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很黄的小说_花核花核进出手指不要

作者:热点库 2020-01-14 11:00 我要评论

在我们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我一脸气定神闲的,而楚潇潇却汗流浃背,于是我提议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会。 “李.李哥,你能不能转过去帮我看着点,我有点内急”楚潇潇羞...

在我们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我一脸气定神闲的,而楚潇潇却汗流浃背,于是我提议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会。

“李….李哥,你能不能转过去帮我看着点,我有点内急”楚潇潇羞涩的说道。

“好。”我连忙转过身,答应道。

楚潇潇看我转过身才慢悠悠的蹲下身,一脸娇羞和紧张的褪下衣裙。

我自然不敢转过身肆无忌惮的看,但还是偷偷摸摸的用眼角余光瞄了几眼。隐约看见内里的风景……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水流声,在寂静的山谷中更显得响亮,心里一阵浮想联翩。

文学

“哎呦……”从身后传来一声痛呼,把我从想象之中拉回现实,我急忙转身一看,看到楚潇潇依然保持着下蹲的姿态,额角上冒着细密汗珠,一脸痛苦的模样。

“你…..你先转过身去,等我叫你再转过来。”楚潇潇看我转身向她走来,不由一脸羞涩的说道。

我无奈的转过身,楚潇潇连忙站起身来穿好衣服。

“李哥你过来扶我一下,脚疼的厉害。”楚潇潇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急忙跑过去搀扶住楚潇潇娇弱的身躯,扶她到旁边一块大石头坐下。

“潇潇,我帮你看看脚什么情况。”

我帮她脱下鞋子,看着脚踝处有两点毒蛇咬伤的痕迹,伴随着微微肿胀,说明毒性不是太强。

但毒性小也怕拖延下去,于是我对楚潇潇说道:“我怕蛇毒拖延下去,毒性扩散,整条腿恐怕难保,所以我要帮你把蛇毒吸出来。”

听到我的话,楚潇潇羞涩的点了点头,连眼睛也紧紧闭在了一块儿。

我低下头,手捧着楚潇潇的脚,仔细观察过之后简直惊为天人。除了白晢滑嫩之外,她的脚特别柔美,小巧玲珑的,看起来没有任何线条的缺陷,简直可以媲美专业脚模了。

但我也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低下头嘴巴对着楚潇潇被蛇咬伤的脚踝覆了上去,楚潇潇的脚顿时一阵颤抖。

“李哥能不能快点,脚痒痒的。”楚潇潇羞红了脸说道。

“别着急,毒要吸干净才行。”把毒血吸入口中,再吐出来,周而复始了大半天之后终于快要大功告成了。而我专注于低头吸毒血,却没看见楚潇潇满眼柔情的望着我。

帮楚潇潇把蛇毒清除干净后,替她穿上鞋子,扶着她关心道:“你还可以走吗?”

楚潇潇脱离我的搀扶,打算尝试着走走,但刚迈出没两步,人就朝着一旁倾倒。还好我手疾眼快,急忙上去搀扶,要不然楚潇潇屁股指定开花。

看着楚潇潇满头的细汗,我宠溺的教训道:“明明走不了,还要逞能,你还真是傻的可爱。”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嘛,而且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难倒就要这样扫兴而归!”楚潇潇委屈巴巴的说道。

“上来吧,我要背着你到山顶!”我走到楚潇潇身前蹲下。

楚潇潇开心的趴在我背上,我托着她的脚,一路如履平地的向上走去。

在快到山顶的地方有一段狭隘的山路,两人并排行走都有些困难,虽然整段路途凸凹崎岖但两侧风景迷人,绿油油的草地一望无垠加上云雾缭绕仿佛进入仙境一般,加上佳人在背,心好像飘上云端之上。

这路最陡都有60—70度了,只能背着楚潇潇缓慢前行。而楚潇潇也紧紧抱住我的脖子,两团饱满在我背上不断挤压。

在十多分钟的艰辛攀登后,我们终于登上了山顶,之前一切的劳累都化作了成功的喜悦。眺望远处人烟茂密,群山起伏。还真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山顶的空气使人心旷神怡,眺望远处的景色犹如一幅画卷,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你看这里多美,总比你天天闷在家里舒服吧?”

“是挺美的,那我下次想来你还愿意陪我来吗?”楚潇潇笑着反问道。

“当然愿意,荣幸之至。”我腆着脸说道。

“油嘴滑舌的!”低头,楚潇潇一脸娇羞。

在山顶游玩了许久,便打算回去了,下山就轻松多了,一边悠哉悠哉的走一边观赏沿途的美景。

走到山下骑上小电驴打算往回开,前面的道路却被一辆宝马拦住了去路,紧接着从车上下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位不速之客就是上次给楚潇潇下药的白少泽,白少泽依然穿的光鲜亮丽,梳着一丝不苟的大背头,花衬衫,花裤子,皮鞋抹的油光锃亮,但在我眼里就是个徒有其表的衣冠禽兽。

“小子,上次就是你他丫的坏了老子的好事,还害老子躺在大街丢尽脸面,今天你如果跪下给我磕几个响头,或许老子心情好就放过你了。”白少泽一脸阴险的笑道。

“我呸,就你这种衣冠禽兽还要什么脸面。”我眼中尽是鄙夷的嘲讽。

白少泽怒气冲冲的看着眼前的我,冲着身后的两个壮汉吩咐道:“小子,看来你还真是活腻了,阿龙阿虎你们上,给我狠狠的打残他!”

楚潇潇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我自信的看着她说道:“相信我,没问题的。”

看着两个壮汉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我自然有自信对付这两个壮汉,因为身子骨弱被送到少林寺锻炼了几年,自然学习了一些少林功夫,虽然之后都没有机会施展,但平时还是会勤加练习,至少还可以强身健体。

眼看一个壮汉拳头带着呼呼风声向我面门打来,另一个壮汉一记扫堂腿扫向我腿部,这一下就可以看出两人之间的配合默契,如果是平常人一定避无可避,但在我眼里还是不够看的。

我后发制人一拳轰中拳头还在空中的壮汉的胸口,那壮汉向后倒飞了数米,庞大身驱砸在地上,地面仿佛都颤动了几下。轰飞一人后,另外一人的扫堂腿接踵而至,电光火石之间我腾空而起,右脚一个侧踢踢中那张满脸横肉的脸,向后飞的同时嘴里掉出几颗含血的牙齿。

等二人爬起之后,一个个眼神里带着恐惧看着我,战战兢兢不敢朝我冲来。看见两名保镖不敢上前,白少泽气愤的踢向一个保镖,嘴里辱骂道:“妈的,我养你们都干什么吃的,连个臭小子都对付不了,真是两个饭桶!”

而我一步一步的向白少泽逼近,白少泽慌张的威胁道:“你…..你不要过来啊,我上头有人,你敢动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禁好笑这种境地下还威胁我,这纨绔的脑回路还真是跟平常人不一样。但我也不想惹事,于是对白少泽说道:“我今天放你一马不是因为怕你,如果下次你再不知好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白少泽和两个保镖狼狈至极的钻进宝马车里,一脚油门杨长而去了。

楚潇潇一脸崇拜的看着我说道:“李哥,你刚刚也太帅了吧,轻轻松松就把那两个肥的像猪一样的壮汉打倒了。”

我只好潇洒的一撩额前的头发,弯腰用拳头抵在额前,十分自恋的说道:“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楚潇潇马上怼道:“臭不要脸,给你点阳光就灿烂。”

我看天色不早了,就不和这丫头斗嘴了,骑上小电驴载着楚潇潇回家。

回去之后,我和楚潇潇之间的关系亲近了许多,这丫头白天不用直播就总来找我,知道我有时候没时间吃饭,还会带一些好吃的犒劳我。

这天晚上中医养生馆我准备关门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位成熟性感的美少妇,美少妇三十多岁的样子但保养的极好。

那美少妇身穿一袭宝蓝色的一字领上衣,身材十分的火辣,胸前的波澜壮阔更显而易见。尤其是下半身被牛仔热裤紧裹着,那曼妙的弧度,几近完美无瑕的臀线,显露无疑。

鹅蛋脸,卧蚕眉,欲言又止的朱唇,典型的东方美女长相。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眉宇间不经意间散发出的孤傲,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明明就站在我面前,却让我觉得与她的距离很遥远。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看你这年纪轻轻的,能治好病吗?”美少妇一脸怀疑的问道。

感觉到自己的拿手绝活被质疑,也不生气,慢条斯理的说道:“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如果是寻常的痛经,随便找一个按摩师就能帮你缓解,但像你这种程度的痛经,恐怕全市都找不到几个能通过按摩缓解的”我慢悠悠的接道。

“你怎么会知道……”

那美少妇在听了我的话后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美少妇这样子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我出生在一个医药世家,我的医术从小是爷爷手把手教导的,别的不敢夸大,但治病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我自信的笑了笑,接着说道:“你这严重的痛经到现在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每次来例假的第三天开始,晚上半夜就会疼痛起来。而且还会伴随冒冷汗,身体痉挛等症状发生。”

美少妇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红唇,那双眸子之中尽是震惊之色。过了好一会,她神情激动的看着我,颤声道:“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为了让她更信任我,趁热打铁接着说道:“我的按摩技术可是祖传的,你可以看不起我,但不能看不起它。在这里我向你保证,要是我帮你按摩之后,今晚你再痛经,你尽管来找我,我随便你处置。”

美少妇陷入了犹豫之中,先前那淡淡的孤傲也在这一刻开始散去。

过了好一会儿,美少妇抬起头来,像是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样,对我说道:“好,那我就相信你一次,刚才说过的话你自己可记好了,要是敢骗我,后果你清楚的。”

“对了美女,你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呢?”我向美少妇问道。

“何冰。”美少妇回答完后好像也没有兴趣知道我叫什么,我也懒得自讨没趣。

说完,美少妇便走进一旁的隔间,开始更换按摩时的浴袍。

等美少妇换完浴袍后,从隔间中走了出来,穿着一身宽松的浴袍,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接着缓缓走向了那张大软床。

我当然知道那里面穿着内衣裤,就算把浴袍脱了也看不到什么。

但不知为何,我看着有那浴袍就是不舒服。

正巧,刚刚这何冰还在质疑我来着,既然她这样对我,我不妨给她一点小惩罚。

看她前面接受一下按摩都犹豫不决的样子,应该很讨厌男人触碰自己的身体,惩罚的方法自然不言而喻。

我用热毛巾擦了擦手,径直走到了何冰的床边,一双手直接放在了何冰的腰间。

“啊…..你在干什么?”

何冰的身体突然一颤,一脸恼怒的回过头看向了我。

“嘿嘿,当然是按摩啦。”

说完,我没有给何冰任何反驳的机会,双手直接就往下滑去,握住了浴袍的腰带,轻轻一拉,何冰身上的浴袍便被我松了开了。

何冰就像是触电一样,回身将我的手拍开,一脸厌恶的看着我。

我淡淡的笑了笑,贴着她耳边道:“不接触肌肤,怎么按摩?隔着浴袍按的话,几乎是没有效果的。”

何冰将浴袍重新系了起来,瞪了我一眼说道:“就算是没效果,我也不可能只穿着内衣让你按。”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床边,说道:“随便你,反正今晚凌晨一点疼的是你又不是我。噢对了,记得多买几包卫生巾备着,免得这次出血比上次还要多。”

“你!”

何冰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起来,显而易见,她的状况又被我说中了。

何冰紧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会,就仿佛像是做出来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她突然将身上的浴袍给缓缓解开,放到了一旁。

何冰俏脸微红,对我威胁道:“我就姑且信你一次,要是没一点效果的话,我绝对会把你丢进江里喂王八。”

何冰这句话虽然气势十足,但眼睫毛却在轻微的颤动着,就宛如一个青涩的少女一般,假如要是换做别的男人,看到这一幕,估计就直接扑上去了吧。

何冰的身材就算是比起楚潇潇的也是不遑多让的,虽然腰肢没有楚潇潇那么纤细,但那地方却比楚潇潇的宏伟多了,一双雪白的美腿修长匀称,简直就是顶级模特的身材。

只不过,我能做的事仅限于按摩而已。

“你先趴上去吧。”我吩咐道。

何冰不满的看了我一眼,但还是乖乖的趴在了床上。

我没有理会她不满的眼神,直接将双手放在了她的腰间,接着轻轻的按了起来。

“这是起手式,可以让你身体里的血液加速循环,对按摩的效果也有一定的加成。”

为了让何冰放心,我还特意介绍了一下,免得让她以为我这是故意趁机吃她豆腐。

“嗯……身体好像是有点暖暖的了。”何冰轻声说道。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何冰紧张的身体似乎放松了许多。

看来,按摩可以正式开始了。

相关文章
  •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总裁那个还在身体里|她渐渐开始迎合他

  •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情侣之间污污过程

  •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啊好涨了在教室呢|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次

  •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吃饭时穿裙子坐在腿上h|啊疼放开我恶魔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女s玉足深喉_对着镜子双腿张开bl

  •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捣出白沫顺着大

  •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yin荡老师系列合集 _不哭,全部进去就不

  •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

    口述在地铁上被顶出水_张老爷不要了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