上面的东西就行了,有什么不了解的可以去网上查查,实在不明白也可以打电话问我。”

说着柳芳芳看了看手腕上精致的腕表,“时间不早了,我现在得去一下夜来香,小浩你好好看看这些杂志。另外,你还要多了解一下化妆品,尤其是高端化妆品。对于那些女人来说,这是一块敲门砖。”

柳芳芳走了之后我又情不自禁点上一支香烟,倒不是因为喜欢,只是简单地很激动,即将到来的新工作,对我而言的确很合适,只要我足够努力,我就能出人头地,如此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怎能不激动。

这三本杂志都是讲的时装潮流,虽然没有很系统的讲解,但我大致上已经对流行风格有了一定的了解,比如在我上班之后,如果有一位穿着挪威风格散花长裙的女人走到我面前,我可以很优雅的告诉她,这款裙子并不是特别适合您。

想想那个画面,我竟然笑了出来。

看完三本杂志已经是深夜,感觉还不怎么饿,索性也懒得做饭,去外面的便利店里买了些小吃便回了家。

如果是平常,这个时候我应该已经睡着,但今天我却精神抖擞,我在手机上一条条的搜索起来,法国兰蔻,欧莱雅子品牌,以香水出名,香精特点为类似玫瑰的香氛,雅诗兰黛和倩碧,护肤品大咖。日本SK以及资生堂,同样是护肤品行业巨头,和雅诗兰黛平分秋色,迪奥,香奈儿……

当我记住这些品牌时我才注意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竟已经是半夜两点。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给柳芳芳发个短信,手机却突然震动一下,柳芳芳的短信来了,“小浩,赶快离开家里!”

我还没反应过来,柳芳芳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我连忙摁下了接听,“芳姐,怎么了?”

柳芳芳的语气很慌张,急急的道:“小浩,你快离开家里!”

听到柳芳芳这样说,我没有半分迟疑,直接从床上跳了下去,穿着睡衣就飞快的跑出门外。

“小浩,赶紧去附近找个地方藏起来!”

与此同时,柳芳芳的话语愈发充满了急切的味道。

我脑子里全是惊讶和疑惑,不过还是赶紧走到了隔壁,也就是柳芳芳家前的草丛蹲了下来。

“芳姐,怎么……”

我正要说话,眼前突然一亮,只见一辆银色金杯车一个急刹停在我家门前,然后车子一阵颤动,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好几个用塑料袋包裹着的长条形物体的彪形大汉。

那几个大汉裸露着肩膀,虬结的肌肉让人望而却步,无一不是气势汹汹。

几人下了车对视一眼,关掉车灯然后走到我家门前,几脚就将防盗门踹开,力道之大让在一旁观望的我都都心惊肉跳。

与此同时电话里传来柳芳芳紧张无比的声音,“小浩?!小浩你有没有事?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我连忙压低声音道:“好像有人在找我,我现在藏在你家院子的草丛里。”

柳芳芳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小浩你千万不要乱走,就在那里等着,我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到。”

我“嗯”了一声,也没挂电话,而是屏住呼吸静静地看了起来,那几个大汉冲进我家,应该是发现我并不在,然后传出几声怒吼,接着就是噼里啪啦一阵家里东西被砸坏的声音。

很快附近响起警笛声,我家里喧闹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几个大汉飞快的跑了出来,坐上金杯车,直接远遁而去。

我正要起身,却又听到电话里传来柳芳芳的声音,“小浩等等,不要出去!”

我吓得一个哆嗦,忙问道:“怎么了?”

柳芳芳道:“你先别急着出去,等警察走了你再出来。”

“为什么?”

我更加纳闷儿了,今晚到底是什么情况,本以为柳芳芳给我介绍了一个前途无量的工作,是个让人激动的睡不着觉的夜,没想到又突然杀出几个混子,硬生生把平安夜搞成了杀人夜。

柳芳芳深呼吸一口,语速很快的在电话里说道:“那群人是你爸妈在M国的竞争者找来的,可能是M国法律和我国法律上的差异,这些人毫无人性,如果今晚他们抓到了你,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你一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柳芳芳说的掷地有声,我却不由皱起了眉头,“这里可不是在M国,M国管不了他们,这里自然有人能管到他们。”

柳芳芳没说话,但也没有挂电话,我也只好按捺下心底的焦躁,静静的等着柳芳芳,从小和她生活,我很清楚她的性格,现在她一定正开着车往回赶。

而我家前面停了两辆警车,下来几名警察,简单的查看了一番我家里的情况,然后在大门外设置了隔离带,最后只留下两名警察值守,其他人全部消失不见。

又过了一小会儿,柳芳芳终于开着她那辆CC停在门前,她不在意的看了一眼隔壁的两名警察,淡定的走向我。

将我从草丛里拉了出来,轻声道:“小浩,先进去,进去我跟你说。”

柳芳芳依然是穿着离开时的那套衣服,性感的身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嘴里还释放出一股混合着酒精气息的芳香,要是我以前装疯卖傻的时候,一定早就有了反应。

我压下心底的旖念,点了点头。

走进房间后柳芳芳先是将门窗关了起来,然后走到我身边微皱眉头,责备道:“小浩,你知道吗?!刚刚要不是我提醒你,你差点就死了!”

“怎么回事?芳姐。”

我无法反驳她,只好将她拉着坐在沙发上。

“你现在不能出现在那群人的眼中,他们一定是得到了什么好处,不然不会这么疯狂,大半夜的竟然敢跑到你家。”

柳芳芳说着心情也平静下来,刚刚还急促起伏的胸口渐渐也趋于平淡。

“小浩,你是不是很奇怪,姐是怎么知道她们要来找你麻烦的?!”

柳芳芳定定的看着我。

见柳芳芳这么认真,我不由点点头。

“这就是公关的力量。姐在会所做了这么多年,早就有了一些自己的人脉,所以对很多事情都能提前知道风声,这伙人从昨晚就开始表现的不正常,在附近转悠,但当时你沉浸在悲痛中,我也没想太多,只是让人帮忙注意点,没想到今天果然出了问题。”

“我是真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丧心病狂。”

不知是不是被气的,柳芳芳脸色又开始发红。

我一阵无语,“那芳姐,刚刚警察就在那边,为什么你还要我别出去。就算这伙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当着警察的面伤我吧。”

“小浩你个笨蛋!”

柳芳芳不悦的拍了拍我脑袋,“你自己都说了,他们不敢当着警察的面伤你,难道就不能在其他地方伤你?再说了,警察能一直待在你家,以后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提前想清楚,不然稍不注意就会万劫不复。”

说完柳芳芳似乎是感觉刚刚对我说话的语气太重了,又抱着我的手臂柔声道:“小浩,姐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你又何尝不是呢,要是刚才你真的出了什么事,姐以后该怎么办?”

我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歉意,大着胆子顺着柳芳芳的肩头将她揽住,她也没有抵抗,就那样静静地靠在我的臂弯里。

我问道:“芳姐,你之前一直想让我去夜来香上班,不止是因为那里能赚到钱,还因为我能获取很多资源,可以震慑一下这些宵小,是不是?”

柳芳芳抬起头白了我一眼,“你想多了,我就是简单的想让你早点还债。”

“噗……芳姐,咱们要煽情就好好的煽情,你这突然拐弯,我反应不过来。”

我被柳芳芳逗的一乐,笑出了声,注意到柳芳芳脸上细密的汗珠,我才想到她其实也很辛苦,尤其是在以前,不仅要去会所管理着一大堆事,同时还要兼顾我的生活。

要知道,那时候的我在她面前就表现的跟一个真正的傻子没有什么两样,衣食住行,几乎全是她一手操办。

我问道:“芳姐,你来我家照顾我有多久了?”

柳芳芳从我手臂里挣脱出来,撩了撩凌乱的秀发道:“大概有四年了。问这个做什么?”

我摇摇头没说话,原来不知不觉间,柳芳芳已经陪伴我这么久了。

刚开始我只是单纯的装傻,想趁机占她便宜,后来却渐渐成为了一种习惯,只要柳芳芳在,我仿佛就真的变成了一个什么都不用知道,什么都不用懂的傻子。

而现在柳芳芳发现我早已经恢复,我才发现那种淡淡的依赖感就像烙印在我心里一样,怎么也戒不掉。

而刚才,若非我听从柳芳芳的建议,恐怕用不了多久,还是会被那群小混混找到。

“谢谢你,芳姐。”

我由衷的道。

柳芳芳没搭理我,而是望着桌上的一盘水果发呆,直到我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柳芳芳才一脸懵逼的问我道:“怎么了小浩?”

“没事。”

我无语的摇摇头。

“这样吧,我刚刚在考虑你以后的安全问题,要不就这样,你也别在家里多带了,明天就跟着我去上班,然后我在夜来香给你找个房间让你住下。”

柳芳芳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剥开了一只橘子,她的动作很温柔,也很细节,在她将剥好的一瓣橘子递到我嘴边的时候,更是让我心脏不争气的砰砰直跳,小家碧玉,温婉如水的感觉直接深深刻印在我心里。

甚至于在那瞬间,我竟然生出一种生有此女,夫复何求的感觉。

然而刚想到这里,我就连忙摇头,同时暗骂自己变态,柳芳芳可是我的长辈,自己怎么能对她有这种想法。

就在柳芳芳看着莫名其妙的我发呆的时候,我一把揭过她手中的橘子,放进嘴里大口的咀嚼起来,同时不动声色的往旁边动了动,离她温软的娇躯远了一点。

柳芳芳注意到我的动作,吃吃笑道:“小浩,你怎么了?还怕姐把你吃掉?!”

一边说着柳芳芳一边向我靠近,她身上的香气几乎要喷涌进我的身体,而柳芳芳的身材本就高挑,从这个角度,悄悄能迎面望到她那让人惊叹的沟壑……

最要命的是,柳芳芳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的失态似的,不仅毫不遮掩,更是仿佛随意的撩了撩衣襟,将胸前的幅度映衬的更加饱满。

“等等!”

我猛地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向后一挪身子,柳芳芳娇躯顿时失去了靠点,啪一下栽倒在沙发上。

柳芳芳“哎哟”一声,揉着脸颊从沙发上抬起脑袋,怒气冲冲的看着我,一字一顿咬牙道:“小-伟-!”

“嘿嘿,我……我不是故意的。那啥,芳姐你先休息,我也困了……”

说着直接开溜,朝柳芳芳为我准备的房间里窜进去,然后反身关门,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以前我父母刚刚将我交给柳芳芳照顾的时候,柳芳芳工作本来就忙,平时更是没多少时间去我家照顾我,因此就直接在她房子里给我腾了一个房间,作为我的专属卧室。

也正是因此,我才能经常在两个家里乱窜。

柳芳芳气鼓鼓的在门外拍了几下房门,见我始终没有打开的意思,终于放弃了揍我一顿的想法。

过了一会儿,门外已经彻底没声音了,我才放心的躺到床上,准备睡觉,从刚刚柳芳芳给我打电话到现在,一个多小时我的精神都无比亢奋,现在一安定下来,浓浓的疲倦感顿时如潮水般涌过来。

……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路过柳芳芳的房间,发现她卧室门没锁,悄悄透过门缝瞄了一眼,见柳芳芳穿着睡衣,玉体横陈躺在床上,被子胡乱踢到了一边,大片大片的春光通过衣缝和被角处泄露出来。

本来就是早晨,火气最旺的时候,又看到这样一番刺激的景象,我感觉某些地方瞬息之间就变得不安分起来,连忙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替柳芳芳盖好被子,轻轻的掖好被角,这才转身替她关上了门,自己跑去洗漱。

自从上次做饭,我已经清楚的明白了自己的厨艺正处于一个艰难爬升的段位,干脆直接去外面的早点铺买了豆浆油条,刚想回去,又想起柳芳芳貌似一直以来都比较喜欢芹菜味的包子,又给她买了几个热气腾腾的包子,这才心满意足的往家走。

没想到刚打开门,就看到柳芳芳正站在客厅里摆着的一面大大的镜子前做着形体操。

相关文章
  •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