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他在我的花核上摩擦双性_啊我要搞死你小荡货

作者:热点库 2020-11-16 10:13 我要评论

叶小宝也是嗤笑了一声,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想不到在这个年代还有人拿出来玩。 不消说,那符箓上一定是撒了磷粉,温度这么高,很容易就燃烧起来。 当然,他也没有...

叶小宝也是嗤笑了一声,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想不到在这个年代还有人拿出来玩。

不消说,那符箓上一定是撒了磷粉,温度这么高,很容易就燃烧起来。

当然,他也没有戳破这个道士的把戏,想要看看这道士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那道士舞动一阵之后,然后收剑大声说道:“无量天尊……贫道青山道人无意路过此地,遇见贵村妖气横行,特一并斩除!这些压箱底的丹药可是道观祖上传下的传家宝,拥有大机缘造化,可助大家远离魑魅鬼怪。”

说完,他从腰上解开一块黑布摊在地上,里面有不少的跟玻璃珠般大小的药丸状东西。

“这些丹药,经过仙人开光,有病能治病,没病可保健康平安,长寿多福!”青山道人说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芦花村的村民,大多数都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思想守旧还骗封建迷信。

特别在他们见识过青山道人的能力之后,有些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毕竟,有病治病没病增寿这一点还是非常吸引人的。

看到林瑶也是一脸兴奋好奇的样子,叶小宝忍不住撇了撇嘴。

老神棍曾经对他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如果谁这样说,一定是个门外汉。

药石之术是针对各种病理演化来的,有时候多一分少一分都会对病患的病情有很大的影响,不可能存在包治百病的药。

这家伙宣称一颗药丸就能有如此神奇的功效,那基本上可以断定此人就是江湖骗子了。

此时,村口的张大娘忍不住问道:“这些药真的有那么神奇?”

那青山道人一看有人搭理自己,登时声情并茂地说道:“无量天尊……本座可以对太上老君发誓,此药真的有这样的效果。”

“那你这药怎么卖的啊?”张大娘彻底动心了。

“不贵,不贵,一颗药也就三千八而已。”青山道人狮子大开口。

听到这话,叶小宝跟四周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虽然现在惠农政策下来之后,农民的生活改善了许多,但是一年到头不过也就苦个三四千罢了。

这小小的一颗药丸,却要农民一年的工资,也有点太夸张了吧?

青山道人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笑着说道:“无量寿佛,这个价钱跟健康比起来其实一点儿也不算贵。这样吧,我是初来贵地,意在造福一方百姓。这药只收一千块钱本钱。如果有效果,大家帮忙宣传宣传!”

一千块钱的话,虽然也算贵,但是跟三千块钱比起来还是便宜了不少。

这个张大娘多年来一直被老寒腿所困,而且她不太相信叶小宝这个年轻医生,一直都是找土办法治,但却没啥效果。

文学

现在听到青山道人说有这样的灵丹妙药,心里就开始有点痒痒的了。

“那好,不过你得保证这药有效果!”

张大娘一边说着,一边从腰间拿出一块手帕。这块手帕左三层右三层,看得出来是平时贴身保管的。

看到张大娘掏钱的姿势,青山道人的眼睛一亮,不过立即拍着胸脯说道:“大娘你放心,贫道举头三尺有神灵,怎么会骗人呢?”

说完,他就要伸手去接张大娘好不容易凑齐的一千块钱,却被一只手顺道将那钱给拿了去。

“你谁啊?干吗要捣乱?”

青山道人眉头一皱,看着面前还带着一丝稚气的叶小宝。

“别管我是谁,你骗一个老大娘的钱,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吗?”叶小宝似笑非笑地说道。

说完,他把钱又塞给了张大娘,说道:“张大娘,你真是老糊涂了,这是你好不容易攒下来的棺材本,就这么交给别人手上?我都说了,你要是有病就可以来找我,直接给你免费!”

张大娘嘴唇翕动了一下,却没有说话,眼神有些闪躲。

那青山道人顿时脸色垮了下来,沉声说道:“无量天尊,小伙子你说话得有真凭实据,你怎么就认为我是在骗人?”

叶小宝笑了起来:“骗人的人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在骗人。你聪明的地方是懂得利用村民文化程度低,还套着道士的这层皮。但是,你不聪明的地方是出门没看黄历,碰到了我。”

这番自信的言论一出,村里几个大叔登时不乐意了。

“小宝,别瞎捣乱……”

“对啊,人家道长这卖的是仙丹,你别瞎搀和。”

林瑶挺替叶小宝不平衡的,这帮人也看不清楚局势,这个世界上哪有仙丹这种事情的呀?

不过,叶小宝这个举动,却是惹了芦花村大多数人的不满了。

“笑话,你一个毛头小子,没见过什么世面,怎么懂得我这仙丹的奥妙所在?”青山道人冷哼一声。

“仙丹?”叶小宝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全部都是用蜡封起来的一些草汁罢了,你就不怕把人给吃死?”

青山道人面色一变,身体颤了颤。

撞了邪了!

这小子怎么知道这些药丸是用蜜蜡仿制的?

难道,撞到行家了?

“你别捣乱!”青山道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他这是被撞破了行骗的伎俩,有些恼羞成怒。

“我没捣乱,这里是芦花村,而我是医生。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所谓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只有对症下的药,才是所谓的灵药!”叶小宝一字一顿说着,神情肃穆无比。

“你再说废话,我就揍你。”青山道人终于露出了真实面目。

“揍我?好啊……你可以试试看。”叶小宝笑眯眯说道。

那个青山道人看到叶小宝不过只是个瘦弱的半大孩子,所以根本不鸟他,只是继续吆喝。

但是,叶小宝哪里容忍一个骗子在这里招摇撞骗?

他伸手轻轻一探,便将青山道人的那几张符录摘到了手中。

“你想干吗?”青山道人勃然大怒。

“你们不是想看道术么?我表演一个给你们看!”

叶小宝装模作样地拿着符咒上下摆动,口中还念念有词。

林瑶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这个家伙可真逗,装起神棍来还是有几分意思的。

感觉到符咒上面的温度开始有些提高之后,叶小宝动作潇洒地将符咒给扔了出去,口中大喊一声:“呔……妖孽还不快快现形?”

“篷……”

几张符录瞬间在空中燃烧了起来,冒着蓝莹莹的火苗。

露出这一手之后,惹得芦花村的那群大叔大娘一个个惊呼了起来。

“小宝,你咋这么厉害了?”

“看不出来啊,小宝你跟着老神棍后面几年,还真学了本事?”

“对啊……小宝太牛了!”

叶小宝无奈地摇了摇头,摊手说道:“你们可看清楚了,符箓上面撒的是磷粉,燃点不高。这可不是什么神术。上次乡里有人下来宣传科学,你们咋就听不进去呢?都散了吧!”

围观的那群村民一窝蜂地散开,拿了各自的农具下田去了。

被叶小宝戳破了骗术,那青山道人面色尴尬,悄悄摸摸地收拾东西,准备脚底抹油开溜。

他的这点小把戏,自然被叶小宝给识破了。

“站住!”叶小宝冷哼了一声,“你这就想走了?”

“要不然你想怎么样?”青山道人扭过头,目露凶光说道:“小子,你坏我好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算你奶奶个腿!你这坑蒙拐骗也算是好事?”叶小宝火冒三丈。

“今天要是不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道爷的厉害。”

青山道人眼中射出森然的冷光,手持桃木剑朝叶小宝的胸口刺了过去。

别看这桃木剑是木制的,假如戳到人的身上也是非常疼的。

“你小心……”林瑶捂住了嘴巴不敢看。

谁曾想到,叶小宝只是轻轻地把身体一横,便躲了过去。

紧接着,叶小宝探出手掌,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青山道人的手掌,手腕微微用力。

“啊呦……”青山道人惨呼一声。

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像是被铁钳夹住,动弹不得。

“松开,你赶紧松开……”

青山道人不复刚才的嚣张,疼的连嘴皮子都在哆嗦,手掌位置已经开始青紫,一张脸憋的通红。

“我为什么要松开?”叶小宝嗤笑了一声。

“贫道错了,贫道错了……”青山道人哪里顾什么形象,能保住手那才是真的。

他哪里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竟然有这么大的手劲,手都快要被捏碎了!

“光说错怎么行呢?”叶小宝扭头说道:“林瑶,你有手机吗?赶紧打电话报警!”

一听到报警二字,青山道人的脸都快吓绿了,大声吼道:“别报警,报警我就得吃牢饭!”

“那关我什么事情?”叶小宝撇了撇嘴。

青山道人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下,说道:“小兄弟,你先放手。只要你不报警,我有一物赠你。”

“又想玩你那骗人的伎俩?”叶小宝根本不信他,催促林瑶报警。

当青山道人看到林瑶掏出一个粉红的小米手机,登时吓的说道:“真的,贫道可以对佛祖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看到他眼神不像是说假话,叶小宝狐疑道:“什么东西?”

“你先把手松开!”

叶小宝也不怕他逃得出去,所以松开了手。

刚刚收手之后,青山道人就可劲地甩了甩手。他的右手此刻肿的跟馒头似地,还隐隐作痛。

“别装模作样的了,到底是什么东西,拿出来吧!”叶小宝斜睨了他一眼。

那青山道人叹息了一声,这才不情不愿地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盒子。

盒子是那种木质的,平平无奇,甚至有些丑陋。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叶小宝出手很快,一下子就从青山道人把这个盒子给夺了过来。

当他打开了盒子之后,发现里面正摆放着一颗土黄色的珠子。这颗珠子既没有什么光泽,又不是透明的,里面还有一些杂志。

“就一颗玻璃珠还搞的神神叨叨的……你真把人当成傻子?”

叶小宝把玩了半天,也没看出了什么门道来,抬手就准备把它给扔了出去。

“别扔……”

青山道人就像是被抢了媳妇一样尖叫起来,那鼠眼眨巴了一下。

“不过只是个破珠子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叶小宝不屑笑了笑。

“在你看来只是个破珠子,但是为了这颗珠子,那会白云观可是差点闹出人命来。”青山道人说道。

“你真是道士?”叶小宝不信任地看向他。

“嘿嘿嘿……只是个看大门的。”青山道人神秘地凑了过来说道:“小兄弟,实话跟你说吧,这颗珠子是我从白云观里面偷出来的。那会以为能卖个好价钱,不过人家古董商也看不出门道来。”

“那你还说它是宝贝?”叶小宝鄙夷地翻了白眼。

“我说它是宝贝,因为我亲眼看到白云观的那些道士把它当成宝贝供着,每天都参拜。而且,这珠子神奇的很,有的时候还会发光。”青山道人撇了撇嘴,“那帮蠢货古董商不懂行而已,我只要了十万块也不肯买!”

“谁信你谁就是傻子。”叶小宝仍然不信。

“爱信不信,东西我就给你了,请你善待好它。”

青山道人瞅准了一个机会,直接脚步生风地跑了。

其实,按照道理叶小宝抓到他易如反掌,但是却没有追出去。

倒是林瑶好奇问道:“你怎么不追啊?”

“算了,人家只是混口饭吃,谁没事了会去当骗子啊?”叶小宝不以为意地说道,“今天只是给他一个教训而已。”

“那你倒是还挺有善心的。对了……你相信他的话吗?这玩意是宝贝?”林瑶对珠子看了几眼,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这根本只是一颗普通的玻璃珠子嘛!

“不过就一颗破玻璃珠……”叶小宝笑着,作势要扔。

“别扔啊,好歹也算一个物件,扔了怪可惜的。”林瑶说道。

“那好吧!这玩意说不定也可以成为咱俩的定情信物。”叶小宝话锋一转,贼笑着把那颗珠子放进了药箱。

“呸,谁跟你定情了。”

林瑶俏脸一红,有种说不出来的美艳感觉。

叶小宝差点看痴了,心里痒痒的。

似乎感觉到了叶小宝的眼神不对劲,林瑶支吾着说道:“我得去我舅舅家了,今天的事情感谢你了。”

说完,她红着脸跑开了。

“瞧这屁股圆的,肯定能生养。”

叶小宝砸着嘴,准备回到自己的小诊所。

只是,没走几步却听到一个声音喊道:“叶小宝?”

听到这个声音,叶小宝拔腿就准备开溜!

“叶小宝,你给我站住!”刘大柱背着手轻喝道。

“村长,原来是您啊……哈哈哈,我没看见。”叶小宝扭头,立马换了副脸孔。

刘大柱哪里不知道他撒谎,所以问道:“你看见我就跑咋回事?难道我是吃人的山妖不成?”

“不不不……村长你可比山妖要厉害多了!”叶小宝连连摆手。

“嗯?”刘大柱面色不悦。

“我的意思是……山妖哪里能跟英明神武的村长您比啊?”叶小宝连忙解释。

这记小小的马屁,刘大柱听着是蛮爽的。

刘大柱左右看了下,发现四下无人之后,便压低声音说道:“小宝,刚才你在苞米地里都看见了什么?”

“什么苞米地?村长,我根本没有去过苞米地啊!”

叶小宝的神情态度非常诚恳,简直比真的还真。

“你真没去过?”刘大柱满脸狐疑。

“真没去过,村长你还不相信我吗?”叶小宝撇了撇嘴。

“嗯,你小子的嘴巴倒是挺紧的……”

刘大柱点了点头,然后暗带威胁说道:“不管你有没有说谎,我希望这件事情你能烂在肚子里面。否则……你就给我滚出芦花村,你个小野驴!”

听到小野驴三个字,叶小宝原本带笑容的面孔骤然寒冷了下来,整个人的气质也宛若天壤地别。

明明是酷夏,刘大柱却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仿佛自己还在寒冬腊月。

他非常非常不喜欢叶小宝现在的眼神!

就像是一头则物而噬的孤狼,在紧盯着它的猎物!

相关文章
  •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情侣在床上做污污|初中女生公交车

    情侣在床上做污污|初中女生公交车

  • (养成)《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

    (养成)《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

  • 在办公室吸奶|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

    在办公室吸奶|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

  • 啊好深我还要给我np|硕大轮流粗暴挺进

    啊好深我还要给我np|硕大轮流粗暴挺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