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边吸奶边扎下面很爽_丁丁一进一出动态图

作者:热点库 2020-01-17 10:34 我要评论

得了吧你,你就住这?”林瑶指了指身后的屋子。 “没错,我的诊所就在这。雨下这么大,你怎么在外面?”叶小宝问道。 “我大舅出去逮蛇了,刚才我准备回家的,没...

得了吧你,你就住这?”林瑶指了指身后的屋子。

“没错,我的诊所就在这。雨下这么大,你怎么在外面?”叶小宝问道。

“我大舅出去逮蛇了,刚才我准备回家的,没想到会下这么大的雨。”林瑶苦笑道:“我太倒霉了!”

说话间,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雨一时半会也不会停,你赶紧换身干衣服吧,别着凉了。”叶小宝立即化身成为暖男。

“可我没带衣服啊。”林瑶有点无奈地说道。

叶小宝眼睛转了转,然后笑着说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穿我的衣服吧。”

林瑶原本是想拒绝的,不过一想到自己穿湿掉的衣服,感觉不怎么好受,万一因此感冒了,那就更麻烦了。

她只能红着脸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叶小宝连连摇手。

他进屋挑了一身算是比较新的T恤加上一条花裤衩,然后递给林瑶说道:“我也没什么好衣服,你凑合着穿就行。”

“嗯。”林瑶接过衣服,然后还是站着不动。

“你快点换衣服啊,不然着凉了怎么办?”叶小宝催促道。

“我……就在这里换?”林瑶脸色涨红。

叶小宝一拍脑袋道:“你看看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你去我房间换吧,我绝对不会偷看。”

林瑶拿着衣服进了房间,然后把门反锁了起来。

她举目四望,发现叶小宝的房间有够简陋的,唯一一台电器还是那种八十年代的老式电视机。

而且,她还看到了一些像是盛放草药的瓶瓶罐罐,还有摆放着一些看上去挺特别的古书。

由此可见,这里的条件是非常地艰苦。

不过,简陋归简陋,叶小宝房间打扫的还是干干净净的。

通过这个小细节,林瑶对叶小宝算是有些认可,她放心下来,开始快速地换衣服。

当林瑶换了衣服,然后拿着自己的湿衣服出来的时候,叶小宝正在盛饭。

他看到林瑶穿自己衣服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还别说,美女就是美女,就算你穿男人的衣服也很好看。”

文学

即便叶小宝的衣服她穿起来有些宽大,却另外有种独特的气质,带着一种中性风。

被这样一夸,本来脸皮就薄的林瑶不好意思地问道:“叶小宝,哪里可以晾衣服啊?”

叶小宝看到她就换了一条长裙,不能看到那内衣到底是啥庐山真面目,不免有些失望。

“衣服就晾在那横杆上吧,我这里地方比较简陋,你担待着点。”叶小宝说道。

晾好衣服之后,叶小宝招呼道:“还没吃饭吧?快来吃点!”

“不了,我吃过了。”林瑶不好意思麻烦人,所以撒谎道。

就在这时,她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

“你怎么能吃过呢?肚子都不愿意跟你撒谎。”叶小宝善意一笑,“也没啥好吃的,都是些家常菜。”

林瑶看了一眼桌子上摆放着的瓠子和腊肉,看上去挺清爽,不免咽了咽口水。

她大舅是个光棍,中午去了之后只做了些白饭和咸菜。所以,林瑶中午根本没吃饱。

“那我就不客气啦。”

林瑶坐上了桌,拿起叶小宝准备好的饭碗,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叶小宝,你做的饭真好吃。”林瑶由衷地夸赞。

就叶小宝炒的腊肉和瓠子,味道鲜香适口,绝对不弱于林瑶在乡里大饭店吃的水准。

“一个人生活,总要学会让自己饿不死的技能嘛。”叶小宝理所应当地收下赞美。

或许真的是饿了,林瑶足足扒了两碗饭,这才放下筷子,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吃的太多,没吓到你吧?”

“你这算啥啊……我最多的时候吃过六碗饭。”叶小宝笑着说道。

林瑶也笑了起来,嘴角有个淡淡的救我。她非常喜欢跟叶小宝在一块的感觉,非常地舒·服,没有任何的拘束,也不怕丢脸。

不过,她浑然没有发现的是,叶小宝那件衣服有点宽大,所以领子那边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风光。

叶小宝看到了林瑶那蕾·丝边的红色胸·衣,那包裹的形状非常地漂亮。

有了这丝发现,叶小宝饭都顾不上吃了,只是不住地喝水降燥火。

“对了,叶小宝,你就一个人住吗?”林瑶环顾四周之后问道。

“嗯,我师傅才死了没一年,把这个小诊所丢给我了。”叶小宝点了点头。

“你的医术这么好,为什么不去乡里去找个工作?”林瑶好奇问道。

“我师傅曾经答应过别人,永远不踏出芦花村一步。所以,我暂且也没有出去的打算。”叶小宝笑道:“你呢?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哦,我刚刚从农业技校毕业,我爹准备给我承包十几亩果园,种些水果。”林瑶回答道。

“你一个女孩子,却种水果?”叶小宝挺意外的。

“怎么了?女孩子就不能种水果了?”林瑶眨了眨眼睛。

“那倒不是……”叶小宝笑着说道。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根本没有停歇的意思。

不过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院子外面却传来了一阵“轰轰轰”的声音。

一辆拖拉机冲进了院子里面,随后一个黑脸膛的庄稼汉跳了下来着急叫道:“小宝,在不在?”

叶小宝脸色一变,冒雨冲到院子里面说道:“王叔,怎么了?”

“我家婆娘好像撞了邪了,在家里又哭又叫还口吐白沫,你赶紧帮我看看。”王虎着急地说道。

叶小宝上前去,发现在拖拉机的车斗子里面,王家的婆娘被麻绳给捆在被子里面。

她双眼凸起,嘴里不住吐着白沫,面部狰狞而怪异。

“林瑶,帮忙搭把手,把她抬到诊台上去。”

叶小宝一下子就跳进了拖拉机里面。

他准备去拉王婶的手臂,没曾想王婶一口就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叶小宝闷哼一声,立即收回手,手臂上多了一个被咬的印子,血流如注。

王家婆娘身体不住地扭动,似乎要挣脱被子的束缚,场面看上去非常地阴森恐怖。

不过,林瑶却表现出与年龄不相符的麻利,上前帮忙搭手,就算是衣服再次淋湿了也浑然不在意。

“小宝,这姑娘是谁?”王虎好奇问道。

叶小宝没空回答他,而是神情严肃地来到了诊台。

“你们帮我解开绳子,然后按着她,不让她乱动。”叶小宝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叶小宝翻看了王家婆娘的眼睑,随后抓住了她的右手开始号脉。

这个过程中非常地安静,叶小宝脸上也是波澜不惊,似是很难从他的脸上找到任何的情绪。

林瑶默默地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

这个女人的病症非常地古怪,她倒是想看看叶小宝能有什么办法治疗。

号脉完了之后,叶小宝松开手,并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宝,我家婆娘到底得了什么病?”王虎赶紧问道。

叶小宝叹息了一声,道:“翠婶,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就算是想死,也得想想你家的狗蛋,他这才多大?”

听到这话,王家婆娘玉翠的眼眶忽然眼角有眼泪流淌起来,看上去情绪非常地激动。

“小宝,到底是怎么回事?”王虎眉头紧锁。

“根据我的诊断,玉翠婶子怕是吃了断肠草,她这是成心求死呐。”叶小宝摇了摇头。

“什么?”王虎一声惊呼。

断肠草,在仙人山附近并不少见,也被称之为断魂草,拥有剧毒。

芦花村的人,小到刚会走,上到九十九,都认得这种剧毒之草,所以一般人都不会碰。

没想到,自家婆娘竟然会吃这种草自杀!

王虎慌了神,噗通一下子就跪倒在地,抓着叶小宝的手说道:“小宝,算王叔求你了,狗蛋不能没有娘啊!”

叶小宝摇了摇头,叹息道:“对不起,王叔,我不能救她!”

“为什么?”王虎十分惊讶。

按说叶小宝这娃娃医术还是不错的,几乎要跟老神棍并驾齐驱了。村里谁有个什么病,对叶小宝来说都不在话下。

他为什么不肯救自己的婆娘?

林瑶也错愕万分,这家伙要是个医生的话,为什么不救人?难道医生不是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吗?

深深地看了王虎一眼,叶小宝苦笑说道:“王叔,你记不记得我师傅当初在的时候,立过一个规矩?”

王虎苦思冥想了半天,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面如死灰喃喃道:“自寻死者不救!自寻死者不救……”

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嚎啕大哭。

这个规矩,在老神棍在的时候,一直都在遵守,雷打不动都不不曾为任何人改变。

看一个大男人哭的这么悲切,涕泪横流,这让林瑶有些不忍,上前说道:“叶小宝,你是个医生,应该救她。”

叶小宝叹息一声说道:“师命难为,不是我不想救,而是不能救啊!”

林瑶脸色涨红,只能大声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身为医生这样见死不救,不怕遭报应吗?”

“对不起,我师傅说我命犯孤星,这条贱命硬着呢。”叶小宝挥了挥手。

“你……”

林瑶有点生气,却偏偏又拿这个家伙没什么办法。

“姑娘,你不用说他。这是老神棍立下的规矩,小宝也是没办法。”王虎起身擦了把眼泪,忍不住哽咽:“其实这事情也怪我,要是我不把家里的钱输掉,她也不会一心寻死。”

叶小宝一听,顿时眼睛一亮,说道:“你输了多少钱?”

“输了五千块。”王虎忽然恶狠狠地说道:“都是张二狗这个犊子阴我,挖坑给我跳。这五千块钱是大头利!”

“张二狗?”叶小宝眼神一冷。

这家伙一肚子坏水,就知道坑老实人。

他心中已然有了定数,说道:“王叔,这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你等等哈……”

叶小宝想了想,随后打开了老神棍留下来的那个木质药箱。

他手腕上的鲜血,有一滴滴在了刚才青山道人给的的那颗珠子上。没想到,那颗珠子咻地一下子就将鲜血吞了进去,随后发出了一道淡淡的幽光。

当然,叶小宝一心想着救人,根本没有发现这个细节。他从箱子的底部拿出了一块手帕,解开之后里面有一沓子钱。

他数了数,抽出了大部分钱,正好五千块整。

林瑶一愣,原本她以为叶小宝很穷,没想到还能一下子拿出五千块钱来。

他在玉翠的眼前晃了晃说道:“玉翠婶子,我这有钱能帮王叔还上这笔账。等下我数三个数,你要是想死呢,就别动。你要是不想死呢,就动下手指头让我知道。”

顿了顿,叶小宝直接数了起来。

“三……”

“二……”

林瑶屏息凝神,眼睛眨也不眨地瞅着那个女人。

果不其然,在一还没数到的时候,女人的手指微微翕动了一下。

“动了,她动了……”

林瑶兴奋地叫了起来。

“知道了,我又不是没长眼睛。”叶小宝懒洋洋地说道。

他拿来了医药箱子,取出了几根银针,双手搓热了之后,说道:“玉翠婶,既然你不想死,那我可就出手了哦。”

说话间,他一针便快、狠、准地刺入了玉翠的檀中穴。

林瑶差点没吓的叫出来。

叶小宝手里捏的那根银针实在太长,这一下几乎都要扎进了内脏。

相关文章
  •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