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隔壁传来羞人的喘息声,自述第一次爱爱的感觉

作者:热点库 2020-11-10 09:13 我要评论

女人将菜单递给王小春,美眸看向王小春的时候微微一愣,旋即露出一抹惊喜的笑,“小春?” 王小春愣了愣,“咱们……咱们认识么?” “我是陈倩倩的妈妈呀...

女人将菜单递给王小春,美眸看向王小春的时候微微一愣,旋即露出一抹惊喜的笑,“小春?”

王小春愣了愣,“咱们……咱们认识么?”

“我是陈倩倩的妈妈呀!”陈雪抿嘴笑着自我介绍。

“啊,是雪姨呀!”

王小春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跟陈雪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是陈倩倩跟陈雪的模样神似。

陈雪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盯着王小春看了两眼,笑道:“小春真是越长越帅啦。”

王小春讪讪一笑,旋即有些不解,自己只知道陈倩倩的母亲叫陈雪,却从未见过,那么陈雪又是怎么认出自己来的?

当即,王小春便将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

陈雪含笑的轻声说:“去年你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去了,那时候你挺伤心的,自然没注意到我呀!”

“原来是这样呀,不过雪姨你好像也是咱们村的人吧,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陈雪轻轻叹了口气,说:“自从倩倩的父亲去世以后,我就不怎么回村了,在这里开了个小饭店,赚钱供倩倩上学。”

顿了顿,陈雪苦笑道:“不说这些了,你想吃什么随便点,雪姨请你。”

“这么晚了,别麻烦了,给我下碗面就行了。”

“好哩,那你随便坐会儿,我这就去下面!”

文学

陈雪转身去厨房的时候,王小春偷偷看了陈雪那婀娜多姿的背影一眼,心中暗叹,没想到陈倩倩的妈会这么年轻。

按照陈倩倩的年龄推算,陈雪估摸着十八九岁就结婚生下了陈倩倩。

不过虽然陈雪有三十五六岁了,但模样却显得很是年轻,并没有因为常年在厨房炒菜而变的衰老。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陈雪端了一大碗面条走了出来,面条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牛肉,她将面条端到王小春跟前,然后在王小春对面坐下,好奇的问道:“小春,这么晚了,你怎么跑到镇上来了?”

王小春自然不敢说自己大晚上的跑到发廊里找小姐,便随口扯谎说:“来镇上取些钱,顺便采购些生活用品。”

“那你赶紧吃,吃完了快回去,太晚啦!”

天公不作美,等到王小春吃完面条的时候,天空又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下午雨才收住,这会儿又开始下了起来。

陈雪跑到饭店门口看了一眼外面,见雨势渐大,又跑回来,对王小春说:“这雨怕是马上要下大了,你待会儿咋回去呀?”

王小春叹了口气,说:“今晚怕是回不去了,只能去招待所对付一晚上了。”

没想到王小春话刚说完,陈雪忙说:“别呀,浪费那钱做啥,你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在雪姨这凑合一晚上吧。”

王小春万万没想到,陈雪会主动留自己在她这里住宿,心中一阵窃喜,表面上却装作挺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雪姨,会不会打扰到你呀?”

陈雪笑着摆手,“这里就我一个人住,有啥打扰不打扰的,那咱们就这么说定啦!”

说完,陈雪躬着腰身去收桌子上的碗筷,因为衣服领口宽松的缘故,她弯腰的时候领口便往下坠,里面的风景被王小春一览无遗。

王小春只能用两个词形容陈雪的衣内风光,那便是‘波澜壮阔’和‘洁白无瑕’,真是罪过呀罪过!

小饭馆的二楼有两个房间,一个陈雪自己住,另一个则是陈倩倩的。

陈雪见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想来不会再有客人了,于是干脆就把店门给关了,领着王小春去了二楼。

“小春,晚上委屈一下你,睡客厅的沙发哦。”

两人进去后,陈雪给王小春拿了双拖鞋换上。

王小春打量了一下二楼的布局,一个小客厅,两个卧室和一个洗手间,足够她们母女居住了。

“不委屈,沙发挺软的,睡着舒服。”

王小春笑了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此时他内心有些莫名的紧张和激动,能够跟这种成熟美妇独处一室,心里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陈雪属于那种温柔贤淑类型的女人,再配上她那张妩媚漂亮的脸庞,恐怕没有几个男人抵挡得住她的魅力。

不过,如果不喜欢熟妇的则另当别论了。

“不嫌弃就好。”

陈雪抿嘴笑了笑,随后说:“你先看会儿电视吧,我去卧室给你拿一床被子。”

“好的,雪姨。”

王小春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打开,百无聊赖的换着频道,心思完全不在电视上面。

陈雪进卧室之后将房门给关上了,大概过了四五分钟,才将房门打开,怀里抱着一床被子,朝王小春这边走来。

这会儿陈雪已经换上了一件咖啡色的睡裙,裙摆齐大腿位置,露出两条白嫩的小腿。

陈雪将被子放在沙发上后,温声细语的说:“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洗完澡后也去睡了,忙了一天,浑身酸痛的很。”

王小春将电视给关掉了,看向陈雪,说:“雪姨,要不待会儿我帮你按摩一下,可以缓解你身上的酸痛。”

陈雪笑道:“你还会按摩?”

王小春努努嘴,“你忘记了,我可是一名医生呢。”

陈雪虽然浑身酸痛,但哪里好意思让王小春这种发育成熟的小男人替自己按摩,于是笑着婉拒,“你的好意雪姨心领了,按摩就不必了,待会儿洗个澡睡一觉就没事啦。”

见陈雪不愿意,王小春心中有些不甘,如此绝佳的机会,如果什么都不干,那未免也太可惜了吧。

不过,不甘归不甘,总不能强迫陈雪吧。

王小春有些郁闷的躺在沙发上,之后便见陈雪关掉了客厅的灯,径直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就在沙发的斜对面,王小春躺着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洗手间的门。

没过一会儿,洗手间便传来一阵淋浴的声音,王小春听的心里痒痒的,于是掀开了被子,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洗手间门口,蹲下了身子,见洗手间的门竟然只是虚掩着,顿时兴奋不已。

兴奋的同时,王小春又有些疑惑,陈雪洗澡的时候为什么不锁门?

难道是想勾引自己?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王小春给否决了,很明显,陈雪不是李春梅那种浪蹄子,不可能会勾引自己,估摸着是忘记锁门了吧。

王小春哪里知道,并不是陈雪不想关门,只是洗手间的门锁芯坏掉了,平时陈雪一个人住,关不关门也无所谓,所以就懒得重新换锁芯了,却没曾想,倒是便宜了王小春。

洗手间的门虽然虚掩着,但缝隙不是很大,王小春从外面看不清里面的风景,于是小心翼翼的轻轻推了一下门,紧接着洗手间的全部风景映入眼帘。

陈雪此时背对着门口冲澡,所以即便门口有些动静,她也难察觉到。

陈雪的身高在女人中属于中等偏上,大概有一米六七的样子,一双美腿笔直又白腻,臀部肥硕而又挺翘,腰身纤细不足一握。

那喷头的水顺着上半身慢慢流向股沟,然后再从双腿间流下,诱人的画面看的王小春只咽口水,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见陈雪快洗完了,王小春不敢继续看下去,怕被陈雪发现,于是悄摸的回到了沙发上,安静的躺着装睡。

很快,陈雪便从洗手间出来,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王小春,快步回了卧室。

等陈雪卧室的房门关上之后,王小春再次摸下沙发,脚步轻盈的去了卫生间。

进了卫生间以后,王小春四处看了一眼,在一个粉色的盆子里看到了陈雪换下来的内衣。

“果然没有猜错!”

王小春心头火热的拿起了陈雪黑色的蕾丝内裤,放在鼻间嗅了嗅,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味。

随即,他扯下了自己的裤子,将陈雪的蕾丝底裤放在手中,脑海中幻想着跟陈雪缠绵的场景,手上快速的活动起来。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就在王小春要‘起飞’时,陈雪的卧室突然传来几声‘哎哟’的呻吟声。

王小春忙停下了动作,将陈雪的底裤重新放回了盆子,然后穿上裤子,跑到陈雪卧室门口,轻声询问道:“雪姨,出什么事了?”

陈雪声音显得有些痛苦,“没……没事,就是腿有些抽筋,哎哟……”

“我可以进来吗?”

陈雪见王小春要进卧室,于是用手拉扯了一下被子,盖住了自己露出来的春光,这才开口说:“你进来吧。”

王小春得到了陈雪的应允,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当王小春走进去时,陈雪无意间看见王小春裆下那伟岸的存在,成熟妩媚的俏脸唰的一下子就变红了,忙把目光移开。

王小春其实知道自己下面隆起的很明显,他是故意让陈雪看见的,想偷偷试探一下陈雪的反应。

见陈雪露出羞涩之色,王小春心头一喜,暗叫有戏。

“雪姨,你哪里抽筋啊?”

因为陈雪盖子被子的缘故,所以王小春并不知道陈雪抽筋的部位。

陈雪表情痛苦的咬着嘴唇,说:“小腿!”

“可能是你刚才睡着了,腿露在外面凉着了,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不用了吧?”陈雪见王小春已经坐在了床边,于是悻悻的说道。

“不疏通的话,可能你明天走路都困难。”

听王小春这么说,陈雪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陈雪同意,王小春暗自狂喜,将被角掀开,双手放在了陈雪白腻的小腿上,不轻不重的按了起来。

相关文章
  •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领导每天吃我的奶 两周没见老公很想要

  •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两根巨硕隔着一层薄薄 双腿缠绕腰上

  •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踏春行gl gl冰山女皇追妻记

  •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太大了你轻一点儿 护士备皮排精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我是你老师你竟然想上我|汽车上和陌生

    我是你老师你竟然想上我|汽车上和陌生

  • 女朋友什么时候才能日|解开老师的腰带

    女朋友什么时候才能日|解开老师的腰带

  • 抽插绝色细腰美女|腿缠在腰上疯狂动

    抽插绝色细腰美女|腿缠在腰上疯狂动

  • 一女被两男在车上Cao_男生下面硬了而且

    一女被两男在车上Cao_男生下面硬了而且